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中最「牛逼」而又「苦逼」的竟然是他!

2016年8月22日 | 作者: 甜甜蜜蜜 | 42 浏览
字体 -

还是先说一段鬼故事吧!

大约在距今1100多年前,当时是中国历史上的唐朝,在位的皇帝叫李漼,他就是后人所说的唐懿宗(庙号)。唐朝是中国历史上很辉煌的帝国,无奈何,到了李漼兄这里,已进末世(他是唐帝国倒数第四任皇帝)。有一个词叫生不逢时。我以为,这对李漼兄不太适用。在他的眼中,他的帝国依旧是花团锦簇、蜜里调油、绚丽无比。

读过历史的我们知道,这种绚丽是闻一多所说“死水”所泛出的绚丽,纵然有翡翠般的碧绿、桃花似的嫩红、罗绮仿佛的华贵,也不过是死水发酵所泛出的死亡色彩,难掩末世的恶臭,与盛唐时旭日初生、照破云霞的绚丽,是毫不相干的。

即使是已近末世,文人们还是要消遣。抗战时期民谣云:“前方吃紧,后方紧吃”,清朝人赵翼也说过“国家不幸诗家幸,赋到沧桑句便工”。按照这个顺序,当时有这么几个文化人,先是紧吃,接着赋诗,消遣的地点选得十分雅致,在洞庭湖上的一叶木兰舟上,吃的时候没啥问题,到了赋诗这个环节,出了灵异事件。

想来,这几位仁兄写的诗是半吊子水平,境界不高,动静甚大,大家高声吟颂、相互吹捧,终于引来一位衣着寒酸的中年文士,此人施施然上船,吟诗一首:洞庭春水绿于云,日日征帆送远人。曾向木兰舟上过,不知元是此花身。

吟完,掸衣,下船,倏忽不见!

大家赞叹、回味此诗良久,终于有一位回过神来,吟诗这位我认得啊,李义山是也!

大家出了一身冷汗,当此之时,李义山已死去多时了!

这个段子,记录《西溪从语》一书中,版权归南宋人姚宽所有,所记的真实性我不负责,我想说的是李商隐这个人。

(图)李商隐,字义山,号玉豀生、又号樊南生,是我国晚唐时期一位杰出诗人

李商隐,字义山,号玉豀生、又号樊南生,是我国晚唐时期一位杰出诗人——这是百度词条上抄来的人物介绍,文字平庸得如同人民日报社论,观点正确而无趣如同民主生活会上资深党棍的发言。

李商隐这人其实绝不平庸。

晚唐诗人群体中,白居易年长李商隐42岁,算是老前辈了,即使在当时,他的名气也比李商隐大上许多——岂止名气大,白居易的官职、社会地位、个人财富都比李商隐高出不止一个层次,然而,白居易却对后生小辈李商隐欣赏到崇拜的地步。据说,白居易快死的时候找到李商隐,说我要是下辈子能够托生成你的儿子,就知足了。对老领导、老前辈的这个愿望,李商隐欣然同意。白居易去世之后,李商隐的儿子出生,李商隐想起和老白的约定,为儿子起名白老,结果,这个儿子脑筋不大灵光,有点弱智,大家一致认为,白居易可能是投胎时孟婆汤喝多了,稀里糊涂,进错了门!

李商隐的一生是神奇而又传奇的一生,李商隐,是晚唐诗人中最牛逼而又苦逼的人物!

说他牛逼,是因为他的情爱史。从李商隐作品中找寻蛛丝马迹,探究李商隐私密而复杂的情史,能让人感受读侦探小说般的刺激和窥人隐私的的快感。如果你不遗余力地打听范冰冰的私密情史,那你就是八卦,低级趣味;而同样的功夫用在李商隐身上,就是学术研究,能登大雅之堂。

商隐兄这一辈子,象达达尼昂一样追过宫女,象元稹一样泡过女道士(还是姐妹俩);象渥沦斯基一样爱过有夫之妇;象鲁迅一样留情于文艺女青年;还象罗密欧一样娶了“敌方”阵营家的女儿——靠,这是怎样彪悍的人生!

说他苦逼,是因为他的仕途不顺,一肚子学问,满腔的才华不得施展,在官场、职场上被人踹了一辈子,最终郁郁而终,死时不过四十六岁。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