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1169633477114.jpg

明年,居然就是啸月来加拿大第七年了,这眼看着就要过新年,在脑袋里一闪而过这个词:七年之痒。

七年之痒,最大/最伤人的莫过于从前的爱人、一路的伴侣,在这个关口会有那么一堆一堆的看不出来的内伤。蓬头垢面的家庭主妇;松松垮垮的男人;大呼小叫的孩子;还有无尽的油盐酱醋,鸡毛蒜皮。当然,少不了好朋友的新家;国内好姐妹的新车;家里姐夫新添置的豪华浴室;楼上小林180平的新房……这样一对比,当然心理不平衡;于是就有了无休止的唇枪舌战,还有满屋硝烟。

七年过去,是不是真的会有那么多麻烦,那么多困惑,让我们这些在多伦多漂泊的游子心中总是念念不忘?是不是真的积郁在心中七年的怨气一定会爆发?啸月想回到七年前,和大家一起分享心路历程。

痒不痒,其实每个人心里最清楚。7年前,两个箱子,一个大提包,装足了飞机允许的最大份量,其实都超过了。那硕大的提包,占了行李架三分之一。那个时候,对于未来是完全的兴奋及惶恐,等待自己的,是一页白纸,要一笔一划地去写完一页又一页。

48c9a3a545e972f59ef06.jpg

那个时候,啸月满心欢喜,整日忙碌而疲惫,但是无尽的新鲜,每一天的收获都让夜里的大脑飞速思考,飞速憧憬,然后飞速地睡着。这七年里,啸月一直在有新鲜的想法,新鲜的念头,新鲜的经历,而这些新鲜,打开的是一扇又一扇新的天空。读书的日子里,思考的是怎样通过每一个quiz,如何写好每一个project,于是和同学面红耳赤过,彻夜奋笔疾书过,也有做完报告长舒一口气去厨房把饿过头的肚子塞满狼狈过。这些堆积的,就是充实而忙碌的学生时代。学生的任务是读书,而啸月却没有把所有心思都花在读书上面,一些闲杂时间却琢磨了一堆和老师的谈话,和同学的谈话,和朋友的谈话,这些旁人的生活经历让啸月悟出了不少本该自己走的弯路,于是给了自己很多提醒,至少一些错误没有再无谓地去经历。

学校生活结束的时候,啸月最头疼的就是没有在念书的时候真正地打过一份工,而这个部分的缺失直接导致了后面找工作的痛苦。幸好上天是眷顾啸月的,截止日期前一个礼拜终于拿到可以去人力资源部申请工作签证的offer,于是一个新的恐惧,兴奋,还有无助的新生活开始了。忙碌地加班,学习新知识新材料,面对不同的同事客户又有了新的认识和思考。博客里面不再是鸡毛蒜皮,而开始了反思,对自己每一天所作所为,以及所见所闻统统记录下来。等待移民是漫长的,但是一年,两年,这一天一天心力交瘁,周末疯狂放纵,积累下来的又是一段不会磨灭的回忆。业务熟悉了,慢慢开始培训新人了,看着身边一拨人来,一拨人走,也不断地把自己和他们比较,思考成与败,好与坏,也让自己把身边的强者变成了自己眼前的目标。做事,讲话,都不自觉地开始模仿他们,这些好的信号,让自己工作的两年突飞猛进,不管是英文,专业,性格,认识,都上升了一个很大的层次。

当然,在大瀑布投进那个二十五分,走过那扇门,看到移民官把移民纸钉在护照上的那一刹那,啸月又一次开始了激动的,迷茫的,兴奋的新生活。毕竟找工作的选择多了,可以直起腰板和老板讨价还价了,是时候攒钱买房换车了,成家立业了,这些许许多多的可能性迷花了眼。最终,兴奋驱使着啸月横冲直闯,全然不惧前面是刀山火海。和另一半的生活也让自己的性格完善起来,胆量大起来,见识广起来,新鲜事更加多起来。每一天,都如同一场旅行:做生意;上电视;见客户;谈判;西装笔挺,头发溜光,虽然没有赚到很多钱,但是那是一段又一段生命中不可磨灭的记忆。

629.jpg

几年的交替更迭,职业选择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自己究竟应该怎么样走下去,怎么样可以更快,更好地走下去,带着这个问题,啸月在离开家五年之后,终于又一次坐上了飞机。见到了家人,见到了朋友,见到了似曾相识却又变化得有点陌生的家乡,强大的冲击让啸月真正撇开了这几年收获的慢慢行囊,开始从零重新思考,重新计划。新的生活,新的方向,也在经济危机中,拖着行李箱从机场走出来,回到了打拼的战场。

明年,就是第七年,啸月想,每一个阶段,对于自己都是一个重生。如果说七年会让人厌倦,会让人懒惰,会让人迟钝的话,最简单的就是打破现在的稳定,让自己爬到下一个山头。七年一个周期,对于人生来讲已经很慢很慢了,在自己70岁的时候,刚好10个周期,啸月想回忆这些时光,应该不简简单单地是长大,学习,工作,退休那么平凡,而大千世界每一天都给了我们无尽的梦想和希望。

七年?我想五年,三年一个轮换,让自己每一天都充满了好奇心,充满了战斗欲望。明天是一定比今天好的,那么下一个七年,站在楼上往下看,过去的点点滴滴只有五彩斑斓,那时的一望无际又将是下一个七年的起点。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