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
标签:

2005102810371025905.jpg

恬淡的昆明我的家

放下手头的繁琐事情,啸月又能在两年以后,回到家乡,看望父母亲人。当然,所见所闻会有所感触。

啸月出国前的家乡不是一个大城市,高房子不多,早年的青石板路和叫卖吆喝的小贩在十年前已经被装修一新的时髦商铺和店门口拍手招呼客人的年轻姑娘小伙们所代替。城市在缓慢地发展中,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富裕模范,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影响到这个躲在山坝子里的城市。

而十年之后,现在的家乡已经蜕变成了宽阔马路,车水马龙,路上充斥着环保的电动自行车穿梭于行人之中,不讲交通规则的车辆互相鸣笛挤压着,试图比别人先一步走到前面去,行人动作敏捷地避让左转右转以及突然调头的车辆,公交车比以前多了5倍以上,复杂的公交线路让曾经生活在城市中的我都摸不着头绪,公交车上拥挤时段抢位子的现象依然普遍。

城市建设已经登峰造极,所有的旧房屋似乎一夜间都会被拆去,而一片一片挂着洋文名字的楼盘,被硕大的广告条幅拦着,周围忙碌地走着很多讨生活的普通市民,低着头,避让着汽车,电动自行车,以及迎头快速走来的行人。城市的主要干道都被即将要落成的地铁线路工地所覆盖,漫天灰尘,大机器手忙碌地作业,其他车辆在拥挤的仅存的小路上排着队,不时有插队的小车,被所有排在后面的车鸣笛谩骂。

152U43437-3.jpg

昆明夜景

城市中开始涌现新的移民,他们操着各个地方的方言,和从前的老市民一起,享受着新的马路和高楼。从前城里人看着乡下人那样的鄙夷今天已经不再明显,因为城里的乡下人人数已经超过了城里人,所以只要你可以操着普通话,穿着时髦的服装,就会受到别人的尊敬,而即使你说着最地道的城里方言,穿着旧了过时的衣服,同样会被路人认为这是被遗弃的族群。

外国人用他们的生活方式穿梭在这个混杂的社会中,他们穿着短裤T恤,带着ipod和鸭舌帽,背着半个人高的旅行背包,慢慢地朝前走。虽然这样的背包游客因该是最穷的游客,但依然被路人认为是“洋人”而避让三分。店里的商品除了巨型的国有品牌,其他的一律用奇怪的外国名字,尤其是衣服品牌,已经看不到有想象力或者说有吸引力的中文名字了,拗口的音译让自己觉得置身在一个翻译考试中。

城市最中心被国外和港台的二线品牌所占领,装修成了最高档奢华的场所,那里有我们的mall里大部分最常见到的品牌,但是路过行人都优雅地三三两两,享受着橱窗消费而不用自己真正掏钱。高档场所上面是高档住宅,均价从两年前的七八千到了现在的一万五一平米,出入的都不是国产品牌的车,而是合资或者独资的丰田本田或者福特。年轻人聚集在麦当劳肯德基德克士必胜客前,表示他们是追随潮流的一族。

昆明2_~1.JPG

市中心的标志-金马碧鸡坊

这就是断层之后旅行的感受,城市变了,变得不再熟悉。家人还是一样的生活,但是身边涌动的不安,就像拥挤的街口的人流,推着每个人愿意或者不愿意地向前流动。网络,手机,电视,小吃,KTV等等这些草根能够承受的消费娱乐成为大众生活的大部分组成部分,而少部分上层人士,则试图靠拢欧美,去高尔夫球会所,迪拜餐厅,参加各种派对,以此区分自己和草根的身份差别。生活在底层的劳动者,却还在挣扎,挑着水果躲避城管的小贩,路边用推车改装成音响抬着便携式DVD贩卖影碟的流动碟摊,租下不到5平方米的临街小铺子或者买烟酒副食,或者给人改衣裤干洗,或者修鞋擦鞋,三口人住在那里,生活在那里的小“老板们”,所有人,都在榨尽着身上能弄到的一点点资源,努力想让自己生活好一点点。

变化,或许是旅程中碰撞冲击对大的地方。我们的生活,也如旅程般进化或者退化着,不由自主地。拥挤的城市,正如我们拥挤的人生,有多少选择可以给我们,有多少广阔的草原可以让我们奔跑?离开家乡,漂在国外,是不是真的逃离了拥挤,逃离了喧嚣呢?

我们心中的净土,心中的家,究竟在哪里?旅行结束了,我却还在寻找……

分享博文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