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比较中国崛起与当年的美国崛起

字体 -

美国取代英国成为世界霸主,现在美国又面临着被中国取代的威胁。那么,美国的崛起与中国的崛起有没有相似的地方呢?对比研究一下,很容易发现三个非常值得重视的雷同点。

(一)美国把英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夺了过来靠的不是跟英国武力对决,而是靠实力的高速稳定发展与最终超越。这一点与中国现在一步步走的路程极其相似。

(二)美国当时的科学技术包括大学培养人才的途径都是模仿甚至直接得到英国的技术转让与资本扶持,一步步走向巅峰而成功取代了英国。相当类似,中国真正的改革开放是从与美国建交的1979年开始的。在这之前,谈不上邓小平所说的对外开放,因为真正要引进的先进科学技术与商业模式以及人才交流培养都是以美国为主轴。当年美国在崛起的过程中对外贸易额最大的一直是英国;同理,中国最大的贸易顺差一直是美国。

(三)美国是当基督新教的英国处于与欧洲天主教为主的国家混战时趁机崛起的。美国那时所谓的“孤立主义”是指对欧洲而言,那时的中国等亚洲国家还不在美国的眼里。欧洲上千年的宗教之战直到二战后才消停。美国建国后不参与欧洲两大宗教教派之间的战争,赶上了天主教的德国希特勒带领天主教的意大利与基督新教的英国和东正教的苏联混战以至于把整个欧洲都卷入了的两次世界大战,整个欧洲都被消弱了,美国才有了称霸全球的机会。同理,正当美国卷入中东宗教教派之间的战争,而中国不参与进去才获得了崛起的机会。欧洲天主教与基督新教之间的混战给美国的崛起提供了天赐良机;同理,美国卷入中东伊斯兰教与犹太教之间的混战给中国提供了崛起的机遇。虽然中国现在与代替美国的霸主地位还遥不可及。

那么,如果说英国处在欧洲无法避免邻居各国的战争,那不在中东自己又没有多少伊斯兰教徒在美国境内,美国为何眼看着中国的崛起还要卷入中东宗教之间的混战?

也就是说,“当年美国的崛起取代了英国的霸主地位是美国孤立主义的结局,功劳全部在美国自己”这句话成立的话,那中国的崛起则必须感谢在美国的犹太人。

中国人打从有史以来都没有与犹太人发生过任何过节,非但如此,还有恩情在里边。当犹太人分成7拨逃难时,有一拨到了中国。唯有到了没有加入“一神教”的中国的那一拨犹太人未曾遭受欺凌。他们在河南安家,逐步被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给同化而入乡随俗了。相比之下,到了欧州各国的犹太人则是另一番处境了。第二次是在二战时从欧洲逃难到上海的大约五万犹太人。在那住房紧张大家都不富裕而且是被日本蹂躏的年代,犹太人并没有被上海人歧视与凌辱,相反还得到了尽力的照顾。不论犹太人是否对中国人感恩,至少他们没有对中国人仇恨满腔的来由。这就是美国不论白人还是黑人竞选总统,在竞选时都对中国表示不满,但一旦上台后,面对着掌握美国金融、媒体的犹太人幕僚,他们立刻就改弦更张,而把战争指向中东。我们今天至少应该感谢当年善待犹太人的河南人与上海人。这叫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如果当年犹太人在中国遭受了欺凌与杀戮,那中国现在的和平崛起就很难说了。

中国离在经济、科学、军事等主要方面全方位超过美国还很远,那是不是美国接下来会把中国的崛起扼杀在半路上?

就人类发展史来看,或者说从人性的本身来看,这不仅有可能,而且非常合乎情理。

然而,美国要搞战略转移—彻底全方位剑指中国,这需要有前提条件:

(1)控制了美国的金融、媒体的犹太人管制不了总统了。就闯王这次竞选时不要既得利益集团的经费、与财团控制的媒体势不两立来看,这的确是有可能的。包括他与蔡英文的电话中直接承认“台湾总统”的言论与做法。然而,他的女婿是犹太人,而且在联合国通过决议不支持以色列继续建居民点奥巴马政府没有投否决票,闯王谴责奥巴马并公开说他上台后会站在以色列一边。这表明,闯王上台后会继续参与中东宗教教派之间的混战。

这里需要指出,不论是十字军东征、中东战争、欧洲教派之间的战争,都是“一神教”下面不同教派之间的战争。一神教,指的是耶和华是各派都承认的神。包括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里只有犹太人,而基督教有很多很多教派,大的有天主教、基督新教、东正教、摩门教。伊斯兰教主要有两大教派:什叶派与逊尼派。

(2)即使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打起来,美国也保持中立。只要美国参与一神教教派里的混战,那中国就有继续崛起的机会。所以,第二条就非常重要了。等于是说,必须满足这个条件。非但如此,还要满足即使伊斯兰教徒发生针对美国的恐怖袭击,照样不会动摇美国把军事力量全方位用在对付中国的战略。

其实闯王在竞选时的确提出想走“孤立主义”老路的,甚至提出从北约撤出来。潜台词就是:与基督新教有历史仇恨的天主教(墨西哥人基本上都天主教教徒,所以,他对墨西哥人的人格侮辱有宗教的成分在里边)、与包括北约里的天主教国家和伊斯兰教国家分道扬镳,而与历史上从未与基督新教有过仇恨的东正教(俄罗斯)和解(东正教历史上的宿敌是天主教),然后挥师太平洋,联合日本甚至与金正恩谈判拉他入伙,剑指中国。然而,当他组阁完班子并与国会谈判时,他会发现,掌握美国经济命脉与媒体的犹太人让他走不通这条路。

现在,我们有理由判断:闯王上台后继续会趟中东的浑水。作为商人,他赞成里根“卖军火,让伊斯兰教的两派(当时的伊朗与伊拉克)开战,而自己的军队不卷入进去。只赚钱。”的模式。比如挑起伊朗与沙特之间的战争。这样,客观上就给中国的继续崛起提供了机会。这符合以色列的利益。在这一点上,犹太人的利益跟中国的利益合拢了。另外一个可能就是:挑动日本台湾北韩越南印度等中国周围的国家联合起来跟中国开打。美国不直接参战,只提供情报和卖武器。这么做,不符合以色列的利益,因为美国一旦从中东脱手,以后就很难再回去了,这肯定是以色列最担心的。

站在旁观者的立场看,这次中国跟随俄罗斯在联大针对以色列的决议投了赞成票,是不明智的。中国绝不应该趟“一神教”不同教派之间的浑水,即使不支持以色列,也需要投弃权票。帮助穆斯林是没有油水可捞的。何况中国很多时候都是投的弃权票。在没有崛起之前,或者根本就远离崛起时,可以趟浑水以获得眼前利益。在崛起期间,就需要看长远利益了。得罪以色列,等于得罪了控制美国金融、媒体等核心的犹太人。不知道中国的外交部是怎么想的。估计有三个原因:一是站在俄罗斯一边;二是想当“负责任大国”,三是觉得美国犹太人得罪就得罪。这三条也不是都没道理,只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有差异。

如果闯王真的能说服美国犹太人大佬们而把战略转移到中国,那中国的结局会是怎样的?大家一起拭目以待吧。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