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当路旁的树叶开始黄红相间,农场里的南瓜摆到了各家门前,露趾的凉鞋被短靴代替,电影频道里开始重播经典恐怖片的时候,你就知道那一年一度的万圣节又快快到了。 在认识爱人同志之前,和许多华人一样,我对这个节日不太感兴趣,但是本地的同事对此非常热忱。特别是家里有小孩的父母,提前几周就开始筹划。万圣节并非公众假期,很多家长那天都提早回家,给孩子化妆准备。和我同一个组的DONALD特别疯,说他在门前院子里摆了个棺材躺在里面,有小孩走过就跳出来,吓得孩子们尖叫飞跑,不亦乐乎。 我家爱人同志也是童心未泯之辈。每到万圣节他就提起儿时的故事,扮鬼扮马是当孩子最开心的记忆。我们居住的AGINCOURT 爱静阁地区,华人居民高度集中。去年万圣节前布置院子的时候,右边邻居印度老人过来说:“我不是泼你冷水啊。我在这儿住了十几年,这条街没有一家会为万圣节布置。所以是没有小孩来我们这儿讨糖的。”我说:“没关系,我自己看着乐就行。”我们在树上挂了小骷髅头,地上插了墓碑和一只手,蜘蛛网和黑猫,怪异的灯都少不了,家里买了好多种糖。我们担心没有孩子来,叫大米回学校里通知全班同学我家有糖,希望住在附近的能专门走过整条空荡荡的街道光顾我家。那天夜里还不算太冷,陆陆续续有孩子来讨糖。虽然我们住的是华人区,来讨糖的华人面孔不是太多,跟居民比例相差甚远。最记得有个妈妈推着婴儿车,带着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来讨糖。小男孩没有打扮化妆,拿了两个口袋要求分别放糖,说一个是自己的,一个是给不能来的弟弟的。给了他糖后面的妈妈也打开了两个口袋,说一个是给手推车里的婴儿,另一个是给本人。糖果都是只给小孩的,哪里有给跟在后面的大人的?而且大人小孩都没有做任何的打扮,不懂游戏规则,完全就好像是上门要东西。和尚化斋还要念几句佛经么是不? 今年爱人同志早早就自种南瓜,可惜南瓜还没长大就给兔子毁了,我们只得去附近农场买现成的。我很想在门前搞些简单却有有效果的大制作,可惜手不象手工潮妈苏而那么巧,没有好主意。去年小米太小,爸爸带着大米去讨糖,我和小米在家发糖。今年小米两岁多,能走能跳会要东西吃,可以上阵了。而我们两个大人为了他的扮相意见不一。爸爸想他做海盗,我想他做吸血鬼Dracula。西方的鬼怪灵异里我一向喜欢吸血鬼,青春大片《吸血新世纪》(TWILIGHT)出炉以后,我对吸血鬼更加钟爱。在意见没有达成一致的情况下,我忍不住诱惑买了一套戏服,回来给小米穿上。

数据时代的吸血小王子,拿着IPHONE4。

 IMG_5052.JPG

一转眼他又变成魔术师,在你面前演示帽子戏法。

IMG_5059.JPG

当你困惑惊疑之际,他又变成深思远虑一表人才的贵族伯爵。

IMG_5071.JPG

最后,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他转身离去,礼帽遮住了他的真面目,也许他是旧日一个英勇的神探?

IMG_5063.JPG

过完了瘾,爸爸回来说大小米都做海盗,我只得把这套戏服拿回去退了。大米问:“妈妈,如果你也去讨糖,你会扮成什么?”

“那还用说,肯定是女鬼啦。你没看过华人文化里的女鬼,跟这里的不一样。我们的女鬼一点都不可怕,反而是很温柔美丽的呢!” 我满脑子都是王祖贤演的聂小倩。

“妈妈,我都没有见过你温柔美丽的样子,你比较象西方的女鬼,很凶哦!”

我伸出双手就去掐他的脖子,又是鬼哭狼嚎时!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