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部之死

字体 -

微信聊斋:老干部之死

李唐风

前言:

群里传来一篇《我党又一位好干部不幸倒下了》的文章,讲述了52岁的中国某省某市某局局长某某某(隐其名,既是对死者尊重,又给中国其他领导人提供了对号入座的雅兴)因操劳过度,终于一丝不挂的累死在一个20岁女孩的床上。局长如此高光的牺牲,当地人民的负担骤然轻了许多。 群众送来挽联,

上联:赤条条来,石榴裙中,海棠树上青蛇隐;

下联:光溜溜去,牡丹花下,野草郊外老牛归。

横批:出生入死,精终报国

其家属遂要求法医给个好听的死因。

法医挥笔:舒服死了。

大家议论纷纷,几年前的故事,现在还在流传,老领导永垂多年,人民还在惦记他。大家觉得好惋惜,是不是关键时刻心脏病发作?为什么没来得及吃救心丸呢?带着好奇心,在网上终于搜索到了些原委。下面是网络小说家蒲松龄记载的领导人临终前的心路旅程:

生死与共

福与祸从未如此亲近,相依而来。性福来得太突然,接着是一阵揪心。刚被浪尖冲得七荤八素的大脑,一下子面临生死抉择。他僵持在左右为难之中:我是该救心呢?还是继续迁就心上的人?

“快打左灯……快右转…….快刹车”

看着窗外姗姗来迟的救护车,四五个破门而入的愣头青,冲到床前,他悻悻地离开床,给他们腾出位置。无聊地看着他们打开工具箱,掏出十八般家伙事儿,又是针扎注射,又是砰砰电击着那个躺在床上的朦朦胧胧、赤条条、无动于衷的身体。

他索性坐在马桶上点起一只烟来。从来都觉得无色无味的尼古丁竟然给他带来了比焦油还强烈10倍的醉人滋味。

“瞎忙活啥!左右都是一死。”被尼古丁醉醒了的头脑突然对自己说:“你又是图个啥乐子呢?”接着,恼怒地向床上那个还在被折腾得没完没了的自己骂道:“我呸!早知如此,干嘛不早早消停消停呢?一辈子只知道折腾别人,这下让你尝够了被别人百般蹂躏的滋味……”

一向在下属面前言简意赅的他,竟然象在上级领导眼前,或在小情人面前一样,变得喋喋不休起来。透过美妙清晰的纹理,婀娜冉冉的香烟,他突然对床上那个越发模糊的赤条条感到无比恶心。

一个救治人员,突然转身离开,向他冲了过来,坐在马桶盖上抽烟的他还没来得及反应,马桶盖毫无痛感地穿过他臀部、双腿,五脏六腑,“砰”的一下掀开。

好一种牵肠挂肚却又无动于衷的美妙!低头看着自己五脏六腑内,一个模糊而陌生的人,正在孜孜不倦地埋头倾吐着五脏六腑中的种种恶心,他渐渐觉得心情开朗了许多,身体好象那婀娜多姿的尼古丁,轻飘飘地松快多了。

那个人头终于停下了马桶上的倾吐,随手拍下冲水按钮,踩着哗哗的水声,脸色苍白地和那几个折磨得精疲力尽的人一起,把不堪人形的赤条条抬了起来。

马桶盖还掀着,他还坐在掀开的马桶上,惜别的目光看着那个赤条条离去的既熟悉又陌生、既可恨又可怜、既可耻又无奈的自己。马桶里的漩涡中心,突然探出一黑一白两只手,把他拽了下去。

“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寿衣破。黑无常,白无常,抓着赤条条就是好无常……”

送着远去的歌声,漩涡在马桶中欢快地转着,原本恶臭的污浊很快透明清亮起来,最后缓缓停了下来。房间里寂静得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一缕阳光透过乌云,象弥漫着烛光的晨雾,从窗外洒进来。空气中,隐隐约约,袅袅婀娜,仿佛淹没着尼古丁一般无色又无味的醉人的清醒与淡雅……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ty - 2017年8月12日 14:53

    优美,透彻。好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