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某日我去华人超市买菜,周末人多,肉部那里要排队。在我前面是一对年轻男女,手拉着手,男孩手里提着个菜篮,女孩一脸的甜蜜,他们脸上稚气未消都还十分年轻,大概是留学生吧。轮到他们了,女孩子有点犹豫地指着玻璃橱柜里的一块排骨,跟柜台的师傅说:“麻烦你给挑一块这个。” 师傅问:“要切吗?”女孩子愣住不知如何回答。好心的师傅又说:“你是要蒸还是要烤?” (也就是说,蒸的话就切,烤的话就不切) 女孩子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看见师傅渐露不耐(后面很多人等),只好说:“那就切吧。” 师傅秤好了正准备拿去切肉机那里切,小姑娘又说话了:“师傅,可以不可以不要骨头?” 师傅白了她一眼:“阿姐,你要的是排骨,怎么会没有骨头呢?你想清楚了没有?” 女孩子窘得脸通红。

我忍不住暗笑, 回想起自己结婚后第一顿饭也烧糊了,同样的让人贻笑大方。我们两个都是家里最小的,家务活除了父母有哥哥姐姐顶着。加上那时候为了能考上重点这个重点那个,只要把学习搞好了其他什么可以一概不管。我哥哥有次愤愤地说:“你呀是一好遮百丑,十个指头粘在一块儿什么都不会干,看你以后嫁了人怎么办!除非你未来老公会做饭,不然看你喝西北风去!” 没想到这句话还真应验了。我大学毕业没多久就出国了,出国后安顿下来又匆匆回去结婚,再申请LG过来团聚。在这之前我们都和父母同住。他来了一年多后我们有了自己的家。第一天晚上到吃饭时间,我们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做呢?我是女人,应该是我去吧。我好不容易凭着记忆和感觉烧了个鸡翅膀,炒了个青菜。鸡翅膀烧糊了,青菜炒得太老,都是火候没有掌握好。把菜端上饭桌,LG坐在那里等,说:“就这些?怎么没有汤?” 在国内他妈妈每天做三菜一汤他习惯了。我觉得自己好白痴啊,怎么没想到要做饭呢?再回忆起哥哥说过的话,我把心一横,哼!不就是三菜一汤么,我就不信搞不掂!那时候互联网只限于发EMAIL,不象现在信息随手拈来。我第二天马上去买了几本烹饪书,照着书慢慢学着做。其实普通的家庭饭菜不难搞,有心的话很快就可以上手。我觉得我在烹饪这方面还是很有天赋的,不至于闹没有骨头的排骨这种笑话。实践的同时我不断向厨神老爸取经,一年后去老妈那里吃饭,有客人来,老妈居然点名要我炒菜,受宠若惊啊!第一次回国时我进厨房说要做饭,哥哥不相信。还是家里老领导老妈站出来说:“她现在会做饭了,炒菜还不错的。” 终于平反了!

爱人同志在做饭的时候,我问他在哪里学的。他觉得我这问题问得好奇怪,“学校里学的呗,人人都会啊!” 他在十一,十二年级的时候有门课叫Home Economics,现在改名为Family Studies。课程包括建立一个家庭的基本需要,比如要有瓦遮头,有米下锅,有布遮羞,有收入进帐,这就涵盖了对找工作和劳务市场的初步认识,如何与人共同生活,如何照顾孩子,如何管理家庭的财务和资源,食物营养学,如何在多元的社会与人交往等等。当然纸上谈兵虽不能教得很深入到位,但至少高中毕业的男孩女孩如果打算离开父母出去生活,还知道自己要承担很多事情,不能意气用事。爱人同志说,“我别的课程不感兴趣,特别喜欢烹饪课,那时候长身体,一天到晚就想吃!在课堂上做好了立马吃,吃完了自己的吃别人的,多爽!” 要是我们高中那时也教这些基本的知识,我们都不用摸着石头过河了。中国的教育体制培养出来许多学习好分数高生活能力低的人,好像到现在也没有什么改进。学校不教,只有靠父母言传身教了!

在加拿大的各位不用操心,等我们孩子高中时,自然会学到的。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