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博友爱米写了《脸书和微博》一文,表达了自己对微博和脸书(FACEBOOK)的迷惑。两年前我也有非常相似的感受,觉得那纯粹是浪费时间,所以我的脸书档案是断断续续更新不紧凑的。然而这两年来我改变了看法。

我自己好奇心重,加上从事过八年IT,一向对新科技比较感冒。我在所有流行的社交网络上都开了账户,并且喜欢使用这些网络推出的应用程序,试点项目等。我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和熟人朋友保持联系,更加不是寻找蓝颜红颜。每天花一点时间去浏览,研究,分析走势,就是想看看这种新趋势如此红火到底是什么原因,是怎样地改变了我们周围的社会,人群和人际关系,也将怎样改变我的下一代甚至下两代,以及我们之间互动的生活。

我在温哥华的姐姐最近也上了FACEBOOK。去年她的大儿子结婚搬出去住了。小儿子一过16岁生日马上考了车牌,自己开车出入。他对我姐说:“妈妈,我会开车了,辛苦你这么多年,以后再也不用麻烦你接送我上学和出去玩,你安排自己喜欢的生活吧。” 

这下我姐可懵了。姐夫长年在国内做太空人,姐姐一个人在这里把两个孩子带大,把家打理好,一天到晚除了超市厨房和孩子要去的地方就没有其他为自己而作的安排。长期做家庭主妇她的社交范围和水平都很有限,五十几岁人,连收发EMAIL都不太会。孩子们独立之后,他们的话题我姐大都听不明白。有时候问孩子去哪儿,跟谁去,儿子不耐烦地一边往外跑一边说 “去看我的FACEBOOK吧,那样你什么都知道了。”姐姐觉得自己太OUT了,现在没有借口不与时并进,就让小儿子教她使用电脑,更新脸书,用智能手机上网等。她最想知道的就是儿子们的生活,在FACEBOOK上面,儿子今天吃了什么,开车路上听了什么歌,学校,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一目了然,连他们的朋友在干什么都知道。

我公司的好友Grace,两个女儿都在青春TEEN时期。Grace自己对FACEBOOK等社交网络比较熟悉,也经常上去看看女儿们和其他人的互动;女儿的同学朋友们知道她也在FACEBOOK上,对她另眼相看。16岁的大女儿珍妮有好友来玩的时候,经常愿意和Grace聊天。过后她们咬耳朵跟珍妮说:“你妈妈真COOL,她什么都懂,很Hip(时髦)。我妈妈就是老古董了,我有话都懒得跟她讲。”

大米经常对我说,“妈妈,我很多同学都已经有FACEBOOK账户了,他们老是问我什么时候开,我还要再等一年。”我说:“虽然FACEBOOK讲明是13岁以上才可以开户,但是如果你现在就很想要,我同意你提早一年。只要你把我加成你的朋友就可以了。” 他很认真地说:“我不想用欺骗年龄的方法,我可以等。我们应该按规矩办事。” 大米这个讲原则不取巧自我约束的品质特别让我赞慰。然而孩子再过两三年进入青春期后至反叛期,我就不敢保证他会始终跟我说真话了。FACEBOOK和其他流行的社交网络是一个窗口,一种途径,让我能够在旁默默地观察了解年青人的动向。

如今FACEBOOK已经向监管机构申请IPO集资50亿美元,其金额超过以往所有的硅谷公司,包括GOOGLE当时20亿美元的初始股。你现在随便打开一个英文网站,如果没有还整合FACEBOOK就是很落伍的。目前已经有逾250万网站整合了Facebook Connect,每天有1万个网站新加入,Facebook正在建立一个深度整合其服务的庞大外部网站网络。它必将超过GOOGLE,成为最大的网络广告商,商机无限。我认识的一些本地华人,包括为新移民服务的非牟利机构,小商户,在家做生意者,都已经在FACEBOOK上面开始专页,打造自己的品牌和扩大知名度,延伸关系网。如果你打算搞任何形式的运动,组织,商业,推行任何一种理念,FACEBOOK是一个强大的工具不可忽视。

回忆祖国和怀旧青春少年时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而那一部分离我们越来越远。在这里扎了根,安了家,养了孩子,为何不把这里的游戏玩转吃透?毕竟,我们不是生活在别处。

注明:本文发表于51周报2012年3月16日。转载请注明始发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