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小城用假新闻搅动美国大选

2016年12月30日 | 作者: 甜甜蜜蜜 | 47 浏览
字体 -

假新闻传播者的主要收入来源是美国狂热的特朗普支持者。图片来源CFP

寂静的马其顿小城韦莱斯成了假新闻行业的“枢纽”。

迪米特里

美国大选期间,各种假新闻不断涌现在社交媒体上,对选情产生了重大影响。鲜为人知的是,这些假新闻大多来自欧洲城市韦莱斯,那里的青少年炮制耸人听闻的故事,并在美国选民一次次的点击转发中赚钱。

在美国“BuzzFeed”网站看来,这座位于马其顿中部的寂静小城已堪称假新闻行业的“枢纽”,整座城市都因此获利。过去,这座城市曾为纪念南斯拉夫前总统铁托被命名为铁托 韦莱斯,现在有人开玩笑说,它应该改叫特朗普 韦莱斯。

—————————————————

他们唯一的目标是点击量

4个月前,迪米特里为自己的18岁生日举办了一场盛大、奢华的派对,还在Instagram上晒出了昂贵的香槟和烟花的照片。他说,美国新当选总统要不是特朗普,他不可能靠贫寒的家境实现这样奢侈的梦想。

过去6个月以来,迪米特里赚了至少6万美元,超过了他父母的收入总和,将当地4800美元的人均年收入远远甩在身后。作为一名成功的假新闻传播者,他主要的收入来源是美国狂热的特朗普支持者。

“在接触社交媒体这方面,没有谁能胜过特朗普的支持者,因此我们坚定地站在他那边。”拒绝透露真名的迪米特里告诉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关于希拉里,我们只会提及她在班加西制造的悲剧、她的病情,以及她会在选举后被逮捕。”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在以家庭手工业为主的欧洲小城韦莱斯,还有数十甚至上百个和迪米特里一样的年轻人,他们靠大量炮制关于特朗普的假新闻而在美国大选期间狂赚外快,几乎在当地形成完整的地下产业。

在学校大门前,平均每3个六年级以上的学生中,就至少有一个认识靠假新闻赚钱的人。一个满脸憔悴的男孩告诉BBC,他每晚“工作”8小时来制造假新闻,第二天迷迷糊糊地到校上课。

从今年夏天起,19岁的大学生戈兰开始从美国右翼网站搜刮各种渲染阴谋论的文章,复制粘贴后稍作加工,再加上一个吸睛的标题,就成了一篇新的假新闻。他付钱给脸谱网,专门把这些针对性极强的文章发给渴望看到特朗普新闻的用户。当美国人点击、点赞和分享这些“新闻”时,他就能在后台靠网站广告收钱。

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报道,马其顿有数百个与美国有关的假新闻网站,大多创建于过去12个月内。它们有的试图冒充《纽约时报》、福克斯新闻网等知名媒体,有的则以耸人听闻的假新闻吸引眼球。

美国大选期间,迪米特里制造的最受欢迎的新闻包括“奥巴马向希拉里竞选团队非法转移资金”、“奥巴马拒绝离开白宫,他将继续掌权”等。还有些假新闻称,“(知名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告诉福克斯新闻网,一些白人应该去死”,“方济各教皇禁止天主教徒投票给希拉里”,“有证据表明奥巴马出生在肯尼亚”,“希拉里承认13项叛国行为”。

这些哗众取宠、毫无根据的文章被发布到脸谱网上后,往往能吸引大批读者,而迪米特里唯一的目标就是点击量。

短短6个月内,他一手创建了50多个假新闻网站,其中一些文章获得了超过4000万浏览量,在脸谱网发布的一篇收获了300多万个“赞”。“BuzzFeed”网站在大选后分析称,假新闻网站比传统媒体“表现更好”。

“数字淘金热”引发消费热潮

戈兰穿着干净的白衬衫和海军外套,翘着二郎腿坐在咖啡馆里。他好几天没仔细打理的脸上冒出凌乱的胡茬,但脸颊仍然显得柔软稚气,像个孩子。

“美国人喜欢看我们的故事,我们从他们身上赚钱。”他炫耀般地摆弄着手腕上的设计师手表,告诉坐在对面的BBC记者,“谁在乎这些故事是真是假呢?”

