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谈修宪、终身制和投票

字体 -

2月25日新华社(中共中央授权)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宪法去掉国家主席副主席两届任期限制的建议。第二天(26日)召开了三中全会。就是说,宪法修正建议是在三中全会召开前定下来的,署名是中共中央,而非中共中央政治局。引起了海外网上轩然大波,议论声斥责声一浪高过一浪。

平心而论,如果你在十九大前没预料到胡春华孙政才(孙政才被抓后改成陈敏尔)任何一人都绝无可能在十九大上入常,那只能说明你没有政治判断力;如果在十九大后看到胡春华陈敏尔等年轻一代都没入常,你还在看到修宪(去掉国家主席两届任期)的新闻后而吃惊,那么,你的大脑一定是有毛病的;要么是天生愚钝,要么是后天外伤(或者出生在城里的小时候从床上掉下来大脑被摔残了;或者是出生在农村小时大脑被驴踢过了)。

中共的三种领导人模式

共产党搞过个人独裁(毛泽东),也搞过当代指定制(毛泽东对刘少奇、林彪、王洪文、华国锋都曾有过当接班人的安排,虽然只有华国锋上位),也搞过八老集体领导掣肘总书记(三任: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也搞过太上皇掣肘集体领导(胡锦涛时代的九龙治水),结果是怎样的呢?

最残暴的是毛泽东,其实这不是因为他个人独裁一个因素,更不是因为他的任期长,而是他是暴君、开国皇帝。毛泽东死后,共产党高层得出的结论是:终身制是毛泽东胡乱治国给中华民族带来灾难的原因。事实上,在中国历史上,任期比毛泽东长得多的也不少比如清朝的康熙乾隆都比毛泽东任期长,康、乾都没给中华民族带来饿死三千万人的厄运,也没让朝野上下人人自危,反而是历史上少有的盛世,被称为“康乾盛世”实至名归。

“八老集体领导掣肘总书记”模式导致八九六四悲剧,是历史的事实。

“集体领导九龙治水”模式是中国历史上最腐败的模式,到了无官不贪的极端程度。百鸡王周永康为了压制风起云涌每年超过三万起的群体事件,所花费的维稳费用超过军费。

中共领袖从未有过任期制

在习近平上台之前的二十年里都是江泽民在当家。这种维持宪法任期制的牌坊里边住着的是婊子。事实上的“任期制”从毛泽东上台至今还没有实行过。毛泽东是死在任上的;华国锋是在第一任期内被干掉的;胡耀邦赵紫阳也都是在任期内被干掉的;江泽民在邓小平活着时是绝不敢违背邓小平的,九二南巡就是例子。邓小平死后他两届坐满后并没把权力真正交给邓小平给他安排的接班人胡锦涛;胡锦涛从来都没掌权:军权被江泽民手下的徐才厚郭伯雄架空,党权是九龙治水,司法文宣两大块也不在胡锦涛手中。就是说,枪杆子笔杆子刀把子都在江泽民手中,胡锦涛从上台到下台那一天他都没掌过权,他遵守的“任期制”属于事实上“没上过任的任期制”。

所以,习近平想取消的是宪法里从未被实践过的任期制,等于把妓院外面挂的淑女牌坊摘掉了,比以前更真实了而已。

那为何华人对修宪谴责声一片?这有两个解释:一个是根据我们的传统文化你要是婊子就必须立牌坊,否则大家不高兴。另一个是人们误以为宪法里有了就比没有强,至少有个奋斗目标了。你把奋斗目标都去掉了,等于走回头路了。从理论上讲,这两点都有道理。那习近平为何要这么干呢?

