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最近很少上51,很少写稿。大家问忙什么,除了工作,就是后悔为什么干这个工作(苦笑ing),然后琢磨如何引导孩子,将来尽量避免犯这种职业选择错误。职业是严肃的问题,一天半天想不清楚。日子就这么晃过去了,转眼从元旦开篇后又到春节,被老乡凌波仙子特电催着发稿开年,她拳拳盛意打到俺的心都痛了,就草草一篇交差吧。

我在意孩子的心智和行为教育,比较留意这方面的新闻和社会动向。最近看到报道说,美加两地有父母开始把学龄孩子送去礼仪学校,令得这个生意悄悄兴旺起来。礼仪学校老师通过几个小时的课程,教孩子们平时在餐厅和其他公共场合所要具备的基本礼貌,比如和人说话要看对方眼睛,不打断人家说话。咀嚼时不要说话令饭菜碎末乱飞,不能在别人的碗碟里拿东西吃。公共场合不到处乱跑,不高声喧哗,不推前拥后,提要求必须加用“请”,回应要说“是的,谢谢”,“不了,谢谢”,和 “对不起” 等等。在加拿大,这些礼仪学校收费大约60元两个半小时,在美国费用更高一些,有的经验人士一堂课收过百。

此新闻一出,美加两地潮妈潮爸博客达人纷纷表达意见。赞成的说,现在的父母太忙了,典型双职工家庭带着两孩子放学后参加课外活动,疲于奔命,没有时间坐下来好好教育孩子礼貌细节;而且自己没有专业人士教的效果好。反对的说,连自己孩子礼貌都教不了的人,做什么父母?言传身教做个好榜样就行,父母本身有礼貌的孩子也会有礼貌。两边的观点我都能理解,分歧在于谁来教。不管是赞还是砸,双方共同的一点就是礼貌是应该好好倡导教育。有的父母认为,如今的社会十分注重人的社交能力,良好的礼仪比衣装打扮更能够给人积极印象。越来越多的招聘人员在发出正式面试通知前,在酒会,招待会,商业交流会等非正活动中接触观察求职人选,年轻人的不谨很容易牺牲一个好的就业机会。最近西安大略大学IVY商学院举办了一场鸡尾酒会,让220名商学院学生和几家大公司招聘代表人员自由互动。这期间就有些大学生失态,追着端着食物四处供应的侍应拿东西吃,在盘上食物数量渐少的时候抢先拿,不肯等下一轮。这些行为被招聘人员看在眼里,让校方管理学生就业协助的负责人很失望。

各地文化礼仪很多不同,具体细节都是由父母长辈口授传教。记得我小时候,外婆和妈妈最重视的礼貌之一就是“叫人”,见面要叫人,离开要叫人。叫长辈是一定的,同辈之间比自己年长的也要叫,这是起码的礼貌,做不到会被亲友们说“没家教”。每年春节走家串户拜年的时候,我最头疼的就是去拜访姨婆。姨婆生了十三个子女,在当地的就有九个,外加他们的配偶子女,这一个一个叫下去天都黑了。为了从每个长辈那里拿个装了两毛钱的红包,我跟在妈妈后面老老实实地叫,大姨妈好,大姨夫好!二舅舅好,二舅妈好!。。。。。还有长辈说话的时候,小辈是要站着的。这种习惯已经成为我的一个条件反射。乃至现在工作的时候,有年长的同事或者级别高的上司过来问句话,我‘腾”的一下本能地站起来,把对方吓了一跳。

父母言传身教,做出榜样,是最好的教育方式。我们大都会在外人面前唠叨孩子,人家给你东西,帮你忙要说谢谢,然而在家里家庭成员之间却很少言谢,这不是矛盾吗?为什么外人要谢,自己人就不用谢呢?这是我观察到的日常生活中中西礼仪文化的最大差异。我的小米两岁半不到,Thank you. Yes thank you. No thank you. I am sorry. 等礼貌语句已经说得很自然顺畅,大多数时间不用提醒。这都归功于他的奶奶和爸爸,自此小米会说第一个单词开始,无时无刻不在更正,反复碎碎念。我给他擦嘴,他说谢谢,给他牛奶,他说谢谢,给他穿外套,他说谢谢。当他把东西拿给我,或者跟我合作的时候,我也谢谢他。对他来讲,所有人的好意好为都应该感谢。反而我的大米十二岁就不一样,我当年教了他对外人讲礼貌,社交场合中知道叫人懂得道谢。可是对家里人,就象我对我父母一样,很少开口感谢。我爸妈给我做事帮忙,我说谢爸妈还来一句:“说什么谢呢?都是自己人。” 我对孩子也是一样,要啥给啥,没想过要他们谢。古语有道:大恩不言谢。然而平常小事,我们对家人也不言谢吗?自己人都不谢,有多少诚意和在意去谢外人呢?或者说,口头谢没有意义,行动上物质上谢就可以了。诚然,只要双方心领神会,不在乎形式。然而在这片土地上培养下一代,我们的不言谢未必能为本地人理解。本地文化中的礼貌礼仪我们也应该参照,在华人文化的基础加以补充,不要让人觉得,我们的下一代都是没礼貌的一代。

两周前朋友找我替某媒体约稿,说过年了写篇应节的吧。我说我来了十七年了,该怨的怨过,该诉的诉过,该感慨的感慨过了,没有新意可写。放下电话,家里的国际友人问什么事情,我说人家约稿要写春节,我已经对此没有感受了。他说,拿你就写写,为什么没感受了,也是一个话题啊。写不出应节的,就在此跟各位博友,网友读者拜年,祝各位每天都过得淋漓爽快,无怨无悔。

午夜懵茶 龙年末写于多伦多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