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现在大家闺秀懂些啥我不知道,以前就是得通晓琴棋书画。按那时的标准,本人不是大家闺秀,也非小家碧玉,更不是织女,只能做女侠(爱好打不平)或者媒婆(喜欢撮合人家)。琴么只学过口琴;棋呢就是五子棋和跳棋;只有书画这两样还算有点修行。我六岁时便跟外婆学习书法,从描红开始抄毛主席语录,总是不明白土豆加牛肉 不须放屁的 深意。初中时我那班级把书法作为必修课之一,大练苦练钢笔字和毛笔字,练得热火朝天,我那一班出来的基本上没有字写得不好的。我当时写的是清秀工整的赵体。字写得好,朋友亲戚都以得我一封手写书信为乐事。至于画,看到我从小喜欢到处涂鸦,妈妈认为我有潜质,便让我课余去少年宫学画画,一学就是九年,风雨无阻,寒暑不改,最后考上了广州美术学院,专业是版画。现在回头看,我觉得自己有兴趣而无天赋,不应该走那条路。这个话题此次暂且不表。琴棋书画,是过去社会对文化和修养的要求。如今不说在北美,就是在国内这些宝贵遗产也渐渐失宠失传,取而代之的是西“洋”和东“洋”文化。而在国外的移民,主要目的是解决谋生创业,就业安家,上有老下有小地过好日子,难有闲情慰籍水墨丹青之心。

妈妈有位老同学准备搬去老人公寓,家里处理很多东西,让我去看看有什么合适的。到了二老家中,我眼前一亮,屋里的摆设装饰基本上是中式的。墙上挂的是书法, 国画,巨扇,红木家具,角落摆着青花大瓷瓶,到处是小玩意和民族手工艺品。玻璃餐柜里有一套少见的黑色景泰蓝餐具,十分有味道,立即吸引我眼球。这两位老夫老妻自高中便从香港来加定居,在此念大学,一个在Hydro One,一个在Bell Canada退休。他们在加拿大呆了六十年有多。由于在这里念书以及长年在西人公司打工,他们虽然能够看懂中文报刊,广东话却讲得十分费劲,很多时候忘了词就用英语代替。我欣赏的是他们如此西化的同时又能保持这样一个家居,很难得。(现在很多人买家具都去IKEA, 做工粗糙样式单调,哪有什么传统和文化可言?)二老热情招呼道:“看到什么喜欢就说,价钱是很相宜的。”虽然我也喜欢那些摆设,但是和我家里的家具不配 套,而且两个儿子跳上跳下准给破坏了。我喜欢吃,天天对着一套精美的餐具就是喝白水心情也会很好。于是我就指指那套景泰蓝餐具,老爷爷马上说:“小妹你真 有眼光,这是我家祖传的,到我是第三代了,不卖的。”我一边欣赏他们的家居,一边想象着我如果有这样一个家该是多好,孩子们多少受点熏陶,他们的朋友来也 可以领略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可惜梦醒时分马上就到了,我现在没有这样的条件,啧啧羡慕一番后离去。

从他们家出来,我突然间很怀念书法。那气定神闲的挥毫,笔画架构,疏密间隔,凝神贯注,让人在快节奏的琐事惯性中慢下来,静下来。现在有了电脑,除了签支票,签合同,给孩子签permission form,很少写字。一支笔油墨干掉的次数比写完的次数多得多。最近友人回国,我便托她买笔墨纸砚带过来。她发EMAIL来说:现在这些文房四宝还不好找呢。我跑了广州好几个地方,选择也不多。给你选了性价比最好的,几样东西就花了三百元。我感叹:“风雅无价却有价,辛苦了!

 

DSCF0078.JPG 笔墨纸砚拿回来了,我如获至宝。我的祖宗啊,红袖添香的日子就要开始了。可惜在月如钩的夜里身边无头戴方巾的书生陪伴,无言独上西楼,只听着电视机里隐隐传来冰球赛的鼓乐呼喝之声。。。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