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在中国,“啃老”现象严重,已经要到立法解决的程度。我原以为这是中国日本韩国的特有的社会问题。这些年来仔细观察,发现其实在加拿大,这种现象也很普遍。

我公司的旧同事Lisa(化名),是位白人妇女。她快六十岁了,一直对退休还是不退休的问题把持不定。我问她不退休的原因是什么,她说主要是两个年过三十的儿女还住在家里,象征性地付点房租,其他生活费用还是老太太补贴。 多年前她刚结婚没多久,连着生了两个年幼的儿女,丈夫就和自己闺中密友跑了,从此人间蒸发不见踪影。她自此对婚姻和男人心灰意冷,一直独居把两个孩子养大。好不容易两个孩子都成人,搬出去过各自的生活,但是没过多久又都搬回来了。女儿是因为感情失意,每次和男友分手,就搬回来母亲这里进行身心和财政的调养。儿子是因为没有什么才能和志气,每次失业,就回来蹭饭,久而久之什么都不想做了。女儿带回来一只猫,儿子带回来一条狗,最后都是老太太不情愿地当了主人,负责宠物的花费。她其实很想退休,到处旅游一下,过自己想过的生活,但是又不好硬生生地把孩子赶出去。日子一天天过去,眼看他们也没有积极改进人生,争取早日搬走的意思,这让老太太压力很大。

有一天 上班,Lisa什么事情也不做,就拉着我们倾诉。原来前一天她女儿的猫急病发作,母女二人在上班前不得不送猫到兽医所急诊。兽医说先要照X光诊断才能决定下一步治疗,女儿不知道是一时糊涂还是怎么的,只留下家里的联络电话。当天兽医诊断后认为要立即动手术否则这猫就没命了,打电话征求主人意见但是家中无人接听,兽医处于人道主义精神给猫进行了手术。等她们母女俩下班后去领猫,才知道X光费用800元,紧急手术费1500元,一共要支付2300元。如果将猫人道毁灭,费用只是300元,但必须经猫主同意才行。找不到人他们只有抢救了。女儿一听,就说自己没钱,让妈妈先垫着,将来有钱慢慢还。Lisa也不是富有的人,这样一笔突然的支出让她很不爽,但也只有先刷卡付了。这件事情让她觉得不能再让儿女这样蹭下去了,必须硬起心肠让他们搬走,学会独立。后来她怎么跟子女说的我不清楚,只知道过了没几天猫还是死了。Lisa六十岁生日,我们部门同事一起买了蛋糕给她庆祝。一边吃蛋糕她一边兴奋地宣布:”我终于解脱了!女儿这次的男朋友应该是会好下去了,他们很快就会结婚。 儿子也找到工作了,就是偏远一点的小镇,见一面不容易。我正式和公司讲愿意提早退休,公司给我一笔遣散费,我把房子卖了,就到处玩玩去。”我们都替她高兴。

另外一个同事Grace(化名),是移民很多年的香港人。她自己和夫家很多兄弟姊妹都在大多地区定居。有天她让我看看她外甥的简历,看我有没有什么路子给他找份专业对口的工作。她外甥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CBC,念了个平面设计的课程,专业水平不好也不坏,就是看过即忘的大众水平,加上性格内向,找工作十分不顺利,一直就住在父母家里。没收入,还嫌父母做的饭菜不够丰富,就搭着他们一同去超市买菜。父母都是挑实惠打折的买,他是不贵的不往购物车里放,最后还是父母买单。久而久之父母就想法儿避开他,趁他早上睡大觉的时候偷偷出去买菜。我听了不禁慨叹惊呼,“做父母做成象贼一样,买菜还要偷偷的,那还成什么体统?” Grace说,“那是他们唯一的孩子,你叫他们两老怎么拉得下脸来赶他出去?总不能见死不救。”我说:“他没死,他过得好得很呢!宠坏了,不行不行!” Grace说,“你就帮帮忙吧。这还算好的,我要是告诉你我侄子的事情,你就更不平静了。希望你的儿子将来不要这样吧。” 我说:“我让他送pizza去也不能赖在家里等什么专业对口的工作!”

据加拿大统计局2006年资料显示, 加国四百万年龄20到29岁的年轻人当中,44%和父母同住,比2001年高出3个百分点,比1986年高出12个百分点。全国又以Newfoundland 和Labrador 省份最为严重,52.5%的年轻人仍然和父母同住。他们给这代年轻人起名Boomerang Kids,意思就是走了又回来。分析者认为最大的原因是经济,房价和生活物价的升高,就业和收入不稳定,使得年轻人无法承担独立生活的费用。而就业前景不佳又逼使许多只有高中毕业文凭的年轻人重回校园接受高教或者选修技工课程,以便能够有更好出路。这个漫长的成年教育通常维持到他们三十岁生日。

看了许多身边的个案,我觉得在这边的啃老现象不是由于房价过高等个别原因而引起的。 很多是由于父母过于照顾和保护,造成了子女懒散依赖的心态。当然,从目前大多地区的房价来看,等我儿子成年的时候靠他自己的确买房有困难。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读完大学,也不是所有大学毕业生都能找到年薪高的工作。靠普通的工作收入交完税过独立生活要存下八万十万的首期非常难,只有住在父母家中减少衣食住行中占最大头的住的固定开销,才可能买到自己的物业。啃老,也许真的是无奈。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