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都爱耗子精

2016年7月1日 | 作者: 甜甜蜜蜜 | 64 浏览
字体 -


红楼第十九回,很有意思,宝玉呆在潇湘馆,与黛玉“同床共枕”,还讲了一个扬州黛山林子洞的“聊斋”故事。说一群耗子精想要做八宝粥,众耗子便去偷各种材料,其中一个“极小极弱”的小耗子精主动请缨,要去偷“香芋”。众位耗子精见“她”弱小,不让她去。她却说自己有一个巧办法,不是直接去偷,而是变成一个香芋,躲在香芋堆里,再悄悄的盗走香芋。众耗子皆曰此法甚妙,立马就要考察一番,叫她变成一个香芋。

这位小耗子精不变则已,一变居然变成个千娇百媚的小姐。众耗子都笑她变错了。她却理直气壮,反说大伙没见过世面,只认识能吃的香芋,而不知道这边林家的小姐才是真正的“香玉”呢。看来,此香芋非彼香玉,但此香芋明明又是彼香玉。林黛玉这颗“香芋”,美名远传,连小耗子精都固执地要变成她,或曰本来是要变成“香芋”的,却仍然一不小心变成了黛玉。

馋嘴小耗子眼中的香芋,正是宝玉眼中的香玉。而贾府的头号香玉,非黛玉莫属。耗子精嘴馋,宝玉心“馋”,嘴更馋,恨不得立马把眼前潇湘馆里的这颗香芋,咬上一口,以解“饕餮”之欲。

此番情节,曹雪芹写的很过瘾,很生动,宝玉讲起来,更是满嘴飘香,俏皮有趣。其实,红楼的大评家脂砚斋都忍不住告诉读者,当聪颖异常的黛玉初听到所谓的“黛山林子洞”时,就知道宝玉是在“编排”和打趣她。但是,黛玉并未阻止宝玉继续深挖这个故事。她就是要给宝玉机会,满足他的作为情痴的饕餮之欲。

咬一口虽不能立马实现,但意淫一番,也不错。宝玉本好这一口。如果真的就咬了一口这“香芋”,反倒不美了。毕竟是红楼,而非“金瓶梅”。曹雪芹苦苦经营的笔法,要的就是这点到为止,欲说还休,身未动,而心里面早已啃了一大口。

而黛玉对此亦相当受用,她喜欢宝玉用各种方式赞美她。即便宝玉此番明摆着就是来“调戏”的,她也甘之如饴。

宝玉杜撰偷香芋的“典故”,关键就在一个“偷”字,小耗子精要偷的是香芋,黛玉要偷的是宝玉的心。而且,她们都是“巧偷”,而非“直偷”。的确,黛玉根本就不用如宝钗那般,去主动“感化”宝玉,她有天字第一号的“香玉”资本,尽可采取姜太公的方式,让宝玉上钩。这便是黛玉的巧偷。而宝玉,也正通过这个华丽的鬼怪故事,来“巧偷”黛玉的心。两人相互偷心。能偷心者,才可谓情圣。

这倒也罢了,博得红颜一声笑,是宝玉的强项。只不过,这“小耗子精”却是有来历的。在宝玉杜撰香芋故事之前的正月十五,他正好在宁国府贾珍那边看过《孙行者大闹天宫》的西游大戏。而耗子精故事之后不久,宝钗过生日那一天,宝姐姐为讨贾母欢心,也点了一出“西游记”的戏。一前一后,都出现了西游。不知是曹雪芹有意,还是无意,更不知他对西游了解多少,反正,令人无法遏制地想到了西游里面那个更“真实”、更具体的耗子精。

西游第八十回到八十三回,整整四回,浓墨重彩地写了一个欲与唐僧结为伉俪的金鼻白毛耗子精。这位耗子精可不简单,她与唐僧缠绵的“高度”超过西游其他所有女妖,在危机时刻,唐僧都口口声声叫她“娘子”了。那个场面,经吴承恩竭尽所能的渲染,其“香玉”的程度丝毫不亚于潇湘馆的那一幕。甚至连悟空的“那话儿”都曾被她掐住过。西游写耗子精,算是豁出去了,唐僧也差点豁出去了。

明清小说时不时就要“荤”一下的调味剂,吴承恩也集大成地用在了耗子精身上。就连最惹人怜的女儿国国王,比起她来说,都只是小巫见大巫。这位白色的耗子精“娘子”,来头更是不小,乃托塔李天王的义女,哪吒三太子的义妹。这比起林黛玉的家世只会强,不会差。真不知黛玉若走进西游,会是个什么样子。而金鼻白毛耗子精若来到大观园,是否也是宝玉的一颗小香芋呢?反正,两个“耗子精”,在各自的男人身边,都是一块偷心的“香玉”。

同为“耗子精”,林黛玉来自黛山林子洞,而西游中的“娘子”来自“陷空山无底洞”。看官,要说曹雪芹在写香芋故事时,没有想到过西游,很难。只是,红楼早期的大评家脂砚斋、畸笏叟诸人,没有一个说起过这种“传承”。也难怪,“陷空山无底洞”的色情意味过于直接,委实不能贸然与冰清玉洁的黛玉“对接”。再加上“小娘子”掳走唐僧,携手进入“无底洞”之前,还在喇嘛庙三天共勾搭上六位喇嘛,并让他们如贾瑞一样,惨烈死去。其到处飘香的“壮举”,更是不敢让人叫黛玉也走进西游。

可偏偏曹雪芹就是要把黛玉写成耗子精,而宝玉偏偏要把这个故事讲得如此飘香。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