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2013,02,14情人节前空气里飘着浓烈的爱意。那天我手机嘟嘟响个不停,好久没有联系的朋友,国内微信,还有陌生的电话号码,都发来贺电短信,祝这个13214(一生爱一世)节日快乐。

谢天谢地,大米已经过了要给班上每个小孩买卡片送糖果的阶段。替代糖果预备摊的是他的多事八卦,情人节前两周就不停追问,妈妈你准备给爸爸买什么礼物?爸爸你准备给妈妈送什么?告诉我吧,我保密。我们两个都笑而不语,根据以往经验,如果告诉他,他虽然不会直接说,但会忍不住拼命给提示:“你知道你的礼物是什么吗?我知道啊,不是吃的,不是穿的,是用得着的。大概这么大,会发热的。。。。” 天天给他这么烦着,实在受不了!

我向来反对为了过节而过节,凑热闹式的消费。我甚至想过要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一个反情人节消费的签名活动,让大家好好在家里执子之手真正体会爱的本色,后来因为太忙了没有来得及搞。我买礼物都是平常在网上慢慢留意选购,尽量个性化,尽量独一无二,绝对不买贵的。给国际友人的礼物其实是圣诞节的重头戏。他是英超球队曼联几十年的忠实粉丝。曼联去年在伦敦上市,我就花二十美金买了一股。股票价值不重要,重要的是那份精美的股票证书装裱起来,更加表示极品粉丝对球队狂热的崇拜,让他可以自豪地说:”我竟然也是曼联的持股人!”。我对这个点子得意非凡,谁知销售商发货晚了一个月,打乱了我的计划,礼物就留着情人节用。我拿到股票证书去本地字画店装框,装好后问店主有没有好点的包装纸,对方说只有包东西用的牛皮纸。我一想,精美包装纸不也就是拿来撕破么,那就牛皮纸吧。准备买张卡片附上,发现卡片店里比较好的的情人节卡五六元还要加税;一元店的卡片质量太差拿不出手,干脆免了。回家找了一截草绳在牛皮纸外面绑个十字结,看上去质朴,阳刚,我又没有多花一分钱,心下窃喜。

从买礼物的角度来讲,我是一个极难讨好的人,喜欢有心思又要求实惠,令国际友人十分头疼。他回家见我在翻看信箱里珠宝店的FLYER,就提出说:“送你一个钻石戒指吧。” 我一边看价钱一边回答说:“钻石就是石头么,你看,随便就是两三千那么贵,有什么用?” “我们没有经过订婚的仪式,我本来是应该送你一个的。你嫌贵就选一个石头小一点的。” 他指着其中一款建议道。我毫不领情:“这石头比半粒米还小,何必随俗呢?我不稀罕。” 看他热脸贴到冷屁股上的表情,我脑筋一转提议道:“我们买水晶的就可以了,样子跟钻石一模一样,石头一卡半大小也就五十元。怎么样?” 他一听不干:“人家要是看到我送你一个假钻石戒指,我怎么见人啊?一定要真的,小一点也不能是假的!” 我心想,你看你这土人,就是傻。“钻石那么小,我戴出去怎么见人啊?就算是真的,要放大镜才看得到,这都还要八百九十九元加税。你五十元可以买一个一模一样镶水晶钻比这大三倍,谁会那么白痴敢跟我说我的钻戒不是真的?我认识的人没有这么不识趣的。” 我不肯,他也不肯,钻戒就这么不了了之。

情人节那天下午,老板很不识相地给了很多任务,搞得我五点多才离开公司,把小米接回家已经六点多了。进了家门,看见饭桌上摆了一大束花,知道我不喜玫瑰,他买的是各色集锦。他一直在厨房里忙乎,可是大家等到快八点,两个儿子都饿得眼睛发绿还没有饭开。我跑进去看,原来他一直在自制心形巧克力草莓,热度掌握得不好,几次都失败,垃圾筐里好多废品。炉子上的鸡翅膀烧糊了,米饭还是生的。我气急败坏地说:“早知道你要搞这些东东,我就去买pizza啦!” 他看到我生气一脸委屈地说:“我以为情人节最重要的就是给你做点东西。” 我说:“先生,孩子们要吃饭啊,他们吃饱了睡下了我们才可以过节!” 我们匆忙把晚饭重新做了,孩子们吃饱各自该干嘛的干嘛,我们才坐下来喘口气。他看了我一眼,说,“要不我们出去吃?” 我想起前两年情人节晚上出去吃饭,排队的那个长啊,服务那个差呀,东西那个不好吃啊,我就说不要了,何必跟人家去争着花钱买罪受呢?这话正中他下怀,他马上答应:“就是就是,我给你做个三文治。周末再请你去你最喜欢的中餐馆吃龙虾。”

“去什么中餐馆啊!圣诞节咱们不是得了一张Bon Appetit五十元的现金卡吗?那卡只能在Kelseys, Montanas, Swiss Chalet 和 Milestones 这几家连锁餐厅使用。我在手机查到,Kelseys 推出为期一周的情人节二人特价套餐,五十元两人三道菜,前菜和甜品共享,各自可以叫一个主餐,很划算哦。我们就去那里。”

大米在房间里听见了,走出来说:“妈妈你真Smart,找到这样一个deal,你们可以一分钱都不用多花啦!” 我说:“儿子,餐厅里还要给税给小费的。以后你长大了跟女朋友过情人节,不要这么计较抠门。” 大米哈哈哈地跑掉,“不会的妈妈,让她出钱就好了。”

周六晚,我们在Kelseys里吃特价套餐,食客稀少,大把停车位,侍应生小妹特别殷勤周到。我们互相对望一眼,我说:“大米以后长大肯定很cheap,他对自己都很节省。有时候我来不及给他准备午饭,给他钱在学校餐厅买午餐。一个套餐五元,包一个汉堡,一瓶饮料和一小袋子薯片。他只舍得花两元半买一个汉堡,说喝水就去喝自来水,薯片可以不吃。”

国际友人笑了一下:“是啊,他继承了谁的基因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