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从大米上小学开始我就没再自己给他在家剃头了。一来我不想事后清扫那一地的散发,二来我给他剪他会一直不停的唠叨扭动,非常影响效果。根据网上的时间值算法,我每小时值十三点三元,而许多华人理发店给男孩子单剪八元,所以我有充分理由把这个每个月都要进行的任务外判。

我没有学过剪头发,但我想给小孩剃个平头应该属于入门技巧,否则怎么给女人当发型师?我要求不高,两边鬓角长短对齐,后面发尾渐进往上没有个别的头发鹤立鸡群,头顶长短均匀,平头就是这样的吧?很多师傅十分钟就好了,我坐在旁边等连一个游戏的关都没打完。就是这么基础的项目,每个发廊,每个师傅都还可以剪出不同的效果来。我不懂,是否剪得齐难度太高,或者我付钱太少,八元是剪不出齐的平头,得十元十五元才行(干这行的朋友请指正。)如果只是个别一两家发廊愿意八元单剪,那么便宜没好货,我确实应该去贵一点的地方。可这个价目在士嘉堡贴到满街满巷的,总能够有一个师傅过得去吧。好在大米是个男孩对自己形象还不太在意,我就一家一家发廊的试。终于在中城商场一家小发廊找到了一个中年男师傅,八元也很认真地剪出我要求的结果。小男孩理平头找个好师傅都要碰运气,女人做头发就更是要碰大运了。我是长头发永远被加收30%,不管是八十元还是一百五十元的发廊,苦苦煎熬了三个小时后始终说不出贵的有多好,便宜的就更别提了,只有后悔。

看本地的女人是不是照顾打点自己,要看她们的头发和手指甲。大凡有点计较自己形象的女人,不论收入高低,做头发和修指甲的钱是不会省的。比起做头发,修指甲就简单多了。我公司附近有许多办公楼和共管公寓,方圆一公里内的修指甲店有八家。天气好的日子午餐时间,许多OL就去修手脚指甲。修手指甲叫Manicure,修脚指甲叫Pedicure。基本上就是把死皮磨掉,剪去多长出来的表皮,把指甲修剪成理想的长度和形状然后上指甲油。修手十五元大概二十分钟,手脚都做三十五元大约一小时。我虽然要天天做家务弄小孩无法十指如葱,能够十指如蒜也不错,蒜也是白白的嘛!两周修一次手指甲也是我的女人必修课之一。

修甲店这个行业越南人绝对是主力。我公司附近八家修甲店全部由越南人开办。他们手脚勤快,技术娴熟,好像都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修甲店只要是越南人开的,你不管找哪个师傅进哪个店,价钱一致,效果一致,都在你预料之中,没有什么可挑剔的。

越南人的修甲店里师傅有男有女,男师傅的手艺往往出人意料的好。你一进门,必然有人抬头问你:“做手还是做脚啊?”你回答之后她会叫你去选颜色找个空位坐下。高峰时间,他们会尽量MULTITASK,争取做到你的生意。由于英语很有限,她们跟客人只能进行最简单的对话,因此动作很快,不管有没有人等都尽快做完。

我曾经陪朋友去过一个MALL里面中国人开的修甲店,当时她赶着第二天参加派对要做贴甲,我就陪她一起做。做贴甲的工序比较多,需要时间长,价格也贵一点。帮我做的女师傅,一边做一边埋怨:“这个贴甲太费功夫了,不赚多少钱,味道又重。有得挑我真的不愿意做。”我作为顾客,不想听一个员工对她本职工作的抱怨。好不容易等她一脸不悦地把十个指头做完,我们俩付钱离开。刚出商场大门,朋友拿钱包时“哎呀”一声,她十个指甲有一个断了。我们只好折回去补做。不消说,脸色不好岂止是我们俩。

这些都是些鸡毛蒜皮的服务行业,但我们似乎无法把最核心最基础的项目做好,大家都只想容易做利润高见效快的活。比如粤菜馆炒不出一碟像样的蒜蓉芥兰和干炒牛河,开来干什么。但是日日月月餐馆开业结业,大红大金的招牌换了无数次,经营的心态仍然不改。

我不由叹,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注明:本文发表于51周报2012年7月13日版。转载请注明始发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