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有女初长成,要裸奔!

字体 -
标签:

后来妳才醒悟,事情源头应追溯至去年:

一周末女儿从伯克利回家,告诉妳她同学南希吴突然成了全校议论的风云人物:这个感恩节长假她没回中西部家,跟个男同学趁学校冷清没人到教室、图书馆及其它校园辟静处做爱,还把经过写下来登到校报。

一时全校哗然,有人骂、有人挺,但南希一下子从默默无闻成了瞩目名人。

“我听蒂蒂说,她写的大部份不是事实,是真有个男同学,但没有她写的那么疯狂。”女儿说。

妳不解地皱眉问为什么?

“因为她想要从东方女孩就只会乖乖读书的保守形象解放出来。”

“那也未免太矫枉过正了吧!”

妳不大在意地回道,因为妳压根儿就不担心女儿做出类似行为,她从来是只爱念书的乖乖女,当隔壁比她小一岁的好友姬娜因男友大闹家庭革命时,她完全没有任何跟进的兴趣。而且她每个周末带脏衣服回家,妳在报上读过的:只要她还肯带衣服回来给妳洗,妳就应该恭喜自己──这表示她还是妳洁身如玉的乖女孩!

但是一天在饭桌上,这个纯洁玉女突然宣布:她打算参加下个礼拜的校园裸奔。

老爷还含着半口饭的嘴蓦地停止嚼动‧‧‧愣张,妳只好挺身代表回应:“裸‧‧‧裸,妳是说,嗯‧‧‧没穿衣服的裸奔?”

女儿解释这是伯克利的校园传统,每学期期末考前学生集体裸奔图书馆纾解啃书重压,今年她打算参加解放自己“只会读书其它什么也不敢的东方乖女”狭隘形象。

“我想事先招呼一下,免得你们从别处听到太过震撼。”女儿终结道,很清楚地表示她是在“招呼”,而非“征询”。

女儿上楼回房后,妳在老爷敦促下跟上去“母女谈心讲讲体己话”。

妳说妳绝对赞成自我成长突破形象,可是需要这么剧烈裸奔给别人看吗?

“我又不是裸奔给别人看,这是我给自己的19岁生日礼物,跟自己证明我不是只会念书其它什么也不敢的东方书虫!”

19岁生日礼物?好耶,于是妳大力鼓吹她去染发,或者穿耳洞?甚至连无伤大雅的小刺青都搬出来!

“妈妳又不是不知道,我对那些衣饰妆扮一点兴趣也没有。”女儿推推鼻上那只古板的黑框眼镜说。

突然妳想告诉女儿:不要急、不要担心,虽然现在没有男同学对妳大表兴趣,但以后等妳毕业进入社会将是另一个完全不同宇宙,妳看妈,当年大学不也是只除了功课好其它平板乏味的楞小鸭(不丑,但也谈不上美),后来不也顺顺利利地嫁了像妳爹这样人品相貌工作都优秀的男人?

但不知怎么地,妳实际说出来的却是:嗯‧‧‧妳是不是对‧‧‧嗯,哪个男同学有兴趣?

女儿看着妳成熟平静地回道:“妈,妳别胡思乱想瞎猜了,我想参加裸奔完全是因为自己,没有任何其它秘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从小到大我做过什让妳担心睡不着觉的事没有?妳不要胡思乱想瞎操心了!”

骤然妳发现女儿真的已长大成年,有自己的思想与主见。妳抱住她双眼有点潮湿忍不住脱口:“我的好女儿乖女儿,妳知道妈绝对信任妳,无论妳想做什么,我跟妳爹都会全力支持的。”

话一出口妳便后悔:这不摆明了支持她裸奔?

那晚妳跟老爷彻夜商讨战略,结论是第二天妳赶去搜购夏天滞销没卖完的比基尼。

跑了一上午好不容易完成重任兴奋回家,却发现老爷一脸悠哉躺在客厅沙发冲妳傻笑:“我去隔壁跟麦克谈过了,他说我三天两头拿涂血漆的斧头追杀来我们家找姬娜的荷尔蒙少男,你这裸奔小事一桩,算什么?”

