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自从我家里有了爱人同志这个外宾以后,我的社交生活日益减少。我那些关系好到可以到家里探访的朋友都是中国人,一开始外宾还愿意跟我去,后来就很不情愿了。主要原因是他觉得我们这些中国朋友,包括我自己和我母亲在内,普遍不懂礼貌。这个结论来自他和大家交流的时候,我们中国人互相之间说中文,对他说英文。但是我们大部分交流说中文,等我翻译过来跟他讲,前后都已经不连贯,他也无法畅所欲言,就等于当他透明。

我带外宾同志去朋友家聚会,尽量和中国朋友说英文。外宾本人跟他们谈话时他们用英文,一旦我加入讨论,就变成是对我讲中文。尽管我反复提醒他们外宾在场,朋友们仍然用中文回答我,于是这种交流在外宾耳朵里是失败和无效的,他通常自己走到一边去,把自己抽离在这个环境之外。

他说:“如果你们都不懂英文,象一些老人家年纪很大才来的,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们都是在大公司工作,很多也在这里拿了文凭的,没有不会说英文的借口。有一个外国人在场,你明明知道他只懂英文,你们只要一看到有其他中国人加入讨论就马上换成中文,这对外国人是极大的不尊重。你看过电影吧。一个很典型的桥段:两个团体对峙,当一方要出阴招又不想对方知道的时候,就跟自己手下说自己家乡话,反正对方不明白无法做出准备。你们自己唧唧呱呱不顾我听不懂,给我的感觉就是你们又要出什么阴招了,或者某些话故意不让我听懂,肯定不是什么好话。我听不懂,心里乱猜而脸上还要赔笑,无聊至极!如果我家人亲戚或者朋友是法语为第一语言英语为次,而你只能说英语,你到我亲戚朋友家里,他们绝对不会在你面前说法语,让你感到被排斥,这是对客人起码的尊重。你所有的中国朋友都会说流利英语,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从头到尾在我面前坚持讲英语,让我感到被容纳被接受,所以以后你的聚会我再也不会去了。”

我跟他解释,我们中国有多种民族多种方言,我们习惯了一个细小空间内许多方言共存,虽然互相可能听不懂,但不感觉到被冒犯。比如我和朋友出去吃饭,桌上有上海人,福建人,广东人,虽然我们都会讲普通话,但是同乡之间仍然用地方方言交谈,其他人听不懂,知道不是对他说的也不会在意。如果是需要全体都听到的话题,那么我们都会改说国语,这种无限流利的方言交叉使用,是我们饭桌和聚会中的特色。

经过多番尝试,外宾同志看出来我为了有一个和谐快乐的聚会,心理上很辛苦。我能改变我自己,在他面前用英文交流,却无法改变我身边所有的亲人同胞多年来的习惯。我认识了几个一中一外的家庭,了解到她们家的外宾也有同感,最终他们的家庭社交生活最后只和说英语的家庭来往。

我也听到过有中国朋友聚会不再邀请我的原因,是因为跟我家人在一起,他们被逼要讲英文,要“换台”。白天在公司讲英文已经很累了,在家休闲娱乐时间不想再费劲讲英文,而我这边费劲要翻译,外宾也不能痛快交流,对双方都是勉强,我可以理解这种感受。以前周末和假日,我经常带着孩子走家串户互相探访,现在这种机会几乎减至零。

在公司里,中国同事越来越多。光是我自己的这个小组,除了老板是白人,手下四个成员有三个是华人。茶水间餐厅里八卦的时候,中国同事们也习惯了讲中文,尽管有时候旁边的非华人同事也在交流范围内。当同胞之间用中文高声谈笑,我很注意观察其他同事的表情,本来他们兴致勃勃地参与讨论,这时经常表现出淡淡不悦,只是不说,自己无趣走开而已。

我觉得如果我本人去到一个陌生外语环境,我只能听懂英文,在场所有人都会说英文却只讲他们自己的语言,我会有被排斥在外的感觉。在此提醒各位,希望大家能够稍微注意。

注明:本文发表于51周报2012年6月29日版。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