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在这里被称为恐龙的,是指那种不与时并进十分落伍的人。而火箭则相反,就是高端技术,引领时代前进的象征。

我家爱人同志是恐龙,我是火箭,我们在这方面的喜好形成鲜明对比。

这个恐龙之落伍程度让我气结。都什么年代了,此人有电子邮箱但从不查收;有手机但基本不接听电话,也故意不设语音留言功能,短信不得以才回一两个字。除非要查找什么东西,否则不上网。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为了地球环保减少汽车废气排量,此君从我做起,16岁那年即使身边所有朋友都考了驾照时,他拒绝去考。这么多年来他坚持利用公车,步行或者滚轴溜冰到达目的地。三十几岁人,等我怀了小米都快生了,好说歹说才逼到他去考笔试。他从考试中心回来说,“哇塞,驾照考试中心的不是刚满16岁的TEENAGERS,就是新移民。想我这样年龄的本地人只有我一个。” 哼,还好意思说!他表弟开生日会,从FACEBOOK上面给亲戚朋友发了邀请。他打电话过去教训表弟:“我成长的年代,生日邀请是寄邀请卡或者打电话发出的,不是通过网络这么没人性味的。你没嘴巴吗?你不会写字吗?不通过这两种方式邀请,我就当没收过。” 他情愿不去,也要给表弟一个LESSON。他的观点是,科技越发达,人就越愚蠢越隔离。杜绝一切科技手段返璞归真,人会生活得简单快乐得多。

相比之下,我这个火箭比一般女人更喜欢高科技的玩意儿。很多年前,我已经全面欢迎生活数据化,除了我的本职工作是一天八小时在电脑前,生活中我开网店,做网站,网上付款,网上报税,网上找房,网上交友,网上谈爱。什么机构要找科技产品或者软件的BETA用户,我通常踊跃报名。我虽然没有学过专业打字,但是我的WPM(WORD PER MINUTE 每分钟打字量)足可顶一个专业秘书,特别是敲数字符号。我的网络信息量之大,使用软件之频繁,注册的RSS FEED之多,连我自己的脑子都吃不消。记得刚认识爱人同志的时候,我问了他的生日,顺手记在手机上,回家又在网上日历里再记录了一次。可能打字时疏忽按错了键,后来发现记载了两个不同日期,前后相差两天。我实在想不起来到底哪一天是正确的,又不好意思再问。等到了早的那个日期,我就试探着祝他生日快乐,想着如果错误的话就说是提早庆祝,结果还真的是错了,尴尬了一回。过了一年我们说起这件事情,他趁机把我的火箭精神大大地打击了一回:“你看你,没有心去记住重要的事情,全靠电脑手机和网络。科技是会出故障的,明白没!”

我说人与人之间关系拉近了,比如我和中国的亲人朋友通话通信,都是即时可达,即时可复,非常高效。他说,那你真正的朋友是更多了还是更少了?我不用网络和社交媒体,我真正的朋友永远都知道在哪里找到我。不是真正的朋友,SOCIAL来有什么意思呢?我日常生活中网上能解决的,从来不需要去排队。他说,你不亲自看着柜台后面那个人的眼睛和表情,看着一个真人如何地存在,久而久之你就不会应对不会生活了。你在网上和朋友聊天,跟到她家里去,拉她去公园走一走,一起看个电视吃个饭能比吗?

有时候我感觉他是对的,有时候我又为自己每一分钟都多任务多产出面面照顾而自豪。简化人生,返璞归真,你怎么取舍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