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今年九月我小儿子四岁,从家庭幼儿园转到学校学前班,虽说学前班是全天的,但是每天下午三点半要接的问题又开始让我头疼。

我住的这条街上小孩没有在那个学校念书的。大儿子的高中比较远,坐巴士无法准时到弟弟的学校。女友阿琳建议我在开学的头两周跟来接送的家长聊聊,看看有没有人可以代接。开学第一天正巧见到一个有过几面之缘的朋友,得知她的小女儿也在该校学前班就读。听我提起接孩子的事情,她建议我让她大儿子试试。她家大儿与我家大儿同龄也是十四岁,在附近中学就读,放学经常来接他的妹妹。朋友说,“我儿子从来为别人工作过,你给他一个锻炼的机会吧,就当帮我教仔。”我觉得这样也好,通过他妈妈微信上的推荐,我和少年小方联系上了。

我跟小方在微信上聊了大半个小时,他问了很多问题,时间地点要求,也告诉我他课后的安排,还叮嘱我要给学校提交书面授权信。经过几次的交流,我感觉小方做事情很仔细有条理,也很上心。看来他真正是把这件事情当作一个工作来体验和学习,我觉得这个少年真不错,比我老大靠谱多了。

其实我老大也就是在家里横,经常对我和他爸说的话进行质问和反驳,也会为一袋棉花糖和小他十岁的弟弟争个面红耳赤。外面他表现还是不错的,老师朋友们都说他是一个有爱心耐心,有礼貌且态度认真的少年。他最近去一个朋友家给两个小孩辅导做功课,一周两次。一个人带俩孩儿,一个七岁一个五岁,确实不容易。我跟朋友交代说,他哪些做得不好,可以改进的地方,你要给他提建设性的意见,因为这是为他好。再说,这个年龄段,别人父母说的话,他会认真听。

这就是孟子说的易子而教,个人认为它是Teenage阶段的一个辅助教育方法。孟子说:“势不行也。教者必以正,以正不行,继之以怒。继之以怒,则反夷矣。”父子之间相互求全责备会是父子关系疏远,伤了感情损失更大。

我的女友阿琳的女儿Teresa中学时有个好朋友Jenny,经常到她家来一起做功课和留宿。高中的时候Jenny的家里发生了变故,加上她觉得自己不合群,迁怒于母亲,全面封闭自己,拒绝与母亲说话,交流靠写纸条和EMAIL。她母亲对女儿的世界从此一无所知,为此非常忧虑但又不敢问,怕把女儿逼急了做出傻事。这位母亲约了阿琳喝茶,讲述了自己的忧虑,恳请阿琳对Jenny多加关注和爱护。也许是缘分也许是爱,Jenny对阿琳充满信任几乎是无话不谈。阿琳是一个非常懂得人情和分寸的女人,知道什么该跟Jenny的母亲说,什么不说。Jenny的母亲定时了解到女儿大致的心路历程,就这样直到两个女孩高中毕业。听说Jenny读大学后慢慢成熟,与母亲的关系有所缓解。阿琳舒了一口气,对能够在Jenny需要的那几年里为她提供安全感和信任感到欣慰。

移民家庭由于工作和生活需求改变而搬迁较多,一开始走得近的家庭由于各种原因也会逐渐生疏,难于让下一代建立发小的关系,保持长久的友谊。就算住在同城同区,两家之间走路能到的真不多,当孩子学业和课外活动一忙起来,定期的会面就减少了。和孩子来往最多的,往往是同一学校里读书认识的好朋友。他们的父母我们也许不认识,也许跟我们有着完全不同的背景和经历,按理说我们没有义务替别人管孩子。

然而作为同一个村落的父母,假如有这种机会,让我们能和别人的孩子建立信任,请珍惜这种缘分。不要视而不见,更不要出卖他们对我们的信任,你的关爱也许会改变一个年轻人的未来。

守望自己的孩子,也守望大家彼此的孩子,愿他们全都健康快乐地从小孩变成大人。

注明:本文发表与星星生活周报,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