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遥望夜空,繁星闪烁,哪颗星辰属于我?

看见了吗?就是那颗。

Star_searching_by_Aehireiel.jpg若干年前认识某君,擅长送别出心裁的礼物讨女人喜欢,坐热气球啦,旋转餐厅烛光晚餐啦,夕阳游艇啦,个性化情歌和照片专辑啦等等,值得年轻一辈借鉴。那年我生日,他送给我一张以我名字命名的星球的证书,装裱在华美的相框里,以示他的爱情恒久闪耀。证书是一个叫Star Registry的机构颁发的,有那颗星的星际图照片,方位,还有一段什么话忘记了,看起来很官方很正式的。天上的星星都摘下来给你了,你还能不感动么?可惜俺心中的浪漫不是这种。俺更喜欢中午打开饭盒看到卤鸡翼尖和猪耳朵,外加隐身在咖啡杯里的冰啤酒,那才值得尖叫呢。

说起这个提供星星命名的服务,从生意角度讲,真是无本万利,生财有道。天上繁星何其多,谁也没有拥有权使用权,随便你怎么卖,反复卖,你卖他卖,永远拿不到也卖不完,几家跟天文学什么干系都没有的公司在那里分这杯羹。科学界真正能星球命名的学术机构是IAU(International Astronomical Union)。NASA也没有这个权利或服务。你GOOGLE一下Name A Star,最低用15元就可以将天上一颗星赋予你的大名,多划算!就算星星不归你最终跟你也没有关系,至少这种惊“天”的念头,就够让小女人芳心大动,笑逐颜开了。

出售命名权来解决财政赤字问题也不是什么新招,TTC在考虑把地铁站命名权出售,市政府琢磨着把其名下的物业命名权出售,但前提是他们手下管的就是土地,物业,街道,公交系统。普通老百姓么,除了你自己的名字,你家猫猫狗狗的名字,你住那条街,那间屋子,附近的图书馆,公园,学校,叫啥名儿轮不到你说话,你要有意见就拿出千万资金再说。我们能做到的,最多就是拿点回去乡下老家贫困的地区捐个学校,才有可能“名留千古”。象我毕业的中学母校,大城市里的名校,太多人出息了,据说捐个实验室都还要排队呢。

搬了几次家,那张证书早就不知扔哪儿去了。当年海枯石烂也不分离的某君,如今正把殷勤献给会欣赏的女人。偶尔看到他Facebook上面的照片,使用的还是那些招数,坐热气球啦,旋转餐厅烛光晚餐啦,夕阳游艇啦,个性化情歌和照片专辑啦。当然,也缺不了一张以她名字命名的星球证书。

遥望夜空,繁星闪烁,哪颗星辰属于我?

“发什么呆!你那个牛扒刚烧好,五成熟,冷了就不好吃了!”

炭烧肉的香味,木塞子从酒瓶里拔起“噗”的一声,把我从梦游中唤醒。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