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来加拿大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去过多伦多每年夏天举行的PRIDE大游行。一直以来我对同性恋这个现象没有特别的感受,属于那种既不反对也不支持,更不关心的态度。象PRIDE这样主题的游行,与我何干?相信大多数人都是这样,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经常听人说,同性恋者很好啊,我的同事,邻居,朋友,和谁谁,热心善良,很NICE,做朋友一流。是的,这些跟我们没有干系的人做什么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我们大都能包容。别说朋友同事,今天即使我的亲兄弟姐妹,姑姨叔舅等宣布出柜,我都能接受。唯独轮到是自己孩子,我会非常难受。我的先生是个在加拿大土生土长的第三代移民后代,他对同性恋抱着强烈的反对态度,尽管他没有任何宗教信仰。我曾经问他,如果你发现你的孩子是同性恋你会怎么样,他沉吟片刻回答:“我会对儿子说,对不起,我们的父子关系到此为止,祝你好运。”我不会这么绝,但可以用“儿要断背,娘要断肠”来形容。我不是在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因为这点不再成立。男同性恋可以通过代母替自己生子,女同性恋可以通过精子库自己受孕生产,此外还可以领养,想要后代可以做到。归根到底这仍然是一个文化,伦理和信仰的问题。

我在自己朋友圈里做了个调查,如果你的孩子是同性恋,你会接受吗?少数父母强硬回答一定不接受,多数父母回答是主观不能接受,但为了不想失去孩子客观上默许。还有些朋友多加一句:希望/还好没有发生在我家里,这种庆幸心理就是不赞同。诚然,与骨肉发生正面的违反我们这辈人伦理道德的冲突,是我们最不想经历的。

美国的一家著名调研公司Pew Research Centre做了一项关于对同性恋接受程度的全球报告,调查是在五大洲39个有代表性的国家进行的。其他国家就不说了,说说跟我们最有关系的加拿大和中国。加拿大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从2007年的70% 到2013年代80%,六年间增长了10%,与捷克并列第三,排在第一名的是西班牙,第二名是德国。加拿大的包容程度,比南边的老美还多出20%,这个结果让我有点意外,原来美国人在这个问题上保守的人数更多。那中国又如何?2013年的结果是21%的受访者接受同性恋,比2007年增加了4%。对移民来讲,从一个对同性恋非常不接受的国度,到一个对同性恋非常包容的国度,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思想的冲突和挣扎是难免的。也难怪在加拿大,许多华人社团是反对同性恋,公开抵制教育系统加入同性恋普及教育,反对政府性别自择化法案的中坚分子,越是年长的人反对的声音越大。

在如今这个风行政治正确的社会,公开说不赞成便被戴上“歧视”和“仇恨”的帽子。看看许多的政客和公众人物,为了选票和支持率有几个谁敢公开说不赞同?前市长福特每年都以家庭团聚为理由不参加多伦多同性恋大游行,但考虑政治影响仍然不敢明说而授人以柄,只是以行动宣告其思想。如果你是公务员,教师,社工,即使你有宗教信仰,说不赞同有可能会影响工作和事业。如此一来,你同不同意都被强迫同意,宪章内所谓人权自由在此就失效了。

个人以为,不赞同不等于仇恨,特别是不赞同今年五月温哥华教育局的性别自择法案,这与是否支持同性恋是两件事情。毕竟在这方面,灰色地带太多,任何人都可以用性别自择为理由,获取便利接近和伤害无法保护自己的弱幼人士。到最后我们做家长的不是祈求自己的孩子不是同性恋,而是祈求他们不要成为政策改变的受害者。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公平,维护一部分人就要伤害另外一部分人,一部分人眼中的正常就是另一部分人眼中的异常。当这种伤害是在法律庇护下堂而皇之地进行让你投诉无门的时候,全世界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国土岂不成噩梦之乡?

朋友说,你就是想得太多,等发生了再对付吧。很多事情在我们眼皮底下已经发生了,比如教育局修改性教育内容,还有各种名人不失时机地表白,社交媒体趁机推波助澜,说不定哪天你的孩子就被要求表态,被孤立,被同化洗脑,被迫违心地求全,不同志反而不正常了。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这是世界变化快?

注明:本文发表于加中时报,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原处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