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20090727_011146c91e2ab99c2a75JKo8LZBycJ3N.jpg

最近医院门口人山人海的排队,为的都是防止自己得上甲流。甲流这玩意儿,实在是没有一个定论,究竟有多大的危险性,光看着媒体上面老说的这里死了一个,那里死了一个,心里就慌,还是让自己胳膊上挨一针放心。

于是,全世界都在搞这一针,催生了一个极大的投资题材:甲流概念股。概念什么呢?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生产甲流这一针的制药企业了。

啸月赞同制药企业能够在这一场危机中收益,但是不赞同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对医药企业做投资。看一看医药企业的走势图,问一问自己涨了那么多的制药企业还能涨多少。

其实这个忽悠从很早很早以前就开始了,并且从来没有中断过。在国内的股市上面,每一段时间都会出来一个千载难逢的大概念,包括97香港回归,98抗洪,99澳门回归, 2000年的互联网,后面的SARS,矿石,贵金属,现在的上海世博,迪斯尼,甲流……这么多的千载难逢,都在一片狂欢中收场,留下千千万万个血淋淋的尸体。

每一次,都是在概念产生前完全没有征兆,在概念开始的时候,仅仅先知先觉者快手入场做准备,等到准备妥当,就开始配合媒体大肆宣传,一定要宣传到每一条街,每一个巷,让这个话题成为众人皆知的秘密。这个时候,市场已经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了两倍,当初入市的人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只期待能找到再多一些的人气和买家。这个之后,价格依然会不停地上涨,但是在高位上涨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胆小的就在外面看戏,等着市场崩盘,然而不停上涨的市场却一次一次打破他们的预言。于是,利润的趋势使得胆小的也变成了胆大的,曾经提过的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有一次放到台面,给不停地上涨提供证据。当全部人都胆大的时候,市场开始出现变化,卖的力量慢慢超过买的力量,市场就下跌了。

最多人数的买家,就是在最后一轮市场的忽悠中入场的。这些入场的人往往是实力较弱的,没有很多能力和资源来判断市场高低的,也是在冲动下投入了很多身家性命去试图赚取“一定能涨”的利润的投资者。而这个投资方式导致的却是损失最快,最大的。

甲流概念也可以算作是市场又一个忽悠品种,毕竟这收益是暂时的,那生产线上马了,做出来的产品满足了三个月的需求,之后呢?那些疫苗卖给谁去?生产线投资的利息谁来还?未来的持续增长从何而来?这些简单问题现在想明白了,就知道应该怎么样去对待如此的忽悠。

52122_200904232302091bYp2.jpg

我们不能否认这样的消息能在短期内使市场膨胀,创造极大的利润空间。操作得当,还是有机会从中获利,然而作为小投资者,这无疑是火中取栗,刀口舔血。如果自己是刀枪不入,见多识广,自然是有资格参与这个游戏,并且很有机会大赚一笔,但是如果是出来乍到,啸月还是建议小心为妙。

那么房地产又有什么地方有相同之处呢?其实概念的忽悠总是脱离不了两个元素,第一是从无到有,千年难遇的好机会,其次是受益不能持久,在看得见的将来这个益处会消失。房子讲究一个位置,也就是我们说的Location, Location, Location。脱离了这个东西的任何附加都要带上有色眼镜去考虑。比如说新Condo的建造就很有讲究。往往在湖边都是先盖离湖最远的楼盘,号称有“无敌湖景”。等到这些楼盘销售一空,就慢慢开始在前面有节奏地开始盖新的楼盘。这些楼盘都还不是最好,但是广告依然说“无敌湖景”,并且价格已经上涨。等到这些售完,真正最湖边的就开始了,这会儿要改口为“永远的湖景”或者是“能触摸到湖水的视野”这样更加厉害的词汇,自然价格也是天价了。

那么看一看第一波第二波的房主们,本来好心买了朝南的户型,准备好好欣赏安大略湖的烟波浩渺,却被不知情的时候做了错误的决定。当然这些户型还能转给其他的不知情的购买者,但是无形中已经在缺少信息的情况下做了不合适的决定。所以说,如果当初能够对于所谓的“湖景”有一个长久一些的了解,或者至少在别人不提供信息的时候,自己在实地考察应该能看到前面一大块一大块空地长满了野草,或者野草都长不了,那么这个问题就需要由专业人士来回答了。

如果专业人士矢口否认,并且试图掩盖这个问题,那么就不是买不买这个楼盘的问题,而是这个销售人员的职业道德问题。这样的销售人员,不合作也罢,否则还会有多少次忽悠了我们这些外行人呢?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