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4th, 2016

外爷的战争岁月

飞鸽 | 561 浏览
字体 -

外爷的战争岁月

外爷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因为外爷是从血与火的战场上走过来的。

外爷是县里第一届初中毕业生,是这一大家族中唯一有文化的人,在乡亲们的眼里,那就是一个秀才了。外爷毕业的那一年,正是国共内战的关键时刻,国军在战场上节节败退,丢盔卸甲,急需补充兵员,按照政府的要求,每家都要出一名壯丁参加国军队伍。外爷的几位兄弟都是家里的重要劳力,全家的生计全指望这他们,如果他们走了,这个大家庭也就毁了。外爷这些年一直在外读书,也没干过多少农活,没有想那么多,年轻的外爷和几位同学一道报名加入了国军,因为都是有文化的学生兵,外公和几位同学都被分到了国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青年军。外爷事后才知道,每个青年军士兵都必需加入效忠三民主义的“三青团”,外爷也稀里糊涂成了一“三青团”员,没曾想这一无意之举竟成了外爷一生难以洗刷的污点,多年后的历次政治运动,外爷都是难逃一劫。

外爷说:“年轻时也没想太多,就是想出去浪浪,见见外面的世界,当兵在外生死由天,只要能填饱肚子,过一天是一天吧!”

外爷参军没多久,就稀里糊涂地上了战场,在西安城附近,部队被共军打垮了,外爷死里逃生,一路狂奔,只想着早日回家与亲人团聚。外爷一路风餐露宿,好不容易逃到了咸阳城附近,却倒霉地遇到了西北马家军的部队,这下可真是无路可逃了。随后,外爷被强行编入了马家军的队伍里,家是回不了了,马家军纪律严明,如果想当逃兵,可是要被杀头的。

外爷说,在咸阳城外,他亲眼目睹了马家军的骑兵和解放军进行的一场血战。马家军士兵大多都是回民,全都信仰回教,蛮得很!每次冲锋前都要念经祷告,冲锋号一响,个个嗷嗷的,一往无前,视死如归。这场战斗解放军可吃了大亏,因为解放军没有重武器,马家军都是骑兵,枪法很准,速度又快,一眨眼功夫就冲到了解放军的阵前,刀砍枪挑,很多解放军士兵还没来得及开枪,就成了马家军士兵的刀下牺牲品,真是太惨了。

外爷说,马家军也不是像书里宣扬的那样,各个都是嗜血如命烧杀抢掠的杀人恶魔,其实马家军是一军纪严明的部队,部队之中也有不少汉族军官士兵。他们的军长是马继援,马步芳的儿子,人长得高大英俊,经常能见到他视察差部队,平易近人,和蔼可亲。马家军所到之处,从不扰民,一般都是在野外宿营,就地埋锅做饭。他们吃饭很有意思,十几个人围着一大锅,锅里炖些羊肉,揪满一锅面片,吃饭前都要祷告念经,羊肉煮得血乎拉碴半生不熟,一人一块,每人都会熟练地使用用随身携带的匕首,一片一片削着吃,撩得很!刚开始,外爷很不习惯,面片膻得要命,那半生不熟的羊肉也啃不动,没办法,填饱肚子要紧。

随着解放大军的胜利西进,外爷随着马家军的队伍一路败退到了兰州,很快双方在金城兰州开始了一场大战。由于国共双方实力悬殊,马家军与数倍的解放军经过数月的血拼,终于被彻底地被打败了,部队一路溃败到黄河边,可唯一的黄河大桥已被解放军站领,人马已无法通过,情急之下,很多马家军士兵,都乘坐羊皮筏或者牵着战马尾巴,在解放军的枪林弹雨中强渡黄河,河面上漂满了尸体。外爷被眼前惨烈的情景惊呆了,部队全乱了,谁也顾不了谁了,看来,继续跟着马家军那是一条死路,还是回家吧。外爷拿定主意,就回头向家乡的方向前进了,没走多久就碰到了解放军的大队人马,外爷不幸成了解放军的一名俘虏。

经过简单的甄别,老弱病残的俘虏都发给路费,打发他们回家务农了,身强力壮者,撕下国军的徽章,都成了解放军战士。外爷身高马大,又有文化,解放军队伍更是求之不得,部队领导安排他当了文化教员,看来,想回家是不可能了,走一步是一步吧,这兵荒马乱的光景,能吃饱肚子就很不错了,从此外爷正式成了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

