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半夜里然被一阵狗叫声给惊醒,睁眼一看没有见到一个人,连“爱谁谁”都不知道在那里了, 我还真有点害怕,脑海里呈现出谋财害命的镜头,因为我的身上带有将近10万元现金,(因为工作性质原因,我们无法用银行支票进行交易)只能现金交割,所以我们在出发时,每人都配有一件防身武器(以后再讲),我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钱包依然还在,定了定神,只听见毡房外有说话的声音和微弱的光线,顺着声音过去,只见那姑娘和男女主人手里拿着两个犀牛角,正将中午宰杀羊的下水往里塞,一边塞,一边笑,看到我来到跟前也没有停手,大约有半个时辰,两个犀牛角被塞的冒了顶,然后他们冲我笑笑,我不解的问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他们示意我不要出声,跟在他们后面,就这样我轻手轻脚跟他们来到了另外一座毡房前大约15米,只听见我们向导带来的藏敖一阵狂吠,大有不咬到人势不罢叫的样子,这时,那姑娘将手中的犀牛角抛向了藏敖,说也奇怪,顷刻间,藏敖立刻止住了叫声,对着那犀牛角不停的用嘴摆弄,完全丧失了刚才的那股子神勇。因为藏敖这种犬,它区别于其它一般的狗,它对那种散发着野味的东西比较敏感,当它尝到了生肉味后,就迫不及待的要将到口的美食一口吞食掉,但是那犀牛角偏偏是那种前面口大,后面口小,当它吃不到里面的肉时,又不甘心,又是上爪子,又是抻舌头,吃不到肉但又不放弃,就在藏敖的注意力放在了那只犀牛角无暇顾及周围时,姑娘一个箭步挑起毡房帘,一溜烟的蹿了进去,看到了那姑娘进到毡房后,男女主人这才高高兴兴的回到了大毡房里

藏敖s.jpg凶猛的藏敖

牧民们就利用这种方法和凶猛的藏敖进行着较量,以智取胜,达到想要得目的。原来有这么一条规矩,那就是如果客人吃过羊脖子后,就要留宿在此,主人就要为这位客人准备一间单独的帐篷,如果客人带有狗,就须将这条狗拴在帐篷门外,如果姑娘要想成就一番好事,就要动脑筋战胜这条狗,进到客人帐篷里就可完成大业。 剩下的就看姑娘自己的造化了。来年如果有了孩子,妈妈也不会因此见不得人,更不会去寻那孩子的亲生父亲。

事后,向导告诉我,吃羊脖子,是他们那里的女人对到访的男性客人一种性的暗示,并不是任何男人都有这有这种机会,主要是他们心意的男性,比如:高大,健康,健壮,威武等,总之,一定是男人里的“极品”才行。因为他们地处偏远地带,人烟稀少,人丁不旺,即使放开了生孩子,因为高原气候及医疗条件等种种原因,孩子的健康成长还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如果能培养出他们需要的那种强壮体魄的后代,那将是对他们将来立足于这片大草原还真不失为一件优胜劣汰的好事,他们就用这种吃“羊脖子”的方法来试探对方是否有意,如果客人有意留宿,就切下羊脖子上的肉吃掉,如果没有留宿之意,就不要动那盘羊脖子,主人也不会为难你。但是,如果你选择了吃羊脖子而没有留宿的话,那他们认为你是没有信义的人,他们会:小到将你的所作所为用他们的方式告诉所有人,你将会被所有的朋友耻笑终生的, 大到他们认为你侮辱了他们人格,会和你相拼来保护他们的名节。所以,当我们的领头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吃掉了那只羊脖子也只能遵守当地的风俗,遂临时改变计划,留宿在那男女主人之家。当然,那姑娘最终也没有如愿以偿, 因为住在那毡房里的人是—-“爱谁谁”。 因为当时我不胜酒力,昏睡过去,自然是没有想到我们的“高过仓健”会来个狸猫换太子。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事后,当我们茶余饭后聊起此事寻开心时,我们常调侃他讲,你要是与那姑娘“合情合()理了,没准儿又有一支援大草原的健壮儿子。

故事中的主人公 故事中的主人公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