习近平上台后的反腐大戏至今无法收场,就是在“集体领导九龙治水”期间造成的腐败令共产党进入风雨飘摇地步不得不为之,因为他只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就是仿效胡锦涛,对贪官污吏假装看不见,没法装了就玩“和谐”,被人民骂成“河蟹”。这样,他才能任期到后安全退下来。胡锦涛的“河蟹”之路已经走到官民对立阶段,如果习近平继续走胡锦涛之路等于还是江泽民曾庆红当政下的儿皇帝,那波涛汹涌的民怨群体事件将无法靠维稳压得住了。这就是习近平说的“现在的共产党等于1948年的国民党”。第二个选择就是反腐败。这就等于宁可搭上全家性命也要力挽狂澜,得罪的高官老虎、中层狼群、基层苍蝇,只要一步不小心便死无葬身之地。毛泽东作为开国皇帝,得罪人太多,死后他亲自选定的接班人都把他老婆侄子送进监狱。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只有陈云一人阻止杀掉江青,要不是陈云的资历在邓小平之上,江青被枪毙是板上钉钉的。陈云让毛泽东只当上了“反革命家属”(江青被判死缓的罪名是“反革命罪”),否则毛泽东就是“反革命家属”和“被杀家属”了(反革命家属和被杀家属都是毛泽东时代受到欺凌羞辱的阶级敌人,比地富反坏右黑崽子地位还低。毛泽东创造的史无前例的“反革命家属”的帽子就这么戴在了毛泽东头上)。何况习近平仅仅是红二代,而非打天下的功臣,跟毛泽东无法比。习近平反腐得罪的人一旦缓过手来,那就是共产党早期的电影里的台词“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他们必将以十倍的热情百倍的疯狂进行报复。

有人会想:“习近平打老虎适应民意,按时下台后要是有人上台后报复他,民意也不答应啊!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有这个想法的人太天真。政权更迭或打下天下,都不是民意能决定得了的。天时、地利、人和三者中天时占主要地位,这是为何曹魏干掉了占地利的东吴和占人和的西蜀。事实上,往往一个人的力量就大于民意的力量。比如楚汉相争时,决定是楚赢还是汉赢,端看韩信挺谁了。韩信挺汉,汉赢;韩信挺楚,楚赢。韩信为何挺汉?这也与民意无关。韩信把自己写成的兵法交给贵族出身的项羽,项羽没看,他让手下人先打听清楚写这兵法的韩信何许人也。得知韩信就是个“凤凰男”,当即退回韩信的兵法,并转告韩信:你是站岗放哨的站好岗就够了,不在其位不谋其政。韩信清楚自己再有本事也改不了出身啊,就只好去找农民出身的刘邦试试看。刘邦一听这韩信的个人资料,政治面目:西瓜子脸,家庭出身:贫农+佃户,吃十家食。便想:都是农民出身差异咋就那么大呢?这兵法全篇我只认识七个字,可他韩信就能自己写出来。这老农民韩信太厉害了,重用!

别说历代的往事了,就是中共的例子就表明民意不值一提。华国锋逮捕四人帮后,全国人民纷纷上街游行庆祝,华国锋被称为英明领袖,家家都挂他的画像。民意之高可达北斗。可邓小平随便找个胡编乱造的理由就把他给废了,“民意”?十亿人里没有一个出来当“男儿”。成王败寇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里的一个组成部分。习近平根据所谓的“民意”就决定实行“两个任期制”下台而不会遭到对手清算?那他得傻到什么程度?民意分两种,一种是事关自己腰包的,一种是朝廷忽悠的与自己腰包无关的。前者,可诱发社会动乱;后者,就是随大流心理,成分是虚假的为主。

习近平为何在现在而非四年后修宪?

估计有三方面的考虑:一是他清楚无数在秦城和做梦都担心将去秦城的大老虎们老老虎们都在盼望着习近平五年后退下来,那时便有机会施展报复了。现在就宣布修宪,等于告诉他们:“别梦想五年后我退下来你们便有翻盘的机会,你们就死了那颗心吧!”二是现在老虎们老老虎们家属十亿百亿千亿资产的资料已经被习近平掌握,哪个老虎老老虎胆敢反对习近平修宪,当即抓捕他的家属,绝不会有冤案。甚至只爆料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明明百亿资产判刑时只说一千万),就足以达到法律上的判死刑死缓标准。你怎么能喊冤?三是现在金融危机债务危机失业危机都没有发生,万一在今后几年由于国际国内形势变化导致经济危机,民怨沸腾,修宪难度就加大了。

也就是说,共产党至今只有两制:毛泽东的帝制与邓小平的太上皇制。邓小平死后太上皇制被江泽民继承。现在习近平想把邓小平开启由江泽民继承的太上皇制拉回到毛泽东的帝制。习近平这么做的道理何在?