外爷说,解放军领导大都是南方人,都是久经沙场的老红军,听他们说话就像听天书,一句都听不懂,在行军途中,外爷还亲眼见过彭大将军呢。

“彭老总,四方脸,大个子,骑着一匹高头大马,从我身前走过,好威风啊!”外爷一说到这里,兴奋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线。

外爷随着部队昼夜兼程一路西进,最后到达了边陲小城张掖,部队在此停留下来,准备进行剿匪战斗。

正在这时,朝鲜战争爆发了,部队接到上级的命令,抽调精兵强将,即刻入朝作战。听到这个消息,战友们个个摩拳擦掌,争相请战。但不是每个人都能被选上的,既要身体好,又要有战斗经验,最好还有点文化,这些条件外爷都具备,自然是当仁不让。终于,在一个寒冬之夜,伴随着“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歌声,外爷随着入朝大军踏上了朝鲜这片战火燃烧的土地。

外爷说,志愿军那时几乎没有什么空军,部队走到哪,美军的飞机就炸到哪,白天无法行军,只能昼伏夜行,尽量减少伤亡。美军的情报厉害得很咧,部队刚一入朝,美军就知道了部队的番号,部队是领导,部队的开拔地。。。美军的宣传单整日漫天飞舞,以此瓦解队伍的士气。即使到了夜间,美军飞机照样轰炸,不远处总会有美军间谍发射信号弹,给美军飞机指引轰炸目标,一阵狂轰乱炸过后,身边总有战友中弹倒下,附近的树梢上常能看见,一些烈士的衣物和残肢断臂,往往是部队还没有到达前线,部队就伤亡过半,真是太惨了。

因为外爷算个文化人,就被编入了炮兵部队,担任炮兵排长,一个排有两门无后座力炮,无后座力炮可是当时苏联援助的最先进的武器,专门用来攻击美军的坦克和碉堡。

我曾天真地问道:“外爷,你是不是也像电影上的英雄一样,击毁了很多敌人坦克?”

外爷笑着说道:“娃呀!哪有那么容易?经历了无数次战斗,我们炮排就没有真正击毁过美军的一辆坦克。打坦克可不是像电影上演的那么轻松,在远处很难命中移动的目标,即使碰巧击中坦克,只要没有命中它的要害部位,敌人坦克照样横冲直撞。炮弹发射后,尾部会形成很长的火焰,火焰所过之处草地树木即刻燃烧,不小心很容易造成意外伤亡。发射一枚炮弹后,要立刻转移阵地,否则阵地很快就被敌人的炮火覆盖,人员武器即刻荡然无存。”

外爷说,美国兵也不是像电影上演的胆小怕死不堪一击小丑,他们训练有素,作战顽强,一个个人高马大,肉搏起来,四五个战士才免强对付一个美国兵,要想活捉个美军俘虏,那更是难上加难了。

我也好奇地问过外爷:“你在打仗时感到害怕吗?”

外爷说:“刚上战场时,自然有点恐惧,部队的伤亡太大了,几百万的解放军精锐部队轮番上阵,打残一只换一只,都是用人硬填的,你想想要牺牲多少人。但时间久了,见的多了,就麻木了,该吃就吃,该睡就睡,谁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过明天呢?只要冲锋号一响,只能向前冲了,耳边子弹“嗖嗖”地飞,是死是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也许是老天爷的惠顾,经历了无数的枪林弹雨,外爷只受过一次轻伤。有一次,他的前脚刚迈出防空洞,阵地就遭遇了美机轰炸,一块美军弹片瞬时击穿了他的脚面,一个战争伤痕永久地印在了他的身体上。

外公说,几位和他一同去到朝鲜的同乡,就他一人安全回到了家乡,其他人都永久地留在了那片陌生的土地上,自己能活着回到了祖国,和他们相比,自己很知足了。

外爷去世前是村子里年龄最大的长者,他五年前离我们而去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再也不会有战争,再也不会有杀戮,我会永远怀念您,我亲爱的外爷!

分享博文至:

3 条评论

  1. Simon ZZ says:

    故事精彩,想到了好莱坞电影“阿戆正传”,真有人常常大难不死,以前也听说过援朝志愿军大多是收编的部队。

    回复:谢谢光临!我只是记录了一些儿时从外爷那里听到的只言片语,但都是一些真实的故事。

    2016年4月5日 10:23

  2. دکتر دندانپزشک says:

    yes very good like

    دندانپزشکي

    2016年7月2日 00:09

  3. تور کوش اداسی says:

    Thank you for publishing this article

    2016年8月19日 01:20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