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我的好友Grace闲最近忙坏了。她的婆婆今年八十大寿,先生那边居住于全世界各国的亲戚都特地飞到多伦多为她做寿。这些亲友除了留在香港的,大部分97年前后移民到澳洲,美国,英国,加拿大等地,经过努力奋斗如今都是当地小有地位名气的人士,做到医生,学者,律师,法官,政要等。老太太很为家中后代的成就骄傲。

家庭聚会中亲戚们自然聊开各家孙辈们的动向。一位做了法官的伯父家有二子,从小到大名校培养,大儿考了律师牌,小儿做了牙医,做父母当然极为满意。谁知他们各自执业一段时间后,当律师的老大宣布改行做审计,考了个证书后在当地区政府谋了一份小差事,工资不高但是清闲无压力外加假期多,可以过清闲懒散的生活。当牙医的老二要改行搞环境保护,重新回校念书不说,以后会长年在野外奔忙。父母听到非常诧异,问:儿啊,你要改行早说啊,我们不会阻止你的,早说不喜欢要改专业,就不会在法学院医学院浪费了那么多时间和学费。他们回答说,我也不是说特别的不喜欢,做了才知道真的是不喜欢嘛!而且我们也想给你们一个交代。你们口头上说不在乎我们做什么职业,实际上心里是在乎的。第一代移民的华人父母,当然希望自己的孩子成为社会上层白领专业人士。我们如愿地成为了律师和医生,完成了移民二代特有的使命。文凭和头衔都拿了,也开业过了,我们不喜欢就重新来过,那有什么问题?只要是自己想过的生活,什么时候开始也不晚。

父母虽然心疼这些年来为他们支付掉的高昂学费,但也无法再说什么了。确实移民二代在父母的庇护和支持下,没有相同的经济压力后顾之忧。移民一代父母大多勤奋工作储蓄有道,虽然不是巨富也算殷实,不光自己的晚年可以安排得很好从而不需要儿女经济上支持;而且多少会留下资金和物业,比如两份人寿保险,投资和存款外加一两个房产,这些物质的价值是可以算出来的。移民二代完全心中有数,他们不需要为第一桶金第一间房操心,只要当下赚够自己花的零用钱,将来不大手大脚能够妥善管理父母留下的资产,日子可以很安逸。没有未来的经济压力,他们有什么理由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何必拼搏,何必委屈,何必将就?

“有选择的余地而无后顾之忧,可算是一种难得的幸运。” Grace叹了口气,我点点头,非常明白她的心境。我们都是普通的第一代移民,没有做成象她老公亲戚们那样杰出的社会专业人士。我们许多华裔同事为了稳定收入和医疗福利,在公司多次的机构整合时左右闪避调动到自己并不合适也不喜欢的职位。等孩子羽翼丰满可以独立了,自己的锐气和竞争能力已经完全不能和当下的大学毕业生相比。可是眼见着年长同事在一次次改组浪潮中收拾包袱离去,我们担心下一次是否自己再也躲避不过,在不太老也很不小的年龄被遣散。五十多失业,找工作也不是,不找也不是;最主要是一辈子当中创造力生产力最高的年代,全部为了家庭稳定,花在几份不喜欢的工作上。说心里没有不甘是假的,只是我们接受这种不是最佳选择的选择结果罢了。

我两个孩子都还小,在培养他们的过程里,我当然也希望他们能够象我这一代一样吃苦耐劳,脚踏实地懂得居安思危,愿意舍弃小我成全大我。但他们成长的安逸环境就是我提供的,我反过来要求他们不享受安逸,去想象非洲孩子没饭吃,中国贫困山区孩子没书念而成为一个自我鞭策吃苦耐劳的人,这根本行不通。将来他们人生路上一切在我眼里貌似不靠谱的事情,只要不是违法乱纪或者令他们个人受到伤害,我想我能承受得下,就让他们体验生活去吧。我能做的就是给他们一个选择的自由。

本文发表于51周报2013年11月9日版。转载请注明作者和首发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