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前段写男女婚恋离合的题材多了,有位读者来信说了个故事:她夫妻俩有位老朋友在这里,是单身父亲一个人带着个六七岁的女儿。他结识了一位单身女子,三个人如同一家人生活,经常到他们家来做客。他们夫妻俩对新妈妈印象不错,觉得她人美善良素质很好,而且对这父女俩爱护有加。一次偶然的机会,夫妻俩在回国的时候,愕然发现单身父亲在国内其实有妻子有家,维持着两个事实婚姻关系。单身父亲要求他们为之保密,回加拿大后不要告诉这边的女人。

回加之后,他们每次两个家庭聚会,看着这边的新妈妈毫不知情全心投入的样子内心为她不抵,很想提醒她但是又答应了为自己的老朋友保密,不想得罪朋友或者介入家庭内政,于是她希望我以此题材写一篇故事,希望那位女子看到了以后能对号入座,多张个心眼,不要再傻下去。

我们生活中也许经常遇到这种两难的境地,在是非对错和人情世故中挣扎。我是一个眼里揉不得沙子的人,如果这单身父亲是我的朋友,我会严肃认真地要求他把这事情解决好,否则大家就别做朋友,更别指望我为他保密。我不介意做丑人,把实情告诉这边的傻女子,让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是陷在怎样的一个局面里。也许她能摆平,也许她不能,但是她有知情权。我情愿将来他们两个人都和我翻脸,也不愿意看着人日日做亏心事。

爱人同志酷爱高尔夫,夏天经常和几个中学校友一起打球。有次他回来告诉我同行的一个老友说到自己和前妻为了孩子抚养费上庭的事情。这夫妻俩因为抚养费争持不下闹上法庭,法庭传讯某日二人上庭聆讯。这个前妻因为长期吃药记性不好,提前几天打电话跟前夫确认上庭时间。前夫故意告诉她错的日期,结果上庭那天前妻缺席,前夫自己就在法官面前说前妻不遵法庭要求按时出庭,表示她不负责任,没有信用。结果法庭就做出了对前妻不利的判决。他们之间到底谁对谁错,谁该给谁多少钱我不想知道,但是孩子毕竟是前妻在抚养,前夫为了逃避抚养费而使出这种手段实属下作;自己使坏倒也罢了,还在几个朋友面前夸耀自己如何聪明,真是贱男一个。我很不满意地说:“你这个朋友太离谱了,还是个男人吗?这样的朋友不要也罢。” 爱人同志也认为那朋友的行为不可以容忍,就逐渐和他疏远了。

我最近又做了两回丑人,两次都是和钱有关,在亲戚当中担当说丑话的那个人。其中一件事是一个母亲,长期领着保险公司的病休金过活。她的儿子因为一次车祸,和车保险公司展开五年还没有解决的索赔拉锯战。五年来他没有工作,一家人靠安省伤残救济金度日。母亲见儿子一家失去主要经济来源,便不时资助。久而久之就变成她每个月省吃俭用,病休金剩下来的每一分钱都给儿子“借”去。儿子有母亲的银行密码,一开始每次提款都还钱打电话得到妈妈许可,到后来就是自取自用,事后问到了才通知一声。有时候母亲兴高采烈地准备拿钱买点东西,到了ATM才知道户口里没有钱。儿子家里虽然拮据,但是儿媳妇却执意养了一只大狗七只猫,租着四房的镇屋,家中开销和收入不成比例。不仅如此,她对婆婆长期资助毫无感激,圣诞节连张卡片都不买。母亲看到他们的生活并不俭省,而自己每月见底,很想建议他们想办法节省开支少借点钱,但又怕开口令儿子难做。母亲为这事郁郁寡欢经常和我抱怨。我知道这儿子是怕老婆的,关键在于那儿媳妇,于是就去跟这位儿媳妇说了婆婆的想法和境况。结果儿媳妇自称她在家中不管财政,完全不知道钱从哪儿来,要她放弃猫狗和大屋是对她的打击,为此大闹一场。儿子和婆婆怕了她,倒头来怪我多事。最后还是这位母亲的另一个儿子站出来为我说话,要求那两夫妻自己应该先好好俭省,不要当母亲是ATM,取之不尽。我们都是亲戚,本来每个月都会见见面的,为这事六个月没有说话。那位儿子以后跟妈妈借钱就谨慎很多,尽量自己解决。我是做好了不作亲戚的打算,这样无耻啃老的人,不做亲戚也罢。但人家没有这个心理准备,私底下再有意见,表明上还要装和谐家庭。

我的朋友们,你愿不愿意做丑人,会怎么做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