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今日环球邮报报道了一份KPMG调查加拿大童军组织成立64年来性侵个案的详细报告。报告指出童军各管理层并没有对这类事件有系统性的掩盖欺瞒现象。组织负责人Steve Kent说,所有129宗性侵个案都交给了警方处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被指控。1992年后童军内部曾经改变规定,要求凡是涉及性侵投诉都要报送由执法机关。自此之后发生的个案占总数的五分之一,可见此条例对性侵嫌疑犯有阻吓的作用。

我大米自上小学以后,学校里每年都发来一张附近童军组织的邀请传单和报名表。我曾经上他们网站上看过,也带大米去现场观摩了一两次,最终都因他不感兴趣而作罢。我问过本地西人同事,还有后来成为我家一员的爱人同志,令我诧异的是他们对童军组织都有负面评价。“你想把儿子送入虎口吗?童军组织在这方面可是臭名昭著。”作为移民,我不知道童军组织以前的事情。我去参观过的童子军站点,都是华人孩子居多,也许是和我居住的社区有关,有的甚至是99%的黑头发黄皮肤。

在环球邮报该条新闻一出,不到半天下面已经跟了一百二十多条读者留言。大部分留言对曾经参与或者有孩子参与童军,对童军这类为青少年培养自立能力走上正途的组织宗旨加以肯定,对个别人士利用审查漏洞而得以接近受害者感到愤怒。也有读者认为媒体过于着重渲染个别事件追求政治正确,繁琐复杂的审查程序导致已经非常缺乏人手的非牟利团体更难招募到义工,维持运作日益艰难。还有写留言提到:终于有人关注到男孩和男人也会是性侵受害者了!体育教练,天主教神父等性侵男孩已经不是新闻。男孩被伤害去报告根本就不会得到重视,更别提得到处理。罪犯以及父母的忽略对他们心灵和成长的伤害,不比女孩少。

自小懂事以来,我们从父母师长社会报道那里领教了女孩子容易被占便宜受伤害,对保护女孩比较重视。我自己就没有听闻身边性侵男孩的事件,也许是文化习惯让我们对这类行为没有建立与女孩同等的警惕和关注。因为是儿子,我对他独自出入,或者放到别人家里PLAYDATE,过夜都很放心。不象我同事GRACE有两个女儿,到朋友家玩过夜她都非常紧张。她说不是不认识不相信对方家长和孩子,而是怕孩子的朋友带朋友,邻居带邻居,这样派对下去很难监控到底什么人会在场。如今涉及性侵男童的丑闻曝光越来越多,也让我对此多长了一个心眼。

不管男孩女孩,谁侵犯孩子我们都不可以容忍。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