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今天带儿子们到父母家吃饭,中文台里正在播放某明星翻唱苏芮的《奉献》,我听着听着感触良多,眼眶微润。人到中年,思前想后,意识到青春已逝,精力旺盛手脚麻利的时日越来越少。而肩上许多的责任和内心许多的牵挂,只有同龄人和过来人才能明了。爱人,朋友,孩子,爹娘,都是我们生命中极其重要的人。

长路奉献给远方 玫瑰奉献给爱情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爱人 - 午夜茶回:到了中年,绝大部分人都明白婚姻不是童话,两性关系一定不完美,理想和现实一定有差距。我们每个人本身都是毛病多多,在成长过程中多年形成的积习难改。我们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如果还是能互相体谅,互相接受,这条路就还可以走下去。我发现,年轻时候坚信不移的一些标准和底线在悄悄地改变,肯为对方做出的包涵和妥协,给家庭共同体赋予了新的意义。我也终于体会到我父母一辈为了家庭的“和谐稳定”而付出的巨大努力与代价,才造就了我今天的正常积极的心态。我感谢爱人,愿意和我一起,存大异而求大同。我愿意做的,就是经常自我反省,把现实中的问题尽量简单化。

白云奉献给草场 江河奉献给海洋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朋友 - 午夜茶回:在这个阶段,我最愧疚的就是没有时间给朋友。有小孩的跟没小孩的,渐渐就说不到一块儿去而逐渐疏远。有小孩跟有小孩的,每次约了见面,不是哪家的小孩病了,就是出事情了,总要改好几次才能相见。等闲下来要打电话,不管什么时间,打过去很有可能是打扰了人家,搞得以后都不敢随便打。好朋友同一个城里竟然一年才见一两次面,靠EMAIL联系吧。大家为工作,家事,亲人折腾得不可开交,尽管每次见面互相都说:“有事情真的要打电话啊,谁家没有个急事呢?别怕麻烦不找我们,我们一定要帮忙的。” 可是,一年又一年过去了,我们始终没有为急事找过对方帮忙,都知道互相的难处。

白鸽奉献给蓝天 星光奉献给长夜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小孩 - 午夜茶回:对很多母亲来说,为了挣取多些收入而不得不上班,把年幼孩子送去给别人带是很痛苦的决定。我每次接小儿的时候,听到阿姨说:“他今天站起来了!” “他会说拜拜了!” 心里都有些许难过。宝宝给了别人带,他成长过程里许多的第一次,我都不在场。不管我回去怎么使劲逗他再次表现,他明亮的大眼睛瞪着我毫无反应。我只有无奈。我能给孩子什么呢?为他们孩子提供生活学习和其他基本物质条件是毫无疑问的。而我并不是儿童启迪和教育的专家,孩子每个阶段遇到的问题,无人有标准答案。由于生活中的压力我难免脾气暴躁,神经高度紧张,时不时失去耐心。我只能告诉孩子们,在担当母亲这个角色中,我不永远是对的,我也在学习,也在尝试。

雨季奉献给大地 岁月奉献给季节 我拿什么奉献给你 我的爹娘 - 午夜茶回:比起很多移民朋友,很幸运我的爹娘就住在几条街之外。爹娘在国内的朋友们,他们不得不经常飞回去探望。最怕的就是某天接到个越洋紧急电话,报告父母身体状况突然恶化。已经移民来加的父母们,可以享受加国的免费医疗;但到了他们需要全日需要照顾而又没有长期护理院能够接收的阶段,才真正成为难题。况且即使可以送去护理院老人院,如果你去过的话,就知道在那里精神上有多孤独凄惨。看着我的父母,这两个曾经庇护我成长遮风挡雨的高大身影,退休后这么些年一直要强的独立生活,而如今衰老使他们象孩子一样无助。我的爹娘,愿老天给予我好运,让我作出最好的安排吧。

想完了爱人,朋友,孩子,爹娘,最后自问:此生为自己做了什么?拿什么奉献给我自己?

http://www.youtube.com/watch?v=vjW7DPMRiYQ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