这涉及到两个因素:一个是习近平身家性命,一个是中共政权稳定。上面说了习近平身家性命因素,接下来谈中共政权的稳定因素。

近平是否终身制不是中共问题的核心

在世袭制被废除和民国早期北洋的民主体制由于段祺瑞的妇人之仁而夭折后,政权如何更迭才成了中华民族面对的核心议题。由于世袭制废除后没有一个完善的政权更迭制度,引发了国民党内讧导致共产党上台,也引发了毛泽东时代无数次政治运动(每次政治运动都与未来谁当接班人直接或间接有关),也导致邓小平由于一连串废了三个总书记事件(其中一次导致数百人被杀的六四)。习近平不得不开启反腐之路,由于开弓没有回头箭,他已经骑虎难下,除非他傻到半昏迷状态,否则他绝对不敢在两届届满时交权。

在没解决政权交接制度之前,真正的任期制也就毫无意义。在世袭制的皇帝时期,从嬴政当上秦始皇到溥仪退位经历了2132年,有大小494个皇帝(包括边疆小国的皇帝)。平均每个皇帝的任期是4.3年。应该按照加权平均法,比如五代十国时同时有十个皇帝,就把那段期间的年限乘以十。大宋时北方没被收编的辽国、三国时同时有三个皇帝,等等。这样算下来,每个皇帝的任期差不多8年。少于中共宪法规定的两届任期(十年)。选举制的美国,从华盛顿上任到闯王上任前(闯王还在任上,不能算入),经历了228年,平均每个总统的任期是5.2年。不论是中国的帝制还是美国的选举制,任期长短与社会动荡没什么关系。在位短的,社会也未必稳定。比如子婴在位43天,袁世凯称帝81天,还有刘贺、高恒、李重茂、朱常洛、李自成、溥仪等都是在位短的,社会并不稳定。而且,拿某个暴君在位时间长朝野上下被他祸害得惨烈就得出“任期长人民遭殃”的结论,放到历史长河中考察,是站不住脚的;同理,拿某个明君在位时间长百姓处于长时间盛世便得出“任期长人民得利”的结论,在历史长河中也是荒谬的。最理想的当然是:碰上明君就加长任期,暴君昏君就减小任期。这显然是无法做到的。美国民主选举制的二百多年的历史中,有一些非常好的总统连任没成功,有些很糟糕的总统反而连任成功了。

影响中共政权稳定的最主要因素是:从毛泽东到邓小平都没有建立一个稳定的接班制度。作为开国皇帝,毛泽东建立的是黑箱作业的接班人制度,这不仅仅是最高领袖,下面的官员由于废除了考举制后也一直没有建立起新的可以延续下去的官员选拔制度。这种类似黑社会的黑箱作业制度是导致共产政权在全世界范围内先后灭亡的根本原因之一。也是笔者一直提醒大家的“中国还没走出盛世–乱世循环圈”的判断依据。

民主制度不论有多少缺点,有一个优点是专制制度无法比的,那就是:反腐败得罪人的不是政府领袖,领袖就不用担心下台后或死后家人被清算。专制制度下的国家领导人,司法不从政府独立出去,反腐败得罪人的事都要掌权者承担被报复的风险,等于自己甘愿把仇人们的复仇怒火指向自己。习近平也一样不得不把反腐败的功劳与责任揽在自己手中,一旦对手有复仇机会,乌泱乌泱的老虎老老虎们就会蜂拥而至,扒了他的皮都难解心头之恨(人家亿计、百亿计、千亿计的财富被收缴,还得坐牢受羞辱,其仇恨用怒火满腔都无法形容其一二)。他哪里敢两届坐满就交权?要么当太上皇防止被复仇者报复,要么终生不交权,要么就当儿皇帝不反腐不得罪人便可按时退休。

那么,什么是导致专制社会发生动荡的最关键因素呢?

纵观中国历史和国际共运史,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贫富差距过大是导致专制政权(包括东欧共产党政权)垮台的关键因素。也就是“相对贫穷”而非“绝对贫穷”,是社会动乱导致专制政权垮台的关键。在贫富差距小的时候,哪怕饿死人到饿殍遍野地步,也不会发生社会动荡。所以,目前社会分配极端不公平,贫富差距过大,是中共面临的最大威胁。中共如何减小社会动荡,是习近平必须考虑的核心问题。是采取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提出的二次革命论主动搞第二次共产革命,还是靠改革政策把农民工几十年创造的财富从亿万富豪们手中拿回大部分还给农民工。这比什么“任期制”重要得多。不解决贫富差距过大的关键问题,一旦遇到经济危机导致大量农民工失业,社会动荡就不可避免,其结局就是打烂重来。

