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的脑子里经常闪现思想火花,可惜51微博不热闹,只好把火花集结在博客里,供八卦起哄之用。

*** 好友有朋友近日要去香港,她便托人带SKII的美白系列回来。美白护肤产品很多含有重金属和添加剂,难以进入管理甚严的美加市场,只能从亚洲购买。想变白的除了MJ和华人,还有韩国国日本女人,针对这个市场的高价美容产品服务长盛不衰。

无独有偶,近日美国一个酷爱在紫外线美容床上晒黑的女人把五岁的女儿也带去晒发生了事故,事件在网络媒体上引起了极大关注,也促使政府考虑立法禁止未成年人士使用紫外线太阳灯服务。这种太阳灯晒黑的方法一直被医疗界批评,然而政府没有严格地要求提供该服务的美容院在服务前对客人进行充分的警告,就好象“吸烟危害健康”的字样印在每一盒香烟上那样。皮肤苍白的白人女性,对把皮肤晒成棕色十分青睐。天气稍微变暖,太阳刚刚露脸,她们就宽衣解带在院子,草地,沙滩上暴晒。

人总是想要自己没有的东西。

*** 那个被变态狂肢解分尸的中国男子新闻一出,许多同胞评论都是咎由自取死得活该的风凉话语气,看得我特别心寒。就算他是同性恋,并没有犯什么十恶不赦的过错,值得被这样残忍侮辱地杀害。有点人性的人,该想到他的亲友们会多么难过。但凡被暴力侵犯和凶杀案,总有人认为受害者也有责任,他们或是引诱或者挑衅逼试凶犯失控下手,比如长的漂亮穿得性感被强暴也是应该的。把责任推在别人身上,是最容易走的途径。而我们当中许多看客,是帮凶。

*** 公司里每层楼都有茶水间,设置了热水器,咖啡机,微波炉和冰箱供员工使用。以前那微波炉摆在墙上的一个架子上,那转盘高度正好与我眼睛平齐。如果热一碗汤或者方便面,液体滚烫滚烫的象进贡一样高举过头从微波炉里拿出来很容易烫到自己。这明明没有照顾我们这些娇小的亚裔员工嘛!我们向管理办公设施的部门反应多次没有结果。后来本层楼来了个做轮椅的残疾人,这下所有公共设施,洗手间和茶水间都要按残疾人的高度改造。微波炉,洗手台,全部都降低高度,跟小学课堂里的差不多。还是沾残疾人的光啊!

*** 大米快十二岁了。自从在学校上了生理课之后,经常把PUBERTY(青春期)一词挂在嘴边:动辄“我快青春期了,顶嘴是正常的,反叛是有理的”的说。臭小子越来越不把妈放在眼里,凡事不争拗一番不罢休。到临睡觉又装嫩死皮赖脸要我掖他哄睡觉。我觉得他这招有用,先把自己的毛病广而告之,然后顺势发烂,人人让你。我的口头禅将是:”我快更年期了,喜怒无常才正常!”

*** 周日去烫头发,好家伙整整坐了三个半小时,期间不停打盹。要是烫发全程能躺着该多好啊!洗头都躺了,其他程序也应该可以做到。这样我就可以顺带睡个午觉了。年纪大了好处真的多:洗牙时打盹,做头发时打盹,听讲座打盹,培训开会打盹,孩子在旁边尖叫时打盹。哄小米睡,先给自己哼的摇篮曲催倒,他在旁边倒腾甚久无聊至极睡去了。欧耶!

*** 烫完发回家,镜中看见头顶好些白发冒头了,十分影响形象。我让爱人同志给我把白发都拔了,他一边拔,我一边感觉一下一下地头皮发麻。坐在地上十来分钟,我拍拍屁股起来说:“好了谢谢你。” 他的回答令我沮丧:“咳,才拔了左边,右边都没开始呢!”

逝去的是青葱岁月,迎来的是大蒜人生 - 有口气但是对身体好。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