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丈之原味青山

字体 -

掐指一算,登陆加拿大竟然已过十一年之久。在华语圈内时常流行这么一个问题:中国发展这么好,你为什么来加拿大?

如果说是为了有车有房,当初凭借上海本地户籍,加上校友、朋友、亲戚的关系,这些个目标早10年就完成了,何必出来洋插队从基层做起吃二遍苦呢?且不说白白牺牲了这11年的时光,错过了大陆高速发展的黄金捞钱十年。

这里就不得不提及家中那位精明的上海老丈人了,我一直习惯性地称呼他国丈大人。此国丈不是因为自己有薄王的野心,他也不怎么羡慕彭将军的美貌。国丈的行事与生活准则是国宝级别的,尽管他自幼出生在摩都这个世界顶级大城市边缘的杨浦区,打小成长在宝山县(后转区)一个农民家庭却也有大约等同初等的教育,因为成功把握上海解放的特殊机遇-给解放军登记军需品,从而获得港务局副处级待遇。据说是特爱吃海鲜,在军队安排地方工作时要求去港口,后来每次出国探亲延期申请,在教育栏目上也信心满满地让我填上‘考立鸡’。要不是他的英语能力还停留在基本分清‘安格锐’和‘亨格瑞’的扫盲层度,一定会要求改道‘摁得拐丢芮忒’以正视听。

国丈之精明不仅在于传统上海人的算计,还在于本地人的戆进不戆出,生活细节上时刻表现出革命干部的对自己春风般温暖、对别人秋风扫落叶般的冷酷无情。对于我党干部的全面了解,我是拜托这位国丈大人的。作为在基层工作的国家干部,国丈在那个小圈子里是狠有一些影响力的,当然他那个小圈子里的人口,比我在加拿大说过话喊过哈喽的还要多,于是女人也是有得一挑的。当然,国丈也是阅女无数并且驭女有术的成熟中,最后挑中了小七岁美貌又贤惠的国妈,后又理所当然的诞生了我家王国倾国倾城太后大人。

国妈此生是吃死跟定了偶像国丈,尽管年轻时曾是技校一枝花,还是技工学校校队的女篮5号,校内校外粉草无数。但是结婚后主动断绝一切同学联系,一心扑在服侍国丈上,后勤买汰烧一条龙服务,唯一每周必定上门的男人是三弟,排辈份叫作三舅。这三舅也曾经是虹口一大草,长得虽不如绝对古天乐翻版的四舅,却也人高马大思维敏捷,算是国妈家最聪明的孩子,另外吹拉弹唱都达到可以出台的程度,成功击败当年三舅妈所有的追随者,把个迷死汪家伟的张姐姐般的舅妈搞到手。可惜生不逢时,这对插队夫妻在挤回城车的时候分了手,三舅人回了沪,但是户籍进不来,每周就过来靠家姐救济。国妈每次都要塞几张票子,这个习惯一直延续到我们出国前,一次我早下班,开门正看到国妈在给三舅老人头,直觉是六张票子,难怪国丈背后说平日省吃俭用的国妈大方。

开始发掘出国丈的原味爱好,却是比看日本AV的男角舔原味内裤还要恶心。九十年代私家车在沪上还不普及,是日一早本爷去国贸开会,刚到曲阳路口拦出租,突然后面被二重声音呼喝:大官人留步。爷回头一看,是国妈巅着碎步跑来了,后面是岌岌而随的国丈大人。甚事?国妈说:阿爸今天中午要去吃酒,想借你的西服一用。然后扒住爷的衣袖就拽,在车水马龙的路口生生把爷的外套拉下,然后让国丈脱下白色的夹克交在俺手中。爷整个被这个剧情震撼到了,上海原来是这么一家人的?还在愣神的当口,这俩一路小旋风般卷回大楼了。。。好在哥的钱包是习惯搁包里,去西服店定做是来不及了,赶紧打车去吉尔桑德披一套成衣。。。心理寻思,这国丈要早说,把我的西裤一起拿走才般配,可怜那套定做的青山洋服,硬生生分离了十来年,回头国丈团聚移民时又穿到了加拿大,右胸前还残留着淡淡的油渍。这个挥不去的洋服场景,让本爷给国丈起了个外号:原味青山!

原味青山的本性是贪,而贪字当头,做事就没有了原则,久而久之必定走上犯罪的道路。国丈是秘书的命,在单位了一直是跟班的脚色,犯原则错误的机会不大。但在家里是老大男一号,所有人必须礼让三分,吃饭要第一个动筷还要翻一翻,洗澡每次要第一个下水,这点根本不绅花,而且非常的国安。在我们出国后,国丈夫妇回归了小家庭生活,空余时间就琢磨出系列连环计:先是卖掉自己的房,把家具搬进我们空闲的婚房,然后借口与舅妈处不好,三月后正式入住我们上海的房子。然后就说踏空啦,等房价跌了再买回来啦,罢啦罢啦一住5年。到我们担保他们体检了,爷问国妈啥时候腾房?咱也该换换加拿大的房子迎接圣驾长驻。国妈却说你们加拿大的屋子够宽敞,我们实在踏空买不回来了。爷说:咱孝敬您们,免费吃住呢。国丈说再等等,老外婆家的房子可能要拆迁,我们或许可以拿一套,我们拿到就走。。。这么又是2年,枯木逢春,动迁房下来了,移民签证也下来了,在上飞机的最后一刻,他们把家底清理完,把动迁房出租,带着我的房门钥匙飞抵多伦多。

好事多磨,爷的亲娘被查出癌症,好在现代西医刀术惊奇,经历了造口、再造、重接,还过山车一般闯过了一次复发。老娘不但保命,还能下地走路,开始恢复完全正常人的生活,又2年过去了。爷整顿家当,正式委托上海的兄弟挂牌售房。一家中介卖得慢,大哥托了两家中介,宝莱坞情节又来了,大门门锁被换客户吃了闭门羹,周末两家中介打起来了,都说对方做手脚。大哥飞速赶到,这群中介还都熟,很快第三家中介到场,他们出示微信照片,是国妈挂了咱大仔的头像,冒充本爷跟浙江房客签约出租。奇葩啊,这边国丈国妈连决表演,似乎他们才是最大的受害者!这上海空房这么多,你自己的出租了,干嘛还操碎心拿我的身份证出租我的房子呢?他竟然振有词:你空着也浪费,我留了一套钥匙帮你们挣钱呢。我呸,你拿我的房子收钱时却没有我份,下次再也不看你毕福剑般恶心原味表演了!党员就是这么让我们在一线从零开始抗日,自己在后方大力发展革命根据地的吗?

大老远跑来地广人稀的发展过国家不就是为了躲避内斗吗?每天家庭内战,难到还要二次移民民主印度吗?我佛慈悲,度我罢!

(请勿置顶,转贴注明出处,勿对号入座)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yanyan - 2015年12月30日 15:49

    谢谢,写的实在是妙!形象的此人就像昨天下的那场还未消融的大雪,让我想起一些认识的原味青山,^_^。 最后一句说的实在是心里话呀,喔,我要是这位“爷”,便请这两位老大人移步出去了,无论有何天大的相关影响,因为,俺来这边不仅是躲避内斗,也是要活一点自己的人生的呢。 再次谢谢,新年安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