字体 -

Grace是我在公司里的最要好的同事,我羡慕她和先生两人不光兄弟姊妹多,都住在大多地区,而且家家过往甚密,孩子共同长大,关系和谐感情深厚。Grace有两个女儿,丈夫长年飞美国工作,每两三周回来在家工作一周,所以家里基本上靠Grace一个人独自支撑。平时Grace有什么事情,她和先生两方的兄弟姊妹大嫂小姑,一个电话就来帮忙。她二嫂是家庭主妇,有两个孩子和Grace的孩子年龄相仿,上同一个学校。她每天早晚接送两个子女上学,就主动承担了接送自己和Grace两家四个孩子的任务,风雨无无阻跑了十年,直到所有孩子都上了中学能够自己出入为止。这样Grace才得以每天按时上下班,不需日日与Traffic搏斗。各家的孩子们都有年纪相近的,经常sleepover,一起成长。Grace的大哥是Handyman,每次她家中电器房屋有问题,大哥都先来检查尝试维修,不行再找专业人士。每次公司里有产品折价或者好东西出售,Grace通常会买很多份好拿大SUV来运,除了自用,不忘给各个兄弟姐妹家捎带。她的老母亲和公公去世前都由所有兄弟姊妹共同侍奉,逢年过节做寿等喜庆日子,他们全家浩浩荡荡三十多人共同庆祝,好不热闹。

我时不时跟Grace慨叹:“ 我真羡慕你,这么多兄弟姊妹都在一个城市。你有什么事情,就是求一个来不了,还有第二,第三,第四个候补。我大姐在温哥华,二哥在广州老家,四五年才见得一面。”她说:“兄弟姊妹多是福气,但是感情好更是难得。”这句说到我心里去了。

我大姐比我年长十三岁,二哥年长六岁。大姐二十三岁出嫁离家的时候,我还懵懵懂懂不更世事。哥哥则与我从小互看不顺眼,因为我年纪最小且因学习好比较受宠,哥哥懒散叛逆。我记忆中全无和姐姐哥哥嬉闹游戏做家务事情bonding的片段。等我慢慢明白“血浓于水”的道理,却和父母移民来加。那时给中国打长途每分钟3.14加币,没钱打;现在长话不是问题,有EMAIL,MSN可以使用。我尝试着打电话给兄姐,但是发现我们对互相的生活完全陌生,几句寒暄之后就冷场,所以也很少沟通。看着父母一天天老去,在这个世界上有血缘之亲的人会越来越少。手足情不深,是我人生一大憾缺。

我和妈妈讨论过这个问题,她说:“你们年龄相差大,有代沟,没感情是自然的。”我却认为,除了年龄,出生地,性别这些客观条件我们无法改变,手足之间的沟通关爱可以通过后天引导培养。妈妈又说:“人跟人要讲缘分的,就是兄弟姐妹也是一样。性格不同,际遇不同,同父同母也未必有共同语言,只能顺其自然。” 父母一辈子在那个年代那个社会条件限制下,能够一家人吃饱饭就不错了,不会在这种问题上纠结,我明白。

Grace的长兄比她大十岁。据她说大哥出来工作了,弟妹们都还在念书。妈妈教导说大哥有收入了,过年该给弟妹零用钱。于是大哥养成了习惯,到现在过年还给她个红包意思意思,虽然她都四十几岁了。我问Grace他们兄弟姐妹之间的凝聚力是什么,她告诉我:“别人我不好说,就我自己和老公的家庭,我妈和我婆婆从小都很看重这一点,跟子女们训导,要互相照顾,互相扶持,不管将来出息得如何,打死都是亲兄弟。年轻时不明白道理只是习惯成自然,。等到母亲去了,自己做了母亲,才知道个中深意。所以我也是一直这么教育我的两个女儿,我自己绝不偏袒不说,还要鼓励她们付出行动互相关爱。” 父亲也许是家庭的经济支柱,母亲是家里的灵魂,她的影响力不可轻视。

我的两个儿子大米和小米年龄相差十岁不说,还是同母异父。很多人问我,大米有没有显出妒嫉之心?他和小弟弟相处得如何?在小米出生前他有一点WORRIED,几次问我“妈妈如果我和弟弟同时掉到水里,你只能救一个,你会救哪一个”这种傻问题。小米出生后,大米在生活中并没有感受到父母厚此薄彼,我弄小的,米爸基本上所有时间都陪他踢球,下棋。加上他本身是一个温和宽容善良大方的孩子,和小米之间的感情随着小家伙一天天长大而增加。夫妻可能离异,挚友可以远离,手足却是一生一世的。在加国我们本来就少有亲人,我希望自己能够尽力引导和教育他们克服年龄的差距,一直互相爱护照顾,做一生一世的好兄弟。

kittens.jp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