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似月

2016年8月22日 | 作者: 甜甜蜜蜜 | 333 浏览
字体 -

晚风清凉,我独倚危栏,抬头望月。

这照着万村千城、万水千山的月,从神话传说中,从诗经楚辞中,从浩瀚的唐诗宋词元曲中,悠悠地破云而出。

同是孤独的星体,为什么万物赖以生长的太阳却不如这借了阳光的月亮那样受人关注?同是夜晚出现的光明,为什么璀璨的群星却不如一个月亮能那么持久地占据人类的心灵?

因为,人心似月。

月有阴晴圆缺,人也有离合悲欢;月圆时短,月缺时长,人生之不如意事也是十常八九;月与人都追求着圆满与完美,却总有缺失与遗憾。月的命运与人的遭际何其相似乃尔,月的愿望与人的心意又是那样地契合相通。自然地,人对月便不由自主地有了同病相怜的身世之感、惺惺相惜的情感共鸣了。

人生难免离别。飞鸿倦旅,游子思乡,他们不忍也不能去登高临远。好在有月。月是故乡明,人是故乡亲,见不到故乡亲人,回不了故乡,也就只好把这明月当成故乡了。如果这独在异乡的异客,在故乡有过一段恋情。花前月下的山盟海誓还言犹在耳,溶溶月光下的那个闪烁着明眸、那个摇曳多姿的倩影仍记忆犹新。此时的新月如美人,“夜来似与君相见”,虽不再在“月上柳梢头”时“人约黄昏后”,但曾经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相期相许相慰相勉的两人,也还可以“天涯共此时”地望月怀远,将一腔情愫、一颗春心寄托于明月,以消解彼此刻骨铭心的相思之苦。

月是孤独的,人也是孤独的。月亮在浩渺的太空中形单影只了亿万年。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每一个人都沐浴过皎洁的月辉,或朦胧或柔和或晶莹的月光给过人无尽的遐想,但也让人从小就耳濡目染了她的孤寂。当人从热闹的人群中回到清冷的个人世界时,尤其是陷入深沉的孤独或对人生有了深刻的思考时,他就不能不对彳亍独行着的月亮的落寞感同身受。天上一个月,地上一个人,孤独的一个月儿完全是孤独的一个人儿的照影。“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人生是一次孤旅,我们大都走在寂寞的时空里。孤独,其实便是人与月共同的命运,是人与月共有的生命特征。

月悬浮于一无所依的夜空中的那种无着无落,不正像人为了生存为了生活甚至为了生命而不断奔波劳碌的漂泊吗?人固然可以为自己建造房屋来安身立命,却很难为自己浮躁的心灵、失衡的心态、难填的欲念、不安的灵魂、茫然的精神等安个归宿。各种活动、游戏、文艺、哲学、宗教等等对于我们的个体生命而言,都只是种种暂时排遣内心寂寞的手段,也如这月,可以供人聊作一时的精神寄托。

人心恰似月心。

月升月落,月亮是天地间移动着的一面明镜,下照着多少个无眠;月圆月缺,月亮是宇宙中变化着的一个精灵,启迪了无数颗慧心。

群星灿烂,虽闪烁在夜晚,却因为人的生命在本质上是孤独的,所以很难引人共鸣因以寄情;太阳耀亮,虽孤傲于晴空,却因为只圆不缺,又出现在人们忙碌的白昼,所以也不能让人借以抒怀。

于是宇宙给人以月。由月亮去承载人的更微妙、复杂而又神秘的感情。让佳人妆楼凝望,使诗人浮想联翩,给游子思乡慰藉……

月光如水,夜色渐深。我披着月光回到屋内,拉开窗帏,半室的银光。

今夜的月光可会照着我如月一样明媚的梦境?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