中国离民主体制社会还很遥远

对习近平修宪骂得狗血淋头的人中,相当一部分是以“中国很快实现民主”为思考基础的,另一部分是被习近平剥夺了榨取民脂民膏的既得利益集团亲属。在前者看来,有了“任期制”,再有了“民主选举制”,民主体制就可实现了。其实这是误判。首先,宪法里的“任期制”从来都没实践过(江泽民是表面上下台而实际上继续当太上皇掌权。就好比慈禧、邓小平,不需要有职位照样主宰江山;胡锦涛从来都没事实上当政过)。宪法里的任期制只是“当婊子立牌坊”传统文化的表现形式。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中国还没走出盛世–乱世循环圈,根本就谈不到任期制不任期制的,就算宪法里还有任期两届的限制,随便找个傀儡当太上皇照样符合宪法。如何产生接班人,建立一个权力交接制度,把反腐败得罪人的司法程序从政府剥离出去,才是最重要的。连怎么上台的事都没规则,还是黑社会的黑箱作业,谈论什么任期制,就是舍本求末。因为任期制并不能引导出民主选举制。比如,江泽民胡锦涛都是第一代打天下的老人指定的,而第一代打天下的老人们死光后,习近平是怎么当上接班人的,至今也没有公开。据说是内部民主投票的结果,可什么人参加的投票,网上搜索也查不出来。谁有权决定哪些人可以参加投票,也不知道。没有一个稳定的合理的接班人产生制度,是导致全球共产党政权垮台的第二关键因素(党靠特权腐败后又找不到消除腐败的办法导致贫富差距过大,是第一关键因素)。

中共下台后不可能是民主社会,而是下一个乱世。这是由中国的传统文化决定的。现在的中国人天天看的电视剧是什么?改革开放后,最令国人三代都恋恋不舍的依然是宫廷内斗剧。几十年如一日,没完没了地播放各朝代的宫廷内斗剧。这跟两千多年来的帝制时代并无差别。在没现代传媒的时候,城市里有说书的剧场,农村也不缺穷酸秀才们串乡说书。说书的内容基本上都是宫廷内斗、官逼民反。隋唐三国,三侠五义梁山好汉之类。潜移默化教给全国人民如何辨识明君、期盼明君出现。加上对奸臣们城府的描述,近年更有谍战剧的流行,使得人人把“诚信”抛到九霄云外,谁也不信谁,只有尔虞我诈,甚至造成你骗我我陪他他骗你的循环。十亿人口九亿骗,还有一亿在装蒜。

一个痴迷于宫廷剧的民族,没有诚信,即使不骗人,也在骨子里牢记“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样的文化,怎么可能培育出契约精神?没有契约精神,宪法顶个球啊?连个球都不顶的宪法,修与不修,差异在哪里?看宫廷剧长大的新人类,掌权后还是传统文化宫廷内斗那一套,你给他民主他也不喜欢。在加拿大的华人,很多人有了投票权也不去投票。省长、省议员、本市市长是谁是哪个党的都不想知道,本地华人的投票率不到10%,真实的海外华人社会离民主社会都还很遥远。那些以为中国很快就民主了的人,都是活在自己的梦中。中国人会自然而然地把习近平的作为套在宫廷剧里的明君看看是否够格,如果他们认为够格,别说取消任期制,就是直接搞终身制,他们也没意见。至于明君是否够格,其标准是看他是否打贪官(除奸臣)、打恶霸(灭土匪),是否减小贫富差距(所谓的为百姓谋利益)。

中国有句老话:“人算不如天算“ 。没有任期制的世袭制(两千一百多年的中国帝制)比有任期制的民主制(二百多年的美国民主制),平均每届的任期也就是长三年而已,这是天意。天天山呼万寿无疆万岁万万岁也不起作用。哪里有利可图,乌泱乌泱的人民大众就往那里奔;哪里有权力,无数的政客就会赴汤蹈火往那里冲。越是把司法权紧握在手里的当权者团体,越是迅速进入互相绞肉模式。十八大里的中央委员被逮捕的百分比是民众被逮捕的百分比的22倍。互相绞肉,最后谁也别想活得好。跳出绞肉机政治的唯一途径是把得罪人的司法权从政府权力手中去掉,还给人民。

聪明的人把最高智商用于为个人谋取最大利益;

智慧的人把部分智商用于约束自己的极度贪婪。

1.jpg

最后,安大略的省选不远了,华裔公民们记得出门去投票,民主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发帖不如写选票,不然就是行动支持自由党的终身制。

视频时间,如果把阎维文替代为国家,这个节目可以改名为《两个女人玩转国家》

分享博文至:

    1 条评论

  1. 1. 指南针 - 2018年3月2日 17:31

    goo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