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加拿大是全世界第七大热门留学国家。它的多元文化政策,朴实民风,安全社区,还算不错的总体教学水平,让许多家长放心把孩子孤身送来。过去10年来,加拿大留学生总数增加了84%,他们每年为加拿大带来八十亿元的相关收入。到2014年,海外留学生总数达三十万,超过八成落脚于安省,BC生和魁北克省。到加拿大高中或者小学的留学生占16%,而且每年向低龄化发展。拿多伦多来说,小学和高中每人每年总花费(学费,生活费,杂费)约三万加元,为本地公立学校带来六七千万元的年收入,成为重要的资金来源。私立学校费用则更高。多伦多公立中小学约有2,200名小留学生,来自中国大陆的占75%。由于教育局要求每位17岁以下的留学生必须有监护人,找个可信的成年人托付未成年的孩子便成为一个重大的任务,否则只能够托寄宿中介公司监护,去寄宿家庭居住。

最近和朋友们吃饭,知道好几个家庭都接待了小留学生在这里念中学,他们多数是国内亲戚的孩子。当我们自己的孩子开始读小学中学时,国内同辈亲友们的孩子也逐渐成长,于是各种为孩子出来铺路的打探活动开始。回国时,亲友们带上孩子要求约见。饭桌上家长介绍孩子多么懂事,英文学得多么好。然后就是打听你本人的家庭状况,房子结构,所住学区等等。再就是问各种生活费用,换算成人民币多少钱一个月。说了这么多,你心里多多少少已经知道后面的正题:“我想过两年把孩子送去你那个城市读书,住你家行吗?你做监护人是最佳人选,我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做的。”做监护人,还要提供食宿,无疑是等于多养一个孩子。对这种额外的长期的重大责任,我是非常谨慎的。

作为母亲,我非常清楚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中需要付出多少心血和关注。孩子未能完全自立的情况下远离父母独自求学,他所需要的帮助和关怀比本地的孩子更多。在小朋友的留学生涯里,监护人扮演着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有形同父母的道义和监护责任,却没有形同父母的长期培养的信任和感情。尤其孩子在青春发育期间,身体和性情发生改变的同时要应付全新的学习生活环境,挑战相当大。自己的孩子在此期间我尚且要小心应对避免冲突导致过激反叛行为,别人的孩子我就更加不能说了。如果别人的孩子在自己的监护与屋檐下出现了行为的,情绪的或者健康上的差错,我怎么跟人家父母交待?

有的父母喜欢孩子交给别人,自己不管。有次回国和老同学见面,他洋洋得意地对我说,“养孩子有什么难的?我生了两个,跟爷爷奶奶住在隔壁大厦,走路五分钟到。有了爷爷奶奶,再请两个保姆,一切生活起居学习娱乐他们都搞掂,我有空过去看看就行了。孩子不也一样好好的,哪像你说的那么操心!” 还有一个把孩子从小送昂贵的寄宿学校,一礼拜只有周六见面,有事情找老师解决,老师对孩子的了解照顾比父母多。还有的父母觉得树大自然直,在你家住只要给孩子吃饱就行了,其他的让他自己去锻炼。“不就是饭桌上多添一双筷子吗?你自己反正也是要做饭的。”问题是我自己孩子说我不饿我就不做饭了,但不能不给你孩子做饭。有的父母为孩子呕心沥血,有求必应,百般呵护,孩子养成了许多自私自利不顾他人的坏习惯。我自己孩子犯错误我可以处罚他,没收电玩和手机,但我不能这样对你的孩子。他们跟我的育儿理念完全不同,我不能说别人的想法就不对,只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这样的父母托我做监护人,我绝对不干。

家里有小留的朋友们偶尔有怨言,说孩子整天玩游戏无心向学,或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与世隔绝,作为监护人,想说不敢说,想管不敢管。这种混杂了推脱不掉的责任和难以担当的后果产生的无奈和压力,不是金钱报酬可以淡化的。在你答应做小留监护人之前,仔细想想你是否能承受。

注明:本文发表于加中时报,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原出处。

想要获取更多独家原创和与本人互动,请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午夜茶轩: mtea_canada,扫描二维码如下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