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工作的Yonge和Sheppard以及居住的爱静阁Agincourt地区,不管东南西北,五步十步之外,就有一家按摩院,英文名不是某某Spa,就是某某Wellness Centre,每个街角总有那么一两家。话说士嘉堡的按摩店已经够多的了,我家中信箱里还不断有新店开张的广告,价钱越来越低。我那国际友人看到,总是开玩笑说,“哪天我得去试试。你看第一次去,28元享受一个半小时三种不同按摩,还返还我十元现金卷下次用,比在家里求你给捏捏强多了。”我说:“你可看清楚了再进去,里面黑灯瞎火的,肯定有你享受!”这个内部笑话来自我一次寻找按摩治疗的经历。

长期坐在电脑前工作,我和许多同仁一样有腰酸背疼的职业病,痛得厉害了也会去按摩缓解一下。因家有幼子,我喜欢找离家近,开得晚的,这样可以在孩子睡觉以后才去。搬到士嘉堡没多久,看到离家很近的街角有一个Spa,门口贴着营业到晚上十一点。我正想预约,国际友人发话了:“正经按摩院有开这么晚的么?”这么一问我就多了疑心,在网上google了店名。没想到有人点评,还是英文的。某男问:请问某某区附近有没有便宜又好的按摩院?我的理想价位大约30到60元间。某男答:某街某Spa不错。那里的亚裔女人虽然不是最年轻,但身材货真价实,按摩手法也不错,另外。。。。。(此处省略三百字)。回答的很仔细,连价钱,不同的“服务”,身体特征都写了。还好我没去,虽然不会花钱“享受”这种服务,但也不想躺在那种床上!

知道了我的社区如此丰富多彩,我找按摩院就先看装修门面摆设,凡是灯光昏暗门帘深锁的就一概忽略;店内日光灯亮堂堂大门经常打开,出入的人男女老少皆有的我才进去。试过好些店,好些不同的按摩师,始终没有一个满意的。不是说这些工作人员不下力气,而是在这些场地工作的按摩师大都没有经过正规训练,根本就不懂按摩。我带痛而去,按完更痛,最终是浪费时间和金钱。

如果说士嘉堡鱼龙混杂,我公司所在地北约克也好不了多少。我曾经午饭时间去公司附近的一个spa,给我按摩的小妹十分卖力,超时了也不吭气。我和她聊过才知道,她是从台湾持旅游签证来的,和其他几个女孩在老板安排的地下室里包吃包住,一周工作六天半,早上十点做到晚上十点。每个一小时按摩老板给十元工资,可是老板收客人每小时八十元,真是剥削啊。但她好像也没意见,希望老板会想办法帮忙办合法工签,将来可以永久居留,被剥削也是心甘情愿。

我好友Grace为经常搭飞机出差的先生买医生建议的压力袜。到了健康理疗用品店,女店主看是华人便讲国语,其“专业”气势令人叹为观止。“你哪家保险公司?Sun Life?一家几口?老公另外有医疗保险吗?我什么单都可以开,但是每种收据的可用现金度不一样,人家治疗师要报税抽成的啊!脊椎治疗师,自然疗法,注册按摩师,物理治疗师,针灸治疗每项每人应可报#元,压力袜可保#元;矫形鞋可报#元,眼镜可报#元。按摩椅要不要?开四千元的单,很高档的。Tens Machine (止痛治疗机)要吗?开单五百。眼镜店我也有认识的,不近视?那换太阳眼镜嘛,名牌的!”Grace给她一轮强攻弄得不知所措,说:“这样不太好吧,明摆着就是欺骗保险嘛。”店主理直气壮地说:“又不是你自掏腰包,心痛什么?傻子才不要白不要。”

按摩院和健康理疗中心的红火,都是托加拿大公司医疗保险的福。近几年国人蜂拥去考RMT(注册按摩师)执照,拿到执照的就可以开业“卖票”。你在这些店,美容,美发,美甲,减肥,祛斑,干什么都可以。听说最近吃饭和买家具都可以开单了,你说是不是很神?

欺骗医疗保险已经产业化,各族人马都不甘落后,而我们华人玩得最转。只是玩火容易烧身,专业人士和消费者们还需谨慎。

注明:本文发表于51周报2013年2月22日版,转载请注明出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