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曾经看过移民作家孙博写的《男人三十》,讲的是三个而立之年分别从中,港,台移民到加拿大的男人的故事。那故事中多多少少有我们自己或者身边人的影子。我在想,什么时候有人写女人四十,女移民在加拿大的故事,可看之处,一定不亚于男人三十。

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非典型,只能代表我自己。夏天多伦多最灿烂的时候,我就四十岁了,为此心情哀喜交织。 哀的是岁月如梭,时光不可逆转。早晨醒来,在镜中居然看到几条白发,惊秫之余不能言语。往事的记忆好像黑白旧片一样在我脑中不停播放,以前总认为离自己十 分遥远的“老”,是越来越近了。喜的是经历了这么多,我还算好好的人一个,我在乎的人都还在我身边在乎着我。 我能做一切我想做的事情,在爱的同时被爱,需要的同时被需要,依靠的同时被依靠着。

即将四十岁的我,在周末的时候,还可以拿着大包小包带着孩子回一个街区外的娘家,坐在电视机前陪父母看喧闹无味的海外中文台。只要父母在世,我心理上就随时 可以回去过去幺女的时光。我只是不时担心,他们其中一个去了,或者得了重病,另一个会怎么样。留在加拿大,生活如不能自理,请保姆费用昂贵。回去中 国,医疗又成问题,没有公费医疗在那儿可病不起。父母虽然吵吵闹闹了许多年,能够庆祝金婚的夫妻又有几对?是冤家也是福分。

即将四十岁的我,总是在考虑两个儿子的将来。他们现在都还是孩子,等到了青春反叛的年龄,是否还在大事情上听我的意见?他们会成为怎样的人?等他们自立离家的时候,我会不会对着“空巢”发呆?

即将四十岁的我,在公司做了十五年,职位不高不低,经历多次的改组和合并,饭碗是保住了。但是看现在进来的年轻人,个个雄心勃勃。他们文凭和证书够多,土 生土长语言文化完全占上风,单身无家无牵挂一天可以投入十几个小时工作,为的是突出表现快速上位。看他们的势头,就知道不出几年,他们就升得比我高,甚至 可能做我的上司。我还能经历几次公司变革的风雨而不倒?

即将四十岁的我,家庭医生建议开始要做乳房X光检查了,另外,更年期也不远了。

即将四十岁的我,记忆力大不如从前。我夜里反复做同一个梦,就是回到中学毕业刚进大学的那几年,潜意识里希望重新把那些日子再过一次。那时的玩伴,挚友,现在都是“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少有联络。去年在多伦多参加好友的葬礼,当时我腹中怀着小儿,在她棺前痛哭不已。她还刚未到四十便因癌症辞世而去,留下年幼的孩子和许多未了的心愿。可怜她的父母白头人送黑头人,何其惨烈。我还未到四十,已经为三个同龄人送过花圈了。生命是这样脆弱,我真不知道把小儿带到这个世界上是祸是福。

即将四十岁的我,拿着RRSP和PENSION的季度盈亏报表左看右看。这次经济衰退,让我十多年来的投资又回到十年前的起步点。只能安慰自己,我还有二十多年工作寿命可以等待牛市重来。

即将四十岁的我,在今年夏天,首次以长辈的身份,去温哥华参加亲外甥的婚礼。当年他两岁多时妈妈便出国留学,他住在我家里我就象多了个弟弟,晚上他哭醒了叫妈妈的时候起来背着他在屋里转悠。当年那个在沙发上高唱“公公,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你如果真的在乎我”的小毛头,现在已经是个壮小伙子。他坚持自己的理想,尽管父母反对他还是退学商业管理,转到厨艺学校进修,打算毕业后去法国实习,要做顶尖的Iron Chef (铁厨)。我衷心祝福他婚姻幸福,梦想成真。

即将四十岁的我,虽然长得还算年轻,但是不想到潮流店去买衣服饰品了。一直极爱打扮的,怎么每天拿出来的衣服,不是黑就是灰?简约再简约,素色再素色,唯一不能缺的是支红色唇膏。

我跟爱人同志说,我四十岁生日,想开个大派对,邀请所有我认识的人。我不在乎他们的礼物,只希望大家放下面具和顾虑,和我大醉狂欢一场。对酒当歌,人生几何?都说Fourty is the new thirty (四十岁就是新的三十岁)。祝我,也祝各位“三十岁”的姊妹们生日快乐。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