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去年夏天我们全家去温哥华参加我姐长子的婚礼,姐姐到机场来接我们。一出候机厅就看见她在行李提取处那里招手。几年未见,大人寒暄一番后,姐姐转头看到在我身后的大米。大米很正式地伸出手,略鞠一躬说:“姨妈你好!” 我姐忍不住笑,搂着他的肩膀大声笑道:“我的宝贝啊,跟姨妈握什么手?你怎么跟几年前还一个样啊?总是这么瘦小!还是不好好吃饭吗?” 大米听了脸上立即无趣,拿着姐姐给的红包一声不吭地站到一边去了。

后来爱人同志问我在机场大米和我姐打完招呼后怎么有点不高兴。我把姐姐的话翻译了一下,他立刻不悦:“你姐怎么这么没水平!哪里有见到小孩子说负面的话。人家孩子不管高矮胖瘦,有什么毛病,大人都应该是称赞的话,说男孩就是你是大小子啦 !说女孩就是真是个美女啊!大米已经是为自己体型矮小不乐,再听你姐这么说就更加自卑,给他多少压岁钱也没有!” 我打圆场说,“如果是不熟的人我们也都是这么夸人家孩子的。因为是我姐,太熟了,她完全没有恶意。” “就因为是熟人就更不能乱讲,因为孩子会加倍当真。你自己去跟你姐提醒一下以后不要这么说了。” 我没想到爱人同志反应这么强烈,细想之后我同意他的观点。

记得我小的时候,家里所有的人都说我丑,爸爸,哥哥,舅舅阿姨,外婆等等,还给我取了“丑小鸭”的外号。外婆在我六岁时教我写毛笔字,一边教一边念叨:“好好写吧,长得不好,将来只能靠自己。” 舅舅每次来访,都半开玩笑地调侃:“你呀单眼皮大嘴巴,又黑又瘦,将来怎么嫁得出去啊?好好学习吧,不然老头子都不会娶你。” 我妈倒没直接说我丑,只是感叹:“上天是公平的,没给这孩子好模样,给了她好脑筋。” 那也就是间接说我丑了。身边最亲近最信任的人都经常这么说,那肯定是事实,我对自己丑并且为此不会得男人喜欢深信不疑。上中学时,我老是为自己皮肤不白,头发不柔顺,手指不修长,大饼似的圆脸而闷闷不乐。做不成美女,我干脆就做Tom Boy吧!有一段时间我剪短发,穿中性的衣服,和男孩子打架疯跑恶作剧,到处跟人说我是一个不幸有女儿身的男孩子。我这种心态一直到高中,男女有别,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终究是个女生。大学读的是美院,美院读书有个好处,世俗的美丑规矩在那里都不成规矩。我们只求怪异另类,明明是新衣服要在上面划几刀添几笔油彩,穿着老头布鞋,背着绿色军书包,男女同学天天勾肩搭背地互称“兄弟”,倒让我觉得非常快乐。等我大学毕业专业工作找不到,要正儿八经找外企白领工作的时候,才好好地把自己打扮成职业女性。说来也奇怪,那时候皮肤突然白了,头发也柔顺了,化完妆只要尽量少开口,还是可以装淑女。那个从小到大经常挪揄我的舅舅终于改口: “妹妹长得像个人了。” 此后再没说过我丑。

虽然我不是美女,但是也算顺眼,不至于用“丑”来形容。但那时许多中国的父母,对说自己子女的缺点不遗余力,把批评当作激励,连外人称赞都还要否定一番表示谦虚。“我长得丑”在我潜意识里根深蒂固,谈恋爱时心里好像亏欠了人家,总设法在其他方面补足,做了不少画蛇添足的傻事。这些年经历见识了许多人事变迁,终于明白美的真正涵义。心性,品行,再加上得体的外表举止,是经久永恒的美。这个美由内及外,不需要外人首肯。很多成年人并无恶意的玩笑,只是“逗逗”孩子,却会给儿童造成心理阴影。孩子最依赖信任的家里亲人,往往也是最容易伤害他们的人。如果你也做了父母,不妨反省一下自己和祖父母是否也不太注意孩子的自尊,随意取笑他/她?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