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多伦多上两周冷极了,低温加风速效应接近零下三十度。市政府多次发布低温警告,让大家在户外的时间注意保暖。然而生活还是要照常进行,每天我还是得接送小儿上学放学。在接送孩子的时候,看到许多华人的孩子是爷爷奶奶来接送的。这样的天气里,爷爷奶奶们依旧准时无误地出现,一手替孙儿们提书包,另一手牵着孩子紧紧地靠近自己,用自己的身躯替他们挡着风寒。冰天雪地看他们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回家,一举一动都是爱,爷爷奶奶是让人感动的守护天使。

我没有见过我的爷爷奶奶,听父亲说他们很早离开了人世,连照片都没留下一张。我的外公在战乱逃难中病逝,我也没有见过。外婆倒是长寿,她在我妈妈几个兄弟姐妹家轮流住直到八十多岁去世。外婆有着那个时代的重男轻女的封建观念,厚此薄彼的表现是毫不掩饰的。我是外孙女,在她眼里自然没有我舅舅的儿子们重要。她在我家住的时候,很少和我说话,我的童年里没有与外婆一起的美好记忆。也许是因为这样,我觉得有爷爷奶奶或者外公外婆在身边陪伴的孩子是幸福的。

我的大儿子就是这样一个幸福的孩儿。每个礼拜某天放学后,他会去我母亲那里学习中文。这个习惯从他四岁开始,在我母亲的坚持下,他也坚持了十年。我们和我父母不在一起住,但每周必然有一段时间在一起。从去年开始,儿子学完中文后,会跟外婆一起去超市买菜,帮忙拉购物车拎重东西。母亲逢人便夸:“看,这是我大孙子,已经帮我做事情了。”做完正经事情,我父母会给他下一碗馄盹,煎一块葱油饼,这是他最喜欢的也是跟祖父母一起吃的最经典的食物。我的母亲非常独立,有能力,求知欲强,很重视学习。这些年来她个人作出表率,对大儿子的积极影响我是看得见的。儿子经常说,外婆永远都这么努力勤奋,对我期望好高。等我考上大学的那天,外婆一定很开心。有个别时候他做错事,我教训他说:“你要这样下去,等你一满十八岁,不要在我这儿呆了,自己过日子去。”他想一想,反击道:“你把我赶出去,我到外婆那儿去住,她一定会收留我的。”心里有外婆和外婆的家做后盾,底气都不一样了。作为祖孙两代中的夹层中人,我也倍觉幸运,时时感恩。

看着父母年老,我不时也会想到我自己年老的事情。身边很多同事退休,我们经常聊到退休之后的生活。很多人都打算在子女养育下一代的时候,扮演一个积极的祖父母角色。在祖父母眼里,生命的延续是抗衰老的强心剂。对孙辈来说,祖父母比为了谋生而早出晚归的父母更加有耐心,有时间来关注他们的变化和需求。祖孙之间良好的感情纽带和精神上的互相滋养,对双方的心理健康有着极大的帮助。

等我有孙子孙女,条件允许的话,我会每个周末陪伴他。我会带他去公园,捉虫子,去野外放风筝,我们会一起去旅行。我会跟他讲很多故事,做他的聆听者,保守他的小秘密。我会给他一种今天我大儿子具有的信心 – 就算没有爸妈,还有Grandma.

注明:本文发表于加中时报,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始发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