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最近在微信里看到一篇中国留学生写的《中国人如何起一个适合自己的且不被吐槽的英文名》文章,提到中国人起英文名字为的是给本地人留下较好的印象,便于交往沟通。我二十年前在国内应聘外资公司,面试通过便被要求给自己取一个英文名字。当时年轻没有见识经验,以为这是公司守则里必须遵守的一道程序,立马取了个英文名。

我九五年来加拿大,当时来自大陆的移民非常少。到二千年左右公司里的亚裔同事渐渐多了,移民数量猛增。那时候感觉还是受到歧视的,公司里的华裔,印巴裔,越南裔,菲律宾裔等成立了亚裔员工协会,高举平等多元共存的大旗,轰轰烈烈地高调搞了许多活动。记得有过一个讨论热题,就是为什么移民要起英文名?那个“让外国人更加好记我们的名字以便沟通”的答案引起了强烈反响。有人说,如果华人印巴裔的名字不符合国际音标惯例不好念,那些东欧,非洲,中东同事的名字又长且多辅音也很难念,为什么他们就不取英文名?他们本地人要尊重接纳外来文化,不应该花几分钟学习我们的名字的正确发音吗?原来许多民族跟我大中华一样有着“坐不更姓,行不改名”的原则。那段讨论过后,有几个同事便在公司档案里把名字改回自己护照上的拼音。

十多年过去了,随着大多地区移民数量猛增,移民二代逐渐大学毕业在本地就业,公司里的亚裔族裔员工数量已经多到不好意思再用“少数”这个词,相关的多元文化活动也逐年减少,主题也从振臂其乎争平等变成了排队坐吃果果的联谊活动。对于已经拿到工作以和本地工作经验的的移民来说,用英文名还是中文名还是双名齐下,已经不重要了。然而对于还在找工作的移民朋友,坊间认为取个英文名字有点实际的作用。许多雇主在筛选简历的时候,“下意识”地避免那些对他们来讲陌生的,难念的,一看就是外来人口的应聘者简历。英文名字看起来舒服亲切,大家都这么认为。

多伦多大学经济系教授Dr Philip Oreopoulos 在2011年做了一项研究,写了一篇论文Why do some employers prefer to interview Matthew, but not Samir? New evidence from Toronto, Montreal, and Vancouver 《为何雇主们情愿面试马修而不是萨米尔?来自多伦多,蒙特利尔和温哥华的新证据》。他和他的研究团队向三大城市公开招聘需要大学本科学历,流利英文的专业工作的公司发出了七千份虚构的简历。简历分成四类,第一类的求职简历上使用的是白人名字,比如Carrie Martin或者Greg Johnson,他们具有加拿大本地本科学历和三年相关工作经验。第二类的简历求职者具有类似的本地学历和工作经验,只是名字是华人,印巴裔或者希腊裔等。第三类的简历是华人印巴裔名字,外地学历本地工作经验;第四类是华人印巴裔名字,外地学历外地工作经验。研究结果显示,第一类白人名字的求职者比第二类其他族裔多出百分之三十到四十的面试机会。第二类又比第三类求职者的面试率高了十个百分点,至于第四类嘛,基本上就是没回音。

Oreopoulos教授随即访问了这些公司负责招聘的人员,他们都拒不承认在筛选应聘者时对名字有偏见而左右了面试的决定。教授请他们对这个实验结果作出评论,他们说“其他”招聘人员可能觉得非白人的名字显示了求职者是新移民,语言水平和文化隔阂肯定有差距,未必能是最佳人选。

这份论文里的数据也显示,起个英文名字不改姓氏,对求职的作用不大。连名带姓都是白人的,比如Robert Smith才有作用,面试机会大得多。如果只是加一个英文名,Robert  Zhang  跟 Ming Zhang 的区别不大。所以,那些为是否取个英文名以便更好找工作而纠结的朋友们,用你本名就行了。

时代在改变,共同在一个社区生活,本地人民对移民的接纳和熟悉每日在增加,这是不可逆转的。互相认识越多,理解越多,包容越多,信心就越多。这种“下意识”的歧视虽然不能几年就消失,但始终是慢慢在改变。至少在移民二代的求职里,我看不到非白人名字和白人名字有明显的区别。当然,这与华裔印裔孩子学习成绩超强是分不开的。

凭实力凭资历,移民们可以胜任本地的许多工作。我们能做的就是,在职的移民做好每一份岗位,让雇主知道,移民绝对是能干活不生事的最佳雇员,有空缺机会便推荐自己的同胞。假如孩子们有兴趣的话,我鼓励他们长大从事HR或者猎头工作。他们在移民家庭长大,知道一个非白人的名字不代表未知和可怕,相反它代表了勤奋和上进,因为这是他们父母的亲身历程。

注明:本文发表于加中时报,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

想要获取更多独家原创和与本人互动,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mtea_canada

扫描二维码如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