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特朗普、希拉里竞选传

字体 -

转一篇好文,配上杰克逊的《Heal the world》,希望能平复希饭们伤痛的幼小心灵。

史记 特朗普、希拉里竞选传

原创 2016-11-09 刘黎平 刘备我祖

希拉里,美利坚克帝帝后也,己亥岁(1947)生芝加哥,富贾门第。

希氏好律令吏治,己酉岁(1969),入雅礼大学堂,修律令,逢克林顿,希氏曰:“此妾之奇男子也”。

希氏辅翼克帝,自州郡刺史至于国主,然克帝有逸心,乃幸才人阿莱,殿中行淫,皆凤衔龙尾之事。

无何,事发,希氏怒,以书简掷之,中帝首,血溅龙寝,帝匍匐走,眠外殿数月。

然为大计,希氏涵忍而已。

庚辰岁(2000),克帝禅位,希氏始入群贤会。戊子年,黑马登基,拜希氏为卿相,数年行百一十二国,四百日飞行虚空,勤于国事。

乙未岁,希氏曰:吾明岁欲主白宫。克帝曰:吾为贤夫,辅成其事。乃为驴党所举。

上天好事,又生一豪杰与之逐鹿。

特朗普,纽约人,长希拉里一岁,性任侠,好财货与女子,好大言,曰:“凡天下有楼台处,必有吾之大名。”时人不之许也。

然其多智,屡臆则中。见纽约枢纽之地,有驿站残破,特公曰:“此楼虽旧,然可为也。”乃斥重金购,半年,化为神奇,但见楼宇巍峨,廊腰缦回,俨若宫阙,额书:“凯悦”。王侯富贾趋之若鹜,至今熙熙。特公乃巨富,闻于天下。

既富,又不谦抑,好名,凡立楼台大厦,皆书其名,寰宇周遍。

特公身长大,面阔口方,虽貌非潘安,然心似西门,好美妇人,易妻者三,皆娇妍俏娃,色衰则弃,育子女五。左右或谏曰:“特公英雄也,然好色,以此损清望,可抑敛。
”特公笑曰:“不好色,岂能为特公?”

特公亦有落魄时,尝蹶于房产,身不名文,每餐,不过十文,然若无事者,闭户著书,付梓,居然洛阳纸贵,求者盈途,特公复起,数年再富。又好登高作秀,为优伶之事,人或笑其鄙陋,曰:“特公欲为戏子乎?”特公曰:“非如此,吾不得闻于天下。”

既闻名天下,乃有问鼎志,为象党所举,遂与希拉里逐竞大位。普京闻特公起,曰:“嗟乎,特公人杰也。”特公亦曰:“普帝,英雄哉。”

特公狂人也,言皆鄙俗,大不敬于妇人,尝谓女主持曰:“汝之经血四溢”。又谓女议员曰:“尔貌丑如斯,岂得与吾言。”

美利坚自克帝禅位,沉沦不起,凡货殖往贸,皆出多于入,彼岸有国崛起,渐复汉唐之像,黑帝辗转不寐。

又用兵不已,跨海征大漠,兵锋渐钝,虽无越南之折戟,然亦不得肆意于大马士革。内有萧蔷之虞,四海之民,往投新大陆,虽熙熙然有人气之众,然或非我族类,欲蠢蠢然有不逞之举。内外忧患也。

民皆忧,曰:“俟有贤能,兴我国邦。”

特公乃振臂曰:“霜露所均,不育异类,今日吾国之乱,莫过于边疆不慎,任由出入,遂使五胡得意,狼突寰宇,他年我若为美帝,凡包藏祸心者,不得入吾境。可乎?”

民多曰:“可矣。”群情振奋,举臂欲从,一时席卷,气吞万里。

语多激越,或悖大义,然民好之。

乃与希氏战于龙野。

首战,两相逢。

主持问:今日国中,万民嗷嗷,君有富之之策乎?

希氏曰:吾若登基,将设一署,理阴阳,调贫富,顺贸易,均机会,必使苍生富庶。

特公哂笑,曰:汝所谓富庶之策,空言尔。君不见花旗五十州,千村万落生荆杞,纵使吾民能勤奋,岂敌他邦倾销,工务外流,呜呼,尔等误国大矣。

特公好色,某夕,窃言于左右曰:“吾于女子,未尝不能得,虽良家妇,移时则与吾共云雨。”此语泄,天下大哗,曰:“特朗普,登徒子也。”特公谢罪曰:“吾不过逞口舌也,而吾之所长,在国事。”顾左右而言他。

然希氏亦不得清,其为卿相时,凡书公函,不在宫中府中,居然以私函处置。维基发其事,希氏有女主簿,其夫以淫论罪,美利坚按察司察其事,居然见其中有希氏公函,三万余封,函中皆禁中语,军国密事。

事至御史,御史彷徨,民或曰:“希氏死矣,泄禁中语”。然不御史乃告于天下:“不问。”

再战。

希氏曰:嗟哉,特公乃登徒子也。

特公笑曰:吾淫,不过言语,尔夫则实有淫行。

希氏曰:尔为尔,吾为吾。

特公曰:汝泄禁中语,吾若登基,当投汝囹圄。

语来言去,一时若大珠小珠落玉盘,一时若铁马冰河入梦来,参差纷纭,错落缤纷,天地震慑,日月无光,然多涉私讳,难及大义。

好事者曰:呜呼,希氏与特公,皆古稀长辈也,为争一职,奋战如此,吾等岂不发奋乎。

特公有女,美艳无双,言若珠玉,寰宇众生为之颠倒,良为得力左右也。

乙未岁公历11月8日,争锋紫禁之巅。

翌日,于东岸神州,乃晨也,始拉锯五十州,但闻西风烈,战鼓擂,如今世界谁怕谁,但见一男一妇,长枪短戟,纵马驱阵,战于云端,大洲诸神观战,吃瓜兆民仰视。

君不见花旗国五十州,莽莽河山万里,荡荡乾坤千丈,自落基山至于阿巴拉契亚,自冰雪阿拉斯加至艳阳夏威夷州,皆二龙驾云大战之所,但见千票万票,密集如矢,纷纷而来下,天为之无光,海为之掀波。一时曰彼胜,一时曰此胜。

初,希氏胜数州,然过辰时,始力怯,趋于午,多失州郡,至于午,力尽,坠云端,败去。

至未时,特公中的278矢,希氏中的242矢。特公中的过270矢,天下皆知其胜。

特朗普之得志,尝有兆。吾国歌姬蔡依林尝曰:DT  in  the house.

a.JPG

有女尚书曰:妾若在,特朗普不能得志。然,女尚书昨岁死矣。

又有神股曰:川大智胜。

亦有带鱼侯曰:特公若胜,吾食土。

太史刘曰:

特公执鼎,或曰:庶民之胜利乎?自寰宇衰颓,万民哀哀,富者有余,不足者填沟壑,乃至有豪杰崛起,变于瞬息,庶民所属意者:平等也,而非自由。特公之起,祸乎?福乎?

各国之政,吾不得妄言,然观彼选战,于君子恭让之风则稍不如。

凡君子之争,可攻其明,不可攻其私,可言其不足,不可言其不便,虽仇寇对阵,然不失揖让之礼,此西周文武、英格兰之以礼治国也。今以闺中私事言于兆亿人之中,庙堂之上,污朽如斯,不能卒睹,不能卒闻,呜呼,礼已失,天下或逢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苍生祸福如何,不敢言。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