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表记

《1》   你去世数月后我才在网上意外看见“旧”闻,这不是首度网遇大名,但这次迎面一张小照,我心头蓦地轰然一静。 “诗人名探作家约翰‧强斯顿上周去世,享年六十八”──我记起从前你自嘲的预言:“将来我死了,世间只会记得这两本毫无学术价值的垃圾!” 我嗤声一笑,流下泪来。 照片中已发稀的你一手托颚微笑,一脸意气风发,这是你当年成名作的封底小照,可以看出正处人生巅… (阅读全文)

阳痿解围

张丽珍与先生郑武雄是住在台湾的一对五十岁左右夫妻,两人结婚二十多年后她发现他有外遇,对方是个离婚中年妇女,名叫王莉莉,还比他大两岁,姿色也完全比不上自己。 张丽珍虽然非常气忿,最后还是决定原谅先生,但一年多后又发现两人藕断丝连,这一次她不再轻饶。 悄悄收集证据后她控告两人通奸。 在法庭上张丽珍上呈证据,包括先生与王莉莉在一起的照片、去汽车旅馆开房间的… (阅读全文)

想和任何人坠入情网吗?这样做!

二十多年前心理学家Arthur Aron成功地使两陌生人在实验室中坠入情网。去年夏天,运用同样原理,我站在午夜桥上睁睁望进一男人眼睛整整四分钟。 我曾攀岩光靠一根绳吊在悬崖上,但默望一人的眼睛四分钟是我此生干过最刺激且最恐怖的经验。 早些那晚男人说:“我在想其实只要有一些共通点,你可以跟任何人坠入情网,但如果真是这样,你该如何选择这个人呢?” 他是大学时期的普通… (阅读全文)

我偷窃,因为寂寞

Dear Sugar, 许多年,我偷窃,或大或小,强迫症般无法自制。 那些年我服用多种精神药:忧郁症、焦虑、失眠。我想那些药使我丧失自制力,常常没来由地突生一股无法压抑冲动,敦促使我偷拿这朋友的牛仔裤、那朋友的书,或一没人住空屋前花盆。 一次甚至从未来婆婆的钱包中偷钱。 每次我都企图劝阻自己,但终究无法克制。 我已不再偷窃,不吃那些精神药已经六年,现在我能够管制… (阅读全文)

女人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可靠的水电杂工

这些年来我们关系暧昧不清。 在某些眼中,你我大概是藕断丝连难画句点的“过去‧‧‧进行式”;在另一些眼里,我们也许被视为曾经轰轰烈烈后犹能细水长流的难得友谊。 然而在你眼中呢?‧‧‧一个无法完全卸下的包袱?‧‧‧一个无可奈何好在并不致命的宿命? 一次微醺你曾笑着咬牙模仿电视名句:天晓得爱上一个令你抓狂的女人是个怎样不幸的诅咒? 不止一次地我也曾带笑威胁:当心点,这… (阅读全文)

返乡

溪水急着要流向海洋          浪潮却渴望重回土地 在绿树白花的篱前            曾那样轻易地挥手道别 ─ 七里香 席慕蓉 他生长烽火漫天的二战日本,一个穷乡僻壤滨海小村,家家户户非讨海即务农。 他们家世代打鱼,他最小,没念几年书便随父兄上船… (阅读全文)

为什么偷情网站男女悬殊?

根据心理学家Dan Ariely在偷情网站Ashley Madison的研究发现,男女会员比例总是与当地的男女收入成正比,亦即当男女收入差别大,比例也悬殊;若收入平均,则旗鼓相当。 这意味着男女悬殊的最大原因是女性经济上的弱势、缺乏安全感。 并且根据Ashley Madison统计:当今会员成长的引擎来自女性。 当然男女偷情的动机常不相同,男人寻找性,女人寻找passion(重寻初恋被渴望的感… (阅读全文)

男人精子脱身,即成礼物?

前不久看了一集“Law & Order”电视剧,故事主干“精子窃盗”新奇引人,Law & Order向以采撷社会热门话题、新颖现象闻名,这“精子窃盗”描述一年轻貌美女子,出没纽约酒吧勾搭男人,偷偷在酒内下药后盗取精液。 也许有些男人会说:“哈,这还需要盗取?大爷我免费奉送还到府专送!” 臭美!──人家姑娘她只挑名人、精英或成功企业家。 哎,等等──也许有人会问──俺只听过男人下… (阅读全文)

入画桃花源

标签:

从此每隔一阵子我会去陈奶奶公寓喝茶赏画,直到好几个月后的一天下午我才猛然发现惊叫出声,“画里的这个老太太‧‧‧她上次不是在这里的!我记得她原本是‧‧‧是站在这溪边和洗衣的女人谈天‧‧‧不是吗?” 难道我竟会完全记错了?我惊疑地看向陈奶奶。 她纹风不动坐在椅上微笑,数刻才道:“是的,妳总算注意到了,她几乎每个月都会更换位置的。” ———————————-… (阅读全文)

预卜离婚的爱情实验室

标签:

一对年轻新婚夫妇到一个景色优美的湖畔小木屋共渡周末。 周日早饭后太太在厨房洗碗,先生坐在餐桌继续喝咖啡玩手机,突然太太兴奋地叫道:“你看窗外飞来一只罕见的金翅雀!” 她是个业余的观鸟嗜好者。 先生低头继续玩手机,彷若未闻。 “看他身上羽毛多漂亮!”赞叹之余她又转头去催先生快点来看,他依旧没抬头,不耐烦地回道:“我在忙,你啰嗦什么鸟呀!” 五分钟后等他终于从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