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潜了很长一段时间,最近看到网上甚是热闹,这不也来灌点水,灌点什么呢? 当然离不开“入乡随俗 ”。 今天我就说一说藏族民情关于“吃羊脖子”的故事吧

十多年前的夏天,我和我的朋友们有幸去了海拔大约3800米的大西北一个叫“德令哈”的小城市。在那里,我们经历了很多离奇古怪的少数民族的乡土风情。当时,我们大约一行5人再加上向导总共6人和一条藏敖犬分开两辆吉普车进入了这个叫“德令哈”这个小城市,开始了我们的考察踩点的旅行。

两天之后,我们到了一个叫不上名字的小镇。说是小镇,其实也就是由 4、5 间如电影道具般的小破房子,它们仿如海上孤舟般的坐落在茫茫戈壁滩上。就这几间房中,其中还有一间“厕所”,称它为厕所不过是只有1.6m左右的无顶围墙。当我们先后(不能同时进即便是男女分开)“方便”后,不知从哪间房子里走出一个除了眼睛里有那么一点白色以外,你再也无法看到有浅颜色地方的老头,身高大约1.75m, 当他看到一“大” 队人马从这里路过,脸上露出了怪异神情,那显然不是因为看到了美女后的惊讶表情。

在此顺便亮一亮我们的牌儿,我们6人中(4男2女)海拔最高的有1.93m, 最低的我也有1.73m, 平均身高1.8m (没有一点夸张)用现在年轻人的眼光看那也是很“酷”的,曾经的我们也是驰骋在运动场上的佼佼者,我用当时流行的赞美词汇给我们这支入藏队伍的人分别起了相应的字号,我们的领头人他就是身高1.93m 留着一个小平头,貌似高仓健,恰好也姓高,所以我们叫他“高过仓健”,另外就是1.88的技师,因为眼睛长的特别清澈,于是我们就叫他“眼不揉沙”,我们司机圆圆胖胖我们叫他“菩萨”,我们的向导是朋友为我们介绍的当地人,一脸的阶级斗争相,我们一看到他就紧张,因此“紧张”应脸而生,还有和我一般高的女孩“爱谁谁”及我。由这样一队人马组成的队伍,所到之处,回头率绝对超过200%,我们所选择的行当是一个很少有城市人问津的行业—-收购原绒(从山羊身上剪下第一道绒)。

为了能收到高质量的原绒,我们在2年里3次北上(内蒙古),2次西进(青海和西藏),经历了无数次大风大浪,有着常人没有过的经历,有着说不尽道不完故事。我想在这里说的第一个故事就是羊脖子的故事。

那么这次又会是什么离奇的事情再等着我们呢?刚才见到的那个黑老头用一种特有的手式在向我们招手,他一边说话一边把他的手先从皮袄袖子伸出来,然后再缩进去,就像过去的电影里特务接头暗号一样,(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我们一起把目光对准向导“紧张”,只见“紧张”两手一张开,然后又一合,伸到袖筒里就像人冷的时候,将两手放到衣袖里那样,那老头的脸上立刻警惕起来,和“紧张”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方言后方回过头冲我们点点头算是打落招呼了。后来我也学会了袖筒竞价,常常用在和客户们讨价还价时。(另有故事)

价格谈妥,后来我们便随着这个老头一起驱车走了大约25公里的路程,来到了一片帐篷毡房前,这时我们车上的藏敖犬叫了起来,听到了狗叫声,从毡房里走出了两个妇女,一阵寒暄后,主人将我们迎进了毡房,当主人知道我们是来收购原绒的,脸上自然是喜不胜数,主人告诉我们,因为这里很遥远,所以草原上的羊绒贸易还是实行国家统一的收购价,并且不给现金只折成免税草地发放给牧民供其使用,所以,牧民非常欢迎外地的绒贩子来购原绒,因为是现金交易,我们这就成了受欢迎的不折不扣地原绒贩子。

一阵寒暄后,主人用那特有的纯朴和热情接待着远方的来客,我们也学者向导“紧张”的姿势,用类似兰花手的形状,用无名指蘸点酒,向上一弹,向下一弹,然后一气喝3碗(银碗1.5两)主人敬给我们“骆驼牌”的进门酒后,我们踏进了有着浓浓草原乡土气息的毡房,喝着香气扑鼻的奶茶,听着女主人悠扬的歌声,看着铁炉上煮着不时噗噗冒着气泡刚刚宰杀的羊肉,我们都渐渐的融入了这种热情的气氛之中,却一点也不知天大的事情将要发生.

大约1个多小时,只见男女主人手捧着刚煮好的羊肉一一送到了我们的眼前,于是乎,我们在向导的示范下,尽现了大口吃肉,大声叫好的吃相,忽然间,一个女孩(先前从毡房出来的妇女中的一个)她手捧一个椭圆形的银盘,盘子上放了一块热腾腾的羊脖子,旁边放了一把很精致的小刀,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礼品刀,她低着头走到“高过仓健”桌前,将这盘羊脖子放到了他的桌上,用深情地眼光看着我们的领头人,此时的“高过仓健”也正是酒到浓处身也轻(深也青),还以为是主人又给他的特殊待遇,因为是领头人嘛,所到之处都是如此,所以就认为合情合理,照单全收,恰逢那向导“紧张”为了腾地方多进点,到屋外“放水”去了。

这时,只见我们的“高过仓健”用了那把精美的小刀将那盘中肉切了一条放到了嘴里,这一连串的动作下来也就是发生在2-3分钟内,此时,毡房的男女主人立刻停止了歌声,毡房里突然静了下来,眼睛齐刷刷瞪着我们的领头人,此时我们的向导“紧张”在此踏进着毡房时也愣住了,本来就紧张的脸此刻更是惊异不已,再看此时的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个个相互对望。

在看那姑娘脸一红,飞快的跑出了毡房,男女主人这时盯着那盘肉喜出望外,而向导“紧张”干咳了一声,俯下身来在“高过仓健”耳边一阵嘀咕,只见“高过仓健”的嘴竟然合不住了,承现诺大个O,还好,短暂的惊异后,马上恢复了镇静,就像没事儿人一样又吃喝起来了。但是毕竟是有档子事,再装也是心虚,原本吃过晚饭后,我们要赶到另外一个草场,但是我们的领头人却改变了计划,要在此过夜,名曰:因为酒喝多了,晚上怕有危险,只好如此了。 夜色很快的降临了,我,“爱谁谁”,女主人及那姑娘睡在了喝酒的大毡房里。其他两个毡房给了我们其他的同事和男主人住,由于坐了两天的车并且多喝了点白酒,我迷迷糊糊的进入了梦境。(续)

car.jpg山羊.jpg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