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别看我这篇文章题目这么严肃,其实我的立场,既不是受益者,也不是受害者,我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个多元文化里的某些政治正确现象。

又近年底了,随着天气转凉,日光时间缩短,我的事情好像越来越多。同事们都是趁着圣诞和新年长假之前把该办的事情办了,好安心地去休假。

我们公司为员工12岁以下孩子举办的派对就要到来。这个派对一般在十二月初的周六上午在公司会议大厅举行,每个孩子分年龄和性别可以得到一份包装精美的礼物,丰盛的午餐小食和饮料,还有画脸,做姜饼人,手工做贺卡等适合孩子们的游戏。最后还可以同全家与圣诞老人合影,照片冲晒好后会寄到员工家里。这一切活动都是公司出资,员工自己义务组织安排,参加的大人小孩不需要付任何费用,就可以玩个大半天。去年我两个儿子都享受了半天的欢乐,我们也得一张全家福。 我的同事Grace每年都帮忙组织这个活动。和她闲聊时,得知这个活动越来越难搞。不同族裔和背景的员工随着加拿大的多元化逐渐增多,每个人要求不同,而预算就是那么多,结果永远不能让人人满意。比如说安排午餐这一项,有的民族不吃这个,有的不吃那个,有的只吃素,众口难调。今年有某君提出一条要求,是在照相时撤走SANTA CLAUS,只留下汽球,彩灯和雪景的布景,因为他的文化里不信这个圣诞老人之说。我听完就说:“这人已经是不出钱不出力的主儿,还要求这个那个。他不信SANTA CLAUS可以不照,又觉得自己亏了。对很多家庭来说,这是一年一度的全家福时刻,是一种传统,为了你一家要撤走,这怎么说得过去?” 细想一层,熟为人知的SANTA CLAUS并没有什么宗教意义,就跟我们中国的嫦娥奔月,七仙过海,福禄寿财神一样,不存在什么“信”和“不信”的问题。要有意见,让他把他信的东西自己搬来,让摄影师给照吧。

说起圣诞节,对了,为了政治正确我不应该公开地说圣诞节,因为有人会因为”圣诞“这两字而跟你急于表白他们的立场。从上个世界末开始,美加各大移民城市纷纷涌现对”圣诞”一词在公共服务机构,学校商场使用的反对意见。为了表示包容性,许多城市政府在公营范畴内不再使用“圣诞”一词,也鼓励私营企业跟从,改称Christmas为Holiday;圣诞树改叫节日树,圣诞快乐改为节日快乐。我95年刚来的时候,12月25日前后走在任何地方,即使是陌生人也都亲切地跟我说一句:“圣诞快乐!” 最近这两年再也没有人跟我这么说了,太多人很容易就觉得被“文化冒犯”。为了安全起见,大家当作谁也没看见谁,仰头看天,低头看路。如果有人还不满意要继续钻牛角尖,那么连使用“节日”一词都可以说不够政治正确。谁说这就是节日了?这是谁的节日?是我们华人,犹太人,伊斯兰教徒,佛教徒,印度教徒,等等等等民族的节日吗?你西人的新年跟我们的新年可不是同一天,我得使用自己的日历过自己的节。干脆以后各民族按自己的文化和信仰休假,爱叫什么节就是什么节,每人每年休假不超过现有的公众假期总数就可以了。

谁应该包容谁?怎样做才叫包容,INCLUSIVE?看现在这阵势,主流应该包容非主流,Majority应该包容Minority。然而主次和多数少数之分都是相对而言,若干年后,谁知道谁是多数。成为多数的那个民族,是否就要把自己的文化节日改名更姓,以便让其他“少数”民族觉得更好受?如果出现几大民族或者信仰人数正好对等,谁来包容谁?

昨天CBC加拿大广播电台早晨节目发起了一项民意投票,问题是:在加拿大国歌里“God keep our land glorious and free”这句里的”God“是否应该作为加拿大的文化传统保留?该项投票引起了空前的参与率,最后结果是,86%的投票者赞成保留,14%投票反对。各位博友,你会投哪一票?

其实我有第三个方案,把God 改成 Gods,单数变复数,这就包容了所有非人的”神“。有信仰的人(无神论者除可以认为自己就是God)都应该可以接受。你想想,大家有各自的God,有的民族是多神论(咱们王母娘娘土地公公也算),每个God都互相合作,携手保佑加拿大的民众,岂不快哉?我的子孙有福了!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