妳一听就知道他跟麦克开了啤酒会,妳不理他径把成果拿出展示。

老爷一见瞇笑道:“也许我们应该上楼让妳先示范一下。”

“示范什么,又不是我裸奔!”

“哈,妳裸奔,那不成了万圣节大游行!”

“找死!”妳将纸袋朝他头上砸下。

女儿说:“我参加裸奔就是要挑战自我界限,穿比基尼去裸奔不等于脱衣服放屁毫无意义!”

女儿来美太久有些成语已经生疏,不过她终究在妳怂恿下带走比基尼。

从星期一开始,妳跟老爷就每天数通电话:到底是奔了没有?

这裸奔是半即兴,只知道是这个礼拜,届时通知。

女儿不耐烦起来,下令不准再电话骚扰,“乖乖等我周末回去再告诉你们结果。”

妳跟老爷打赌女儿会穿比基尼,若妳赢了他三个月只能每周三瓶啤酒,他赢了妳得穿比基尼在家里裸奔!

好不容易熬到礼拜五晚上女儿回家。

“结果呢?”妳跟老爷涌上劈头就问。

“什么结果嘛,妳在说什么?”

去,这小鬼──我跟你爹朝思暮想都熬五天了,妳还卖关子!

当然妳不敢直言这其中另有玄机──搞不好老妈子我还得穿比基尼裸奔呢!

“星期四晚上天气实在太冷了,所以‧‧‧我就暂延了。”女儿坐下后宣布。

暂延?‧‧‧妳和老爷愣了两下子才顿悟,赶紧七嘴八舌附和:“暂延好,不急不急,明年再奔不迟,天冷感冒怎么办?马上就大考可不是闹着玩!”

女儿拿出笔电让你们观看──什么?还有录影!

妳看见一大群孩子嘻嘻哈哈地呼叫跑过,有些一丝不挂,有些穿著袜子、比基尼、披肩披风、国旗校旗、标语、油彩及各种宠物玩偶‧‧‧还有一个男生重点部位用绑彩带的生日礼盒包起,另外有一个上面还点只小蜡烛!

老爷看得哈哈大笑不断叫好,“这个有创意,明年妳也这样奔!”

妳直跟他白眼他都没发觉。

那晚临睡妳跟老爷为了庆祝也关在房里玩“裸奔”,一会儿他的重要部位扎着黑领结、一会儿妳的重要部位涂满刮胡泡沫,两人争奇斗艳像小孩般嘻哈奔来奔去──突然妳觉得,如果自己现在念大学,也许妳也去裸奔!

蓦地门上轻敲,女儿声音传来:“不必跟我说怎么回事,我不想知道细节,我只是要确定一下你们没事,不必打911叫救护车?”

妳捂嘴忍笑无法开口,数刻老爷止笑一本正经地回答:“没事没事,不必打911,妳娘不小心从床上跌下去,我已经给她做过人工呼吸,现在没事了!”

过后妳跟老爷躺在地上笑到肚子痛,然而一边妳心里有个声音轻轻道:唉,女儿真是长大成人了‧‧‧不过,这感觉也挺好。

分享博文至:

    5 条评论

  1. 1. 七成新 - 2014年10月13日 12:12

    不错的经验,用第二人称写比较放松吧?

  2. 2. 陆荃 - 2014年10月13日 19:41

    谢谢七成新,用第二人称是比较轻鬆。

  3. 3. 端端 - 2014年10月14日 13:11

    这个第二人称实在读起来难懂,难道是我理解力有问题。第一和第三还算能看懂,这个第二人称,加上女儿前面没有你,就是默认我,反正研读了半天。

  4. 4. 陆荃 - 2014年10月14日 22:28

    谢谢端端的回馈!

  5. 5. 叶落归根 - 2014年10月15日 12:26

    读起来有些不习惯,别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