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7日 的存档信息

那时候的岁月,那时候的四季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和煦若春,炽情若夏,涟漪若秋,沉寂若冬。 腊肉吃完的时候,春天就到了。农具的叮当,阿伯的背影,犁田的水牛,翠绿的秧苗,破开沉睡的土壤,带来了春的笑语。那个曾经更单纯的年代,难得有农闲时。学校甚至要专门放一星期农忙假,以方便有的同学回家帮家长干农活。 随着蚊虫的增多,夏日不知不觉就到来了。可口的蔬菜种类见涨,尽管我一直搞不清楚冬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