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p1280627599.jpg 前晚怀着期待的心情,去看了暮光之城(又作吸血新世纪)之四《破晓》。爱人同志虽然一直嘲笑我这把年纪还喜欢这种青春片,但还是陪我去看了。让我十分感动的是,他出乎意料地没有像以往那样从影片开始十分钟瞌睡到结束,整部片子居然睁着眼睛看完,期间没少见他撇嘴不堪的表情。

优秀吸血青年爱德华帅得苍白而晶莹,能飞檐走壁,又温柔体贴,千年等一回,爱得死心塌地,作为首选情人是没说的。第二情人狼人青年JACOB孔武有力,谦虚低调,一身肌肉让人热血沸腾,为了贝拉数次要跟爱德华拼个死活。贝拉小姑娘虽然面貌平常,气质普通,却成为两大神秘家族中间的焦点。一个普通的邻家女孩,跨越神秘与禁忌,为心爱的男人生一个孩子,不惜放弃自己的生命。这样的恋爱,地老天荒,是每个女孩都曾经做过的梦。我偏爱吸血鬼的电影故事,他们的传奇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他可以停留在变身时的那个年龄,永远年轻,永远天真,永远可以从头来过。一切因时间而起的优良及不良的动机,都自动作废,因为你有的是时间,可以悠哉悠哉地做任何事情。

虽然男主角爱德华冷峻阴郁,刚柔兼具,让许多十二到四十二岁的女花痴们疯狂。但我这“不惑”的“少女情怀”却钟情于狼人JACOB。这个阳光少年,大雪天光着膀子满山乱跑,有血有热(不是有肉),和他接触比和冰冷如蛇的吸血鬼一起强多了。青春片剧情不需曲折,光洁无纹的肌肤,清澈无辜的眼神,要生要死一生一世永远的爱情,怎么拍都是美。

暮光之城前几部大米也有和我一起观看。看完后我们聊天,他说吸血鬼可怕,我使坏的劲头又来了,说“不用怕,你妈我就是VAMPIRE,不过我跟电影里的吸血鬼一样,不吃人,只吃素。”大米惊疑,恰巧本宫的犬齿特别地尖利,就给他看我的牙齿,跟他说每个月月圆之夜,妈妈半夜都要出去,说是和朋友唱K,其实是去开吸血鬼大会。大米半信半疑,“你是吸血鬼,我也是么?” 我说:“你还是人,等你十六岁生日那天晚上,我咬你一口,让你成功变身。” “会很疼吗?”他有点担心。“不疼,跟你打预防感冒针差不多。你不是跟我说最害怕死亡吗?这样一咬,你就永远活着了,而且永远十六岁。” 听到这个,大米似乎有点期待的喜悦。

爱人同志在一边听我们对话,忍俊不禁。大米突然问:“妈妈是吸血鬼,爸爸是什么?” 我摆摆手,“哦,他是狼人,你没注意到他从来只吃肉不吃蔬菜吗?” 爱人同志很知趣地附和:“是的,我是狼人。我祖先来自英国伦敦,那里是狼人的发源地。月圆之夜,你妈在树上乱窜,我就在山顶对月狂嚎。” 大米说:“那弟弟岂不是半吸血鬼半狼人?” “是啊,你不要小看他,他将来很厉害的。你只是半个吸血鬼,不一定打得过他。” 把可爱的大米忽悠了一番,我知道他迟早猜出我在说笑。知道真相以后,未必就会开心,谁不想永远年青,长生不老。

对青春无限缅怀,对梦幻不断重温过后,还是要面对现实。我这不成道的吸血鬼还得把TO DO LIST上面的事情一件一件解决掉,挤出点时间,才能跟我那不成道的狼人,在月圆之夜,来个对月当嚎,人生几何的约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