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教”定天下,“九流”划尊卑

字体 -

中国的「文化酱缸」中裝满了自己的文化之酱。
经过三千年的发酵,这「酱」的确「独特风味」。很多人非常喜欢它的味道,但也有一些人不喜欢。
然而不管喜欢或是不喜欢,所有中国人都只能吃著这种「酱」长大。且根据各自的味觉來分辨这「酱」中种种味道,酸甜苦辣。
无疑,我们的「文化之酱」味道很是复杂。然而再复杂,里面的主要东西还是大概可以分辨出來的。这就是——「三教九流」。
“三教九流”这个词,在现实之中并不陌生,经常听到。但对它真正有较深的理解或是认真研究过的,似乎却不太多。
想一想,这也是一种很有趣的现象——中国人无不处于“三教九流”之中,却不想去多了解它为何物。就象一个人虽然天天都一日三餐,却不管自己是吃什么,是米饭还是毒药,是白面馒头还是泥巴疙瘩——岂不有些荒诞?

所以,就算是普通之人,不是教授不是专家,不是学者不是名人,也是很有必要认清这“三教九流”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先说“三教”。
可能很多人都知道这“三教”指儒道佛。
不过,最早的“三教”却是“儒道墨”。
想那遥远的战国,不仅是“战火纷飞”,同时更是“百家争鸣”。
而曾经有一个时期,中国古代侠客始祖、主张“兼爱非攻”的墨家风头极盛,以致于一时“天下之言,不归儒即归墨”。也就是说,那时的墨家的社会影响与地位完全可与儒家一比高下。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墨家沉寂下去。
当然,沉寂的远不止是墨家,而是很多“家”了。最后只剩道与儒。后来到了东汉,西方的佛教传到中国,大受欢迎,在中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且与中国本土的两大教“儒”与“道”并列,组成中国传统主流文化的主杆,于是便正式形成中国的“三教”。


而“九流”则说起来更为复杂。

最早的“九流”之说,是汉代学者们对战国时期各种学术流派的划分。如在《汉书·艺文志》上,“九流”分别指: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名家、杂家、农家、纵横家、阴阳家。
而再后来,这“九流”就变成了有着尊卑之别的九种社会身份。由尊至卑依次是: 帝王、文士、官吏、医卜、僧道、士兵、农民、工匠、商贾。
而再再后来,又变成了对社会各行各业的划分。且分出上九流、中九流、下九流。这种划分有着多个的版本,但以下版本较为通用:
上九流: 帝王,圣贤,隐士,童仙,文人,武士,农,工,商。
中九流: 举子,医生,相命,丹青(卖画人),书生,琴棋,僧,道,尼。
下九流: 师爷,衙差,升秤(秤手),媒婆,走卒,时妖(拐骗,巫婆),盗,窃,娼 。
“三教”既定,“天下”便定;“九流”一出,尊卑有序。
很久以来,中国人都认为是“半部论语治天下”。
其实不然。
虽然儒家很重要,但仅有儒还是远远不够的。
虽然历朝历代的帝王无不以儒家为国教,但道教与佛教也是不可或缺的。
从众多学说之中,选出这样三种没有排它性的学说教义作为社会主流文化向全民灌输,不能不说是君王们极为高妙的统治之策。
儒家讲功名,讲尊卑,讲忠孝。功名可以诱惑人心,奖励那些忠孝之人。于是少有人对帝王不能不忠。
然而,帝王手中的“功名”也无法给予天下所有人。比如状元就只能有一个,最多两个并列。
所以就难免会有很多想要功名而不得的人。
想要而不得会怎么样?心生不满。不满了可能有什么后果?
可能是种种后果。但最坏的莫过于造反。
比如据说当年洪秀全之所以搞出个太平天国,就是因为屡考不中,得不到功名所致。
对于胆敢造反的,朝庭自然要格杀勿论。
然而,全然靠杀又是不行的。不然要杀掉多少人?
所以对那些渴望功名而不得的人,则想办法冲淡他们的名利之心。
什么办法?道与佛。道论无为,佛讲虚空。总之都远离世俗功利,超脱知足,安贫乐道。
正因如此,自古以来,很多中国人都能做到“能屈能伸”,“得势为儒,失势为道”。
而对君王天下秩序起另一种保障作用的,是“九流”尊卑。
这“九流”尊卑让天下人各安已份,各守规矩,少作妄想。比如对曾经处于“四民之末”的商人,就立下严格的规定,包括后代不得做官,甚至穿什么颜色的衣服,不得与其它入同桌而坐等。
各流之人,都有各自的生活空间,生存之道,各自的规矩讲究。所谓“盗亦有道”。
而只要他们各自按着各自的“道”去生活,这天下就太平了。
如果有谁不守本份,想着要越位,比如想从“末流”变成“中流”,甚至“上流”,却不走“正道”,那就及有可能天下大乱。


时至今日,“三教”仍在,仍然是我们所推崇,所熟悉。

但“九流”却似乎大多消亡。不仅是上九流的帝王没了,下九流的那些什么师爷,衙差,升秤(秤手),媒婆,走卒,时妖(拐骗)的,也可以说是没了。
不过仔细观察,又觉得并非全然是这么回事。
曾经那些“九流”的职业,似乎不过是“与时俱进”,改头换面,以另外一些全新面目存在着罢了。
————只要“三教九流”的文化存在着,这“三教九流”的人或是职业便不可能真正消亡。

流行音乐时间,来一首古风《醉赤壁》

 

分享博文至:

    目前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