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月前因我搬家需要改换驾照和健康卡地址,到交通部一办事处办理更新手续。工作人员一边输入信息一边问,“你愿意注册器官捐献吗?” 在交通部办事处改换地址多次了,被直接问及是否愿意成为器官捐赠者还是第一次。

当时先生就在旁边,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就替我回答了OK。我反问他:“你自己呢?你在器官捐赠注册名单里吗?” 他回答:” 当然在啦,人死了还在乎这副皮囊么?尽管拿去用。“ 我们从来没有讨论过这个问题但是对此事观点如此一致,让我非常安慰喜悦。我自己再次给了工作人员肯定的答案。

我的死亡观深受父母的影响。他们对生的尊重延伸到对死的坦然,非常看得开。两老的遗嘱早早就写好,身后事如何安排也一一嘱咐。他们希望尽量简单,火化后骨灰撒到江河大地上,不搞墓地墓碑,不占地球资源,对此我很赞赏。在我看来,任何形式上的约定俗成都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人死后一切都是浮云。如果灵魂离开,躯体的部分还能够帮到别人,捐献也好,医疗研究也好,岂不是如同重生般的造化?

曾经有位同事,儿子患有先天性的肺部囊性纤维症,从出生便一直在医院病床和家中奔走,唯一的方法是等待合适的肺移植。等了多年终于在美国有一对合适的肺,只是手术费用要50万美金。这位父亲于是到处奔走凑钱,找议员,找媒体,找安省卫生部,终于凑齐了钱给孩子做了手术。我目睹他的挣扎和努力,深深体会到为亲人等待第二次生命的机会的那种心情。

器官捐赠注册是由省府卫生部管理的,监管器官捐赠和移植的机构是Trillium Gift of Life Network,16岁以上人士才能注册。安省的注册率非常低,目前等待重要器官移植到人数约有1500人。去年省府推出了便于注册和宣传的网站beadonor.ca,仅花两分钟时间便可注册完毕,非常方便。从2013年2月起,凡是光顾ServiceOntario更新健康卡和驾照时,工作人员增加了亲自询问这一项,使得很多因为忙没有注册,或者没考虑到这个问题的人能够最终加入注册行列。通过近一年的努力,安省的注册率达到24%,然而大城市的注册率比中小城市和乡镇低得多。Ottawa 注册率是25%,Hamilton 是33%,Sudbury 是45%。多伦多的注册率则是全安省最低,只有14%。在多伦多市社区里面,downtown西部注册率为23%,Etobicoke 13%,East York 12%,North York 11%,而华人密集的Scarborough只有9%。

我们熟知的这几个华人较多的社区注册率如此之低,我猜想和宗教文化有关。道家和佛家都没有明确反对器官捐赠的理论,唯独儒家有“身体发肤乃父母所赐不可损毁”的规条,所以许多人对死后保持肉身完整有着强烈的心理诉求。一个人身上的器官可以救八条性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何况我们能救的也许不止一命?

是否注册成为器官捐赠者,不单是个人的决定。即使本人愿意,过世后如果家属阻挠,医院仍然会尊重加家人的意见,不会强迫执行。后人以“爱”的名义,绑架逝者意愿的事情多有发生。如果你决定要注册,请和家人好好地沟通。关于器官捐赠的各种问题,在Trillium Gift of Life Network的网站上有非常详细的资料和例证以供参考。http://www.giftoflife.on.ca/en/

这个网站的名字起得极好,Gift of Life,还有比给人新生命更伟大更有意义的礼物吗?

注明:本文发表于加华时报,转载请征求作者同意并注明出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