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导言]在移民问题上,英国的右派比左派更加可靠一些。

鲍威尔(Enoch Powell,1912-1998)是我最喜欢的英国政治家之一,首先,他是个诗人,他说“台伯河血色泛滥”,来形容移民对英国白人社会的冲击。其次,他是一个诚实的保守党人。他反对过度移民,但在1968年,他提出英国应该制定反歧视法。

相 反,英国还有一位女议员,是加勒比海后裔,她得益于大英帝国瓦解之后的移民政策,但是她极力反对,英国政府扩大香港人97之后移民限额,她甚至警告当时保 守党政府还不如让放南非的白人移民过来。最后还是保守党人,外交大臣赫德先生帮助97之后的香港人拿到了移民的权利。这位工党议员叫阿博特(Diane Abbott),现在依然活跃在工党舞台,著名的左派,是的,左派。她鼓吹免费的公立教育,却把自己的孩子送到了昂贵的私立学校。

这是一个有趣的政治现象,往往想象中的保守、苛刻、冷酷的反对者,才是你最值得信任的对手。因此,我从来不相信过度热情鼓吹多元文化的政客。在他或者她受益之前,所有的移民都是朋友,然而,有一天他翻脸的时刻,也许比任何人都要冷酷,比主流更加中坚。

不 列颠至今还没有走出阶级社会的传统,起码不会像美国那样鼓吹一个“美国梦”。其实也没有必要,在这个社会中,我从来不期待一个大熔炉一样的“英国梦”,你 不等不承认阶级的存在,也正因为如此,你必须要面对这个社会上总是一定比例的人和事,你无法改变。一旦你明白这点,你就是差不多是一个英国人了。

我认为是Fear and Hope这份报告需要提高的地方很多。通过阅读,我发现在移民问题上,持最激烈反对态度的,往往是缺乏安全感的阶层居多,或者说暂时社会地位不稳的群体。

英国的中产阶级,因为自信和眼界,对于移民有着相对开放太多,同时限于尊严,他们又不愿意过多鼓吹多元文化,以免失去自己的体面和冷静。

你 知道,所谓的多元文化,常常意味着莫名其妙的吹吹打打,缺乏深度的文化快餐,这是真正的体面的中产阶级不愿意认同的风格,喜欢这个层次,既是对自己品味的 降格,也是对另外一种文化的矮化。实际上,他们对于真正的多元文化,有着低调地欣赏,客观的喜欢,也会有发自内心的支持,或者反对。

而作为一个移民,我觉得最应该做的,就是赶快找到自己的阶级队伍和价值观。至于名义上的多元不多元,我觉得并不重要。

至 于,伊斯兰文化的威胁,对于西欧社会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个新问题,眼光放长500年,不值得如此费心。人类社会无常的情绪波动,总是莫名其妙的。现在的讨 厌穆斯林也是如此。不仅仅是对穆斯林,甚至对犹太人,1947年8月,英国打败纳粹德国才两年,在英格兰和苏格兰曾经爆发过反犹骚乱,英国反犹主义者甚至 喊出了“希特勒是对的”。原因是当时巴勒斯坦地区,犹太锡安主义者(极端右翼组织)为了驱赶英国人,建立自己的犹太国,绞死了两名英国士兵。因此,这些宏 大的爱与恨,我个人不感兴趣,那里面没有我需要的生活,有的是媒体需要的素材,野心勃勃的政客需要的阴谋。

原文链接: http://www.my1510.cn/article.php?id=4c5523fc0dd958c7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