仅仅做了一个月的假新闻,他就赚了大约1800欧元(约合人民币1.3万元)。他有些同伴每天收入高达数千欧元。迪米特里认为,现在有约300名当地人涉足这一灰色“产业”,其中至少50人收入不菲。他不属于金字塔尖的那个级别,但也相差不远。

“我们这里的年轻人不关心美国人怎么投票。”戈兰笑着说,“他们只关心自己能不能赚到钱,买昂贵的衣服和饮料。”

这股“数字淘金热”在韦莱斯小城掀起了不小的消费热潮。

开车进城时,BBC记者注意到街边多了不少崭新的小汽车,兴奋的年轻人在破败潦倒的酒吧里痛饮昂贵的鸡尾酒。每到周末,夜总会都异常火爆,许多年轻人会叫一大桶冰块,里面装满35美元一瓶的伏特加。谷歌支付这些假新闻广告收入的当天,酒吧举办了盛大的“俱乐部之夜”。

在这个时代,假新闻的传播者成了校园里最酷的孩子。“自从有了假新闻,女孩们就把注意力从肌肉男转移到极客身上了。”一位17岁女孩在酒吧里告诉NBC。迪米特里说,最成功的假新闻传播者不仅买房买车、投资企业,还给女朋友买了更好的汽车和房子。

韦莱斯原本是一座拥有5万人口的“工业锈带”城市,工厂被关闭,失业率高企。CBS报道称,当地人每月的平均薪水只有350欧元。

近年来,马其顿游客数量猛增,但韦莱斯始终无人问津。密密麻麻的红屋顶建筑集中在韦莱斯陡峭的山坡上,山谷里则被乌沉沉的工业废气和雾气笼罩。近1/4的马其顿人目前处于失业状态,比美国平均失业率高出5倍左右。

这些现象也许能够解释,为什么这里会成为全球假新闻滋生的温床。

高失业率和紧密的社区,意味着当德米特里和戈兰开始赚钱时,消息很快就会不胫而走,然后人人都想分一杯羹。这里的大多数青少年能说一口流利的英语,这让他们能够快速浏览大量的美国新闻网站。

“当地人以一种积极的方式看待这件事。”当地记者佩塔尔 佩科夫告诉CBS,“他们认为男孩们有工作、有钱,会让当地经济从中受益。”

“卖烟卖酒都不违法,为什么我的生意违法”

面对媒体的寻根究底,大多数当地人态度谨慎,不愿轻易承认自己参与制造假新闻。但40岁的出租车司机托尼说,他认识的每个年轻人都在这么干,包括他儿子。

“我开出租车18年了,认识这座城市里每一个人。”他说,“我知道这些孩子未成年,但他们自己掏钱买了宝马车。”

和许多传统媒体记者一样,迪米特里每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互联网上寻找可能带来点击量的热门话题。他从其他假新闻网站上抄袭内容,还发起可能激起热议的在线民意调查:“特朗普是否应驱逐所有难民?”“你认为特朗普是美国的耶稣吗?”

“我都几个月没好好睡觉了。”他说,“白天得去上学,晚上回来继续工作。”

当地资深调查记者乌博夫卡 亚内夫斯卡告诉BBC,她对韦莱斯年轻人的道德水平十分担忧,因为他们整天考虑的就是谎言,以及谎言带来的暴富。本月马其顿将举行议会选举,她已发现了3个在塞尔维亚和克罗地亚注册的假新闻网站,它们推出了支持反对党的假新闻,而这可能影响选举。

但更多人对这种担忧嗤之以鼻。

“在马其顿法律中,这不是犯罪活动。所有钱都经过国家系统,每个人都交了税。韦莱斯没有脏钱。”当地右翼市长斯拉夫科 切德耶夫镇定地表示,如果这个小城能以任何方式影响千里之外的美国大选,那无疑是值得自豪的。和许多马其顿人一样,他指责美国民主党政府没有采取更多措施,帮助马其顿加入欧盟和北约。

全球报业都在衰落,韦莱斯的谎言帝国却在蓬勃发展。

自从谷歌和脸谱网誓言打击假新闻以来,迪米特里认识的不少人被关闭了账户,他自己的企业也在选举结束后不再那么活跃,但假新闻仍然利润高昂。“生意每分钟都需要更新,总会有新点子和新形式来吸引新的访问者,这就是我们想要的。”他说。

如今,迪米特里雇佣了3个15岁少年,每人每天工资10美元。他买了新的笔记本电脑,花钱在社交媒体上炒作自己的知名度,还将部分收入用于跟父母一起投资房地产。他不愿找工作,但目标是赚够100万美元。

“我没有强迫任何人付我钱。”迪米特里告诉NBC,他从不为自己编造的故事影响公众舆论而后悔,“卖烟卖酒都不违法,为什么我的生意违法?香烟还可能要命呢,而我的故事没有杀害任何人。”

一位18岁的马其顿少年告诉CBS,他原本对政治漠不关心,但最近一直埋头研究政治和营销,希望高中毕业后继续从事这个“钱途无量”的职业,毕竟“谎言比真相更赚钱”。

“他们是完全自愿的,我没有强拉着谁去点击我的文章。”他表示自己不会背上任何道德包袱,因为读者应该学会为自己负责。

分享博文至:

发表评论