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爸爸已经离开我们4年了, 明天是父亲节.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  不知怎么搞的,近来咳嗽一阵近似一阵, 还以为是过敏反应, 可一想, 又不应该是, 现在还是夏天.  难道是爸爸在用什么方式提醒我吗?

     我已经习惯于爸爸的关心, 每当我有个头疼脑热的, 爸爸的关怀总是及时送到. 4年了, 我已经没有听到那慈祥温醇的声音, 我多么想再次听他那关爱的声音, 我明白了, 父亲节这个特殊日子–那就是爸爸在提醒我, 是让我牢记爸爸的教诲.

    还记得高中刚刚毕业不久,  父母刚刚落实政策,从边远的山区回到了西安, 这年的8月左右, 爸爸得到了去舟山群岛考察的机会, 这是一次不可多得的机会, 那天正好是我去送爸爸, 按说3路车直接开到终点站就到火车站了, 所以, 爸爸也没过早出门, 谁知, 3路汽车行驶到五路口便发生了故障, 乘客们不得不抱怨的下了车, 我和爸爸当时就有些着急, 所剩时间不足以等下辆车, 当时情况紧迫, 不像现在可以叫出租, 哪些人力三轮车也不允许在主要大街经营, 怎么办? 所有能想到的方法都无计可施, 最后, 我跟爸爸说, 我们只能跑步了. 就这样, 一老一少放开步子奔向了车站, 离开车时间还有5~6分钟我们冲到了检票口, 这时还不知道在几号站台上车, 要不要通过天桥,检票员告诉我们可以不经天桥, 我帮爸爸扛着行李,一直将爸爸连推带拉的送上了车,火车汽笛长鸣, 徐徐开动. 我松了口气, 突然一阵剧烈咳嗽, 一口血吐了出来,恰巧, 这一切都被爸爸看到了. 大约20天左右, 爸爸回来了, 又是我去接站.

    这以后时间里, 爸爸发现我不停地干咳, 脸色发青, 就带我到医院检查, 最后的结论是我得了浸润型肺结核, 从此, 我终止了高考补习, 断绝了和人来往,专心在家养病. 肺结核是个富贵病, 要有营养补给, 同时也不能劳累, 说白了,就是多吃饭,少干活. 以当时的经济状况来讲, 我们一家7口人,全靠父母那不算高的工资支撑, 上有80岁的奶奶, 下有不到10岁的妹妹, 正常状态下且可糊口, 突然平添了一个传染病人在家, 平静的生活突然掀起了波浪, 先是和姐妹们分开食宿,然后就是不停的买药,买营养品, 这样一来, 家里的开销突增. 即便这样, 父母从没有流露出点滴为难, 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为我治病. 我的爸爸,为了能多挣些野外补贴, 已是50开外的老人还继续每年出野外5个月左右, 风餐露宿, 饱经风霜. 每当想起, 我就恨我自己, 为什么讨厌的传染病要发生在我身上, 从小, 我是家的主要劳动力, 尽管我是个女儿身, 可是家里大小体力活都是由我来做, 这样一来, 且不说多帮帮父母, 反倒是给他们凭添了天大的麻烦. 看着爸爸已经体弱年迈,还不得不出野外,强壮的体魄没有了往日的风采,岁月的沧桑刻在了脸上,我有说不出的心痛….. 后来,在父母的亲切关心爱护下, 我的病渐渐好了.

        每当我失败时,会从他那里得到支持与理解。第一次,我高考试失利了。回家以后,我垂头丧气,病蔫蔫的。爸爸走到我身旁,在他眼里看到的,不是严厉与责备,而是关心与温暖。爸爸语重心长的对我说:“孩子呀!人生的路很长,你以后还不知道要经历多少次考试,多少次困难。人和人的不同,就在于遇到困难时,采取的态度不同。有的人是强者,越挫越勇。而有的人,则甘心落后,落荒而逃。我相信,我的女儿,一定是个强者!”听了爸爸的话,我豁然开朗。爸爸的爱,就是这么的包容。这是神圣的父爱,这是你终生的依赖, 骑在他的肩头是那么自在. 像山一样的坚强,趴在他的脊背是那么开怀,象海一样宽广!  

4.jpg

 父母温馨的家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