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宝宝吃饭了,把IPAD放下吧。” “NO!” 小米一声大吼。我用平和的语气重复了一次,小家伙一点也不买账。看着我走近,他更是一步步地退到角落,两只小手紧紧地攒着IPAD,小脸通红,神情好像一只被逼急了的小野兽。

我搞不懂,IPAD也就是另一种玩具。这孩子和其他幼儿一样爱看电视,喜欢可以发出声音会动的玩具,也喜欢在公园滑滑梯堆泥沙等。不管在玩什么,把他叫停的时候总有点不乐意,但是都没有达到不让玩IPAD时表现出的愤怒水平。看到他反应如此激烈,我对他玩IPAD更加谨慎。

今年四月,看到一段新闻,是一对英国的父母把过度沉迷IPAD的四岁女儿送去心理医生那里做戒瘾治疗。这则新闻在互联网上引起了父母教师,社会学家,心理学家,教育学家等各界人士的激烈讨论。为这个女孩提供治疗的心理医生还设计了一个为期28天的数据排毒(digital detox)疗程,为那些对手机,电玩和网络上瘾的青少年进行专业治疗,疗程费用高达一万六千英镑。科技发展侵害人类生活之论四起,戒瘾治疗应用在学龄前的儿童身上,更让许多家长忧心忡忡。

我们一家人出去吃饭时,不时看见其他桌子的客人,一家大小两个幼童人手一个IPAD或者IPHONE。孩子们由进门那一刻起终眼睛不离玩具。爸爸妈妈把饭菜夹到他们面前,他们边吃边玩直至离开还是边走边玩,由始至终没有跟同桌的人说过一句话。的确父母和朋友可以吃一顿无噪音无干扰的晚饭,但是我情愿在餐桌上与二兽搏斗,也不想孩子们眼直直地盯着那个小小屏幕对周遭毫不在意与世隔绝。

525-112950-0.jpg

我家国际友人有个规矩,吃饭时间大家都不能拿手机,IPAD或者看电视,如果在家可以开收音机。进餐期间手机响,他瞄一眼来电显示,除非是在等电话安排事情,其他大部分时间他会直接把响铃按停然后继续吃饭。他认为大人在家庭时间内都应该不玩手机和其他智能玩具,给孩子做出榜样。平时孩子玩耍的时间,我们则鼓励他看图书,玩玩具,跟哥哥打闹,限制他一个星期只能在IPAD上玩二十分钟。

微博上看到的一张图如是说:现代人躺在床上玩手机,姿势和古代人躺在鸦片床上抽大烟是一样一样滴!许多成年人也有智能玩具上瘾症和依赖症,这对身体,心理健康和人与人面对面的社交生活造成了负面的影响。朋友们聚会各自玩手机,夫妻在家各自玩手机,父母子女同一屋檐下还要靠手机来交流。我上班坐公车里经常看到很多人开车也在玩手机,置自己和他人生命安全于不顾。

 这是一个数据时代,也是一个随时可以在线的时代。其实互联网不需要我们随时在线,我们自己不要上瘾,孩子们更加不要上